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资讯

这么多经济学家齐聚武汉,是因为这位“一代宗师”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1301   发布日期:2018-12-13

武汉干冷干冷的,街道上冷冷清清。而喻家山下,一群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欢聚一堂,纵论天下经济大势。

12月8日上午,林毅夫、张军、巴曙松、张曙光等著名经济学家齐聚华中科技大学,共赴经济学界的一次盛会——第七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第一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青年学者奖”颁奖典礼。

已故经济学家张培刚领衔的“华科经济学家群”,再度引发强烈关注。

 

 

张培刚与发展经济学

 

因为没有显赫的头衔,许多人并不清楚,湖北曾拥有这样一位经济学家。而在中国、世界,张培刚都称得上泰斗级经济学大师,弟子中不少已成为知名经济学家,老一代如董辅礽、李京文、何炼成、曾启贤、万典武等,新一代有徐滇庆、张燕生、张军扩、巴曙松、李佐军等。 

张培刚的一生颇具传奇。

他出生于湖北红安一个农民家庭,16岁考入武汉大学,专攻经济专业。1934年,他以武大历史上第一个各科全优的成绩毕业,被选送到前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从事农业经济调查研究工作。1940年,张培刚又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取清华庚款留美公费生,求学哈佛,师从“美国农业经济学之父”布莱克。

在哈佛,张培刚迎来学术生涯的一个顶峰。1945年,他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该论文获得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哈佛大学经济学科“威尔士奖”。这篇著作同时奠定了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之父”的地位。一年后,张培刚回武大任教。1952年,因“从美国回来,学的资产阶级的东西,教书用不上”,张培刚被任命为筹建中的华中工学院(华科大前身)建校规划办公室主任和基建办公室主任,学术研究暂时中止。“文革”期间,张培刚成了“走资派”,被发配到湖北咸宁向阳湖农场劳动。“文革”结束后,张培刚终于重返讲台。随着“发展经济学热”和《农业与工业化》的再版,张培刚在发展经济学上的贡献和建国后的经历才逐渐为人所知。

何为发展经济学?简言之,就是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问题的经济学。经济学家胡鞍钢曾说,如果当时的领导人能够读一读张培刚先生的著作,那么中国的历史可能就会改写。

事实上,虽然早期以理工科为主体,但华中科技大学培养出了众多蜚声海内外的经济学家,“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家群现象”也早已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1994年至1998年,全球经济学家在国际主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排行榜上,共有19位华人经济学家位列其中,而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就占了三位,分别是美国印地安那州立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终身教授石寿永、佛罗里达大学经济系终身教授艾春荣、得克萨斯农工大学经济系终身教授田国强。

1992年10月,华中科技大学支持成立“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并设立“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奖励了林毅夫、谭崇台、吴敬琏、张军、厉以宁、张曙光、何炼成、史晋川等一批为发展经济学研究作出重要贡献的海内外学者,推动我国对发展经济学的研究和传播。张培刚奖已成为国内经济学界重要奖项之一。

 

 

经济学家们成校园明星

 

张培刚讲课,没有讲义,少有板书,却将经济学讲得通俗易懂,极具吸引力。通常,课上到一半,走廊里都挤满了人。

相似的场景昨日也出现在了活动现场。

此次盛会,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万广华、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等著名经济学家受邀出席,并带来观点分享。

经济学家们“自带流量”。为聆听这些大咖的论述,活动开始前半小时会场内已座无虚席,陆续赶来的听众站满了过道,再晚来者只能在隔壁教室观看会场直播。

如此近距离与经济学家们接触,华科大的同学们纷纷变身“迷弟迷妹”。短暂的休息期间,经济学家们被热情的学生围住,抓住机会交流。他们非常和蔼,微笑着与学生们合影留念。

张培刚奖每两年评选一次,每次评奖3至6项,今年首设“张培刚发展经济学青年学者奖”。随着张培刚奖影响力的扩大,基金会不断提升奖金额度。据基金会相关负责人透露,本届张培刚奖的奖金大幅提升,分别为十五万元和十万元,均是上一届的两倍。

第七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 授予了黄群慧、贺俊、刘守英、唐宗焜、林伯强、刘畅、张杰、陈志远、刘元春等9位学者的5部作品(3部著作,2篇论文);第一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青年学者奖”由朝镛、樊海潮、王勇等3位青年学者获得。

 

 

经济学家们讲了些啥

 

在颁奖典礼结束之后,还举行了首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该论坛由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张培刚发展研究院、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和《经济研究》编辑部联合发起。

论坛以“中国经济结构变迁与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上述经济学家和多位学者进行了观点分享。

作为发展经济学第三波思潮——新结构经济学的倡导者,林毅夫教授谈到,正如张培刚先生提出的、研究发展经济学是“农业国如何变成工业国,工业国如何变成高附加值为主的经济结构”。从新结构经济学角度看,要推动这个结构变化就要改变要素禀赋,把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并创造利润,加快资本累积的速度,资本越来越密集的技术和产业结构就会内生地去升级,生产力水平就会越高。

港交所首席经济学家,也是张培刚先生弟子的巴曙松教授,谈到了自己对新经济的思考。

他说,改革的背景是全球范围内面临的共同课题,那就是如何把金融资源引入到新经济领域。目前中国处于迫切需要找到新经济增长动力的新旧动力转换时期,金融制度的创新,就是要识别出新经济有哪些融资需求,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得不到满足。例如作为新经济的生物医药行业,全球60%—80%的资本输出在研发阶段,这期间没有盈利,这个时候最需要钱,等产品三期研发临床通过,达到上市标准,就这个产品而言它已经不需要钱了,这就形成巨大金融制度上的错配。港交所的改革,就是做了这个尝试,在行业和投资者之间找到平衡点。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就“环保问责如何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发表演讲。他说,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环境保护显然已经成为共识,在GDP、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上,各省和地级市的目标都做出了非常明显的、持续地下调。从他和团队所从事的研究课题来看,政府非常关心缩小污染的差距,淡化GDP的增长,特别强调环保。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建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贺俊、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等专家学者都进行了相关主题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