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资讯

点我达求生记:侥幸活着的这十年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1311   发布日期:2019-03-13

“为什么有些人看上去总是一帆风顺呢?因为你和他不熟,你不知道他的苦,所以你以为他是这样的人。就像点我达,每一年都拿到融资,拿了几十亿的钱,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只不过是侥幸活着而已。”

3月9日,国内最大的即时物流企业“点我达”在杭州举行年会,点我达创始人兼CEO赵剑锋面对台下数千名员工,首次袒露创业的艰辛——屡次游走于破产的边缘,每一天都如临深渊,“尽管如此,我必须在创业路上狂奔,宁可死在扩张的路上,也不活在萎缩的城里。”

 

 

取势上是零分


点我吧(点我达前身)成立于2009年10月,是一家第三方外卖服务的公司。公司成立不久,赵剑锋被迫开始了一轮强力整顿,导火索是一个商务主管卷了商家的钱跑了。

“那时候,我感觉我们公司的所有人都能上天。有人三更半夜在大街上跟人发生冲突,一个打八个,我得连夜去派出所解决问题;也有人为了几百块钱,把电动车一扔就跑了,我找了几天几夜,凌晨从郊区的一个网吧找到他,当时只想带他去钱塘江大桥上‘谈谈心’,后来他当夜写了检讨;还有个客服电话里公然辱骂顾客,我正好在场,让他赶紧去财务领工资。等他兴冲冲领完工资后才来问我,赵总我这是被开除了吗?他不服,我不得不以理服人,直到当场说服他为止。”

这样的事情都发生在2009年,举不胜举。在赵剑锋印象中,那一年他没干别的事情,尽在做组织建设。至于那位卷款逃跑的商务主管,最终只让他支付了本金和利息。“我告诉他,今天我处于强势地位,我也并没有欺负你,因为我们身处社会,而不是丛林。”

点我吧的企业文化价值观,正从那时开始形成。然而,局势并没有变得更好,那一年的年末,有超过50%以上的员工离职,两位创始合伙人也选择了离开。

“按理说,当时我就可以放弃了,但是我坚持了下来,继续往前。”赵剑锋说,使命、愿景、价值观、组织建设都有了,他开始做一件他个人认为最重要的事情——给所有的电动车都装了GPS。

2010年,手机定位还没有实现商用,GPS是豪华车的标配。点我吧却孤注一掷,把所有的精力、资源都投入于此。赵剑锋说,公司成立之初想做的就是本地生活服务,本地生活服务最重要的、最好的切入场景就是外卖,外卖的核心关键是物流派送,而物流派送的核心又在智能调度。

2011年,点我吧开始走“小规模验证,大规模扩张”之路。此时恰逢“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开启,资本市场上的热钱开始汹涌溢出,整个商业环境和时代背景发生着巨大变化,速度已成为致胜的关键。点我吧费时耗力的“小规模验证”失败了。

“看上去,我们多么睿智,多么有远见。可结果是,我们‘死了’,成了‘穷光蛋’。” 赵剑锋如此感慨。

为什么会“死”?直到4年后,赵剑锋去长江商业院看到“取势、明道、优术”的校训后才幡然醒悟,“死”是必然的。他说,点我吧一直在明道和优术上做得很好,但在取势上是零分。

 

 

创业路上不容分心


2012年上半年,在成为“穷光蛋”后不久,赵剑锋第一次拿到了融资——1200万元人民币。直至现在,他依然觉得这是他生命中最有钱的时刻,比后面拿到几十亿的感觉都还要多。

后来,这一消息在媒体上披露,有朋友提醒他,不该说1200万元人民币,应该说是1200万美元。“那个时代,在整个创业圈里面,很多创业者都把说谎当做公关。”赵剑锋说。

2012年下半年,突然有许多全国的同行要求加盟,吸引他们的是点我吧独有的总部中央调度的体系。

赵剑锋拒绝了所有的加盟申请,“他们希望快速在这个项目上赚到钱,但我知道这个项目没那么容易,甚至可能撑不到赚钱的那一天,我怕辜负他们的信任,怕背负骂名。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愚蠢,错失了快速发展的机会。如果当时我咬咬牙坚持下来,今天可能就是点我吧十周年,而不是‘企业十周年,点我达三周年’”。

2013年,是赵剑锋没能全心投入工作的一年,他称之为“人生中最灰暗和痛苦的一年”。按计划,点我吧当年要同时在北京、上海、深圳开站。机缘巧合,他在上海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同行公司,但就在上海开站的前几天,他个人突遇变故。

赵剑锋没有细说详情,只是感叹那一年不得不两头奔波,顾此失彼,一事无成。“我做过一些愚蠢的事情,也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但我都没有后悔过,除了2013年那段经历。直到今天,我都很难直面和回顾。不仅是创业需要专注,人生中任何事情都需要专注。”

赵剑锋认为,纵观这20年的互联网江湖,最惨烈的几个战场,首当其冲的是视频,紧随其后的就是团购、外卖。因为有了视频领域的痛苦经历,谁都不想再经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所有人都想集中优势资源打闪电战。

2013年,美团外卖入场,各路资本重金压注饿了么。关于这场闪电战谁赢谁输,赵剑锋已无暇去关心,因为那一年的点我吧又要“死”了。

2013年的“分心”致使赵剑锋一年没有出去融资。到了年底,公司账上已经归零,发不出工资,更别提年终奖了。有两位合伙人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递出了辞呈。赵剑锋跟朋友借了300多万元,给员工发了年终奖。“我还清楚地记得,人力主管跟我反馈说,同事们在议论,为什么今年只有一个月的年终奖。我能说什么呢,我不能告诉他们公司要死了,我已经没有了钱,我已经负债了。我什么都解释不了,我只希望春节赶快过去,我得赶快去完成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