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资讯

自贸区专家说了,武汉赶超上海是大概率事件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400   发布日期:2017-12-14

12月14日,“中国光谷·自贸公开课”第三讲在武汉烽火创新谷开课,上海市工业合作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蒯振宪作为特邀嘉宾,发表了主题为《自贸区的投资价值和机会》的演讲。东湖开发区管委会领导、开发区企业代表、产业联盟和行业协会、金融机构、媒体代表等100余人到场参加。

蒯振宪曾任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济师。公开课上,他首先以上海市外高桥的发展历程为例,回顾了上海自贸区申报的幕后故事,通过一个个鲜活的细节为现场听众介绍了自贸区从无到有的历史。“做自贸区是所有保税区人的梦想。”他说。

在谈到自贸区的投资价值时,蒯振宪认为,投资自由化、贸易便利化和金融国际化是自贸区的“创新功能”优势。从产业分类上看,自贸区尤其在服务、物流、投资、金融、贸易、制造等行业具备显著优势和投资价值。在优化投资模式方面,蒯振宪以上海外高桥为例,提出了总部与运营相结合、内贸与外贸相结合、保税与非保相结合、展销与分拨相结合、制造与物流相结合等多种模式,并介绍了相应的成功案例。

“从我参观过的几个自贸区来看,武汉这个政务服务中心是做得最好的,在办事集中度上比上海做得还好,非常便捷。”蒯振宪特别提到参观湖北自贸区武汉片区政务服务中心后的感受。

蒯振宪坦言,上海自贸区因为地位特殊,一有动作就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大有大的难处”,所以武汉、西安相对来说可以把“胆子放得更大一些”,因为很多改革是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开花结果的。“湖北自贸区(武汉片区)超过上海自贸区是大概率事件,就看具体怎么做了。”他说。

“中国光谷·自贸公开课”,是由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武汉片区管委会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支点》杂志社承办的大型活动,每月举办1次。

公开课邀请国内自贸区研究的专家、省市相关领域官员进行现场演讲(授课),详解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武汉片区政策内涵、商业机会、操作实务、产业价值链及一站式对接平台等内容,旨在搭建一个由政府与企业对接、专家学者与企业对话、自贸区改革创新经验成果分享的服务平台。

蒯振宪精彩演讲实录

 

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是中国第一个保税区,成立于1990年4月18日,上海自贸区成立后,它也是自贸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外高桥保税区成立的时候只规划了4平方公里,但我们是用创新的系统思维去开发的,比如从一开始就成立了管委会、开发公司,并颁布了《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管理条例》,实现了政府、企业和法律的“三位一体”。

作为第一个保税区,外高桥的核心政策只有一条,就是不用所有外资企业都到北京去审批,只要达到20万美元的较低门槛,就可以直接在区内注册,管委会有权批准。所以一时间来自全世界的企业纷至沓来,4平方公里的地很快就占满了。于是1993年我们开始扩区,增加6平方公里,但这6平方公里由农田和两个镇组成,光是征地和拆迁就花掉了两三年时间,刚好赶上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由于外高桥主要是做贸易的,一时间就由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这时候,外高桥的开发公司就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于是就想到了转型。

外高桥想到的办法是做制造业。因为外高桥的南面是金桥,食品、药品、电子产业是金桥的主要产业,为了差异化竞争,外高桥决定发展IT制造业。英特尔是最早被引入外高桥的,随后惠普、飞利浦等等都来了。

另一方面,沈伟家当时是外高桥公司的领导,他认为应该从趋势的角度考虑整个区内的支柱产业,当时他感觉汽车即将进入中国千家万户,汽车零部件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行业,他就把这个区域定位为做汽车零部件产业集聚区域,随后又把德尔福这样的零部件龙头企业引了进来,许多日本、美国的知名公司也都跟着进来了。

等到我们要建自贸区的时候,外高桥保税区已经做得非常强了,当时中国有15个保税区,外高桥的产值等于其他14家的总和。做自贸区是保税区人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些企业天生就是求变、求发展的。

经过各种各样艰难的努力,上海自贸区在2013年9月29日正式挂牌。但当时对外高桥来说,局限是非常大的。作为自贸区的组成部分,外高桥10平方公里原来的定位是做贸易,这意味着在空间上主要的东西是仓库、厂房、堆厂、道路,但是服务贸易里需要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它需要学校、医院、剧场、展览馆、图书馆,而这些东西如果装在外高桥保税区的话,整个规划都要调整。于是我们开始想尽办法突破这10公里的限制,比如引进哈罗公学、发展10大专业保税市场/交易中心等等。这样外高桥完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历史使命,慢慢地走向了自贸区。

至于自贸区能带来什么样的机会,对企业来讲应该就是大胆想、大胆试。我昨天去参观(武汉片区)政务服务中心,那边高挂的牌子写着“鼓励冒险 宽容失败 激励创新 崇尚成功”,我相信这不是一句挂在墙上的口号,所以我们区内的企业要大胆地设想,积极地和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我相信是一定有收获的。

在我参观过的保税区中,武汉的政务服务中心是做的最好的,甚至比上海还好。昨天我看了一下,包括拍照、复印很多都是免费的,虽然不值多少钱,但这体现了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我们说不忘初心,但在实践过程中很多人已经忘了初心,怎么对自己有利怎么来,怎么自己方便怎么来,所以就是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大腿后悔,拍屁股走人。我认为武汉要超越上海自贸区绝对不是不可能,胆子可以更大一些,因为改革很多时候是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开花结果的,武汉片区超越上海自贸区甚至是大概率事件,就看具体怎么做了。

以下是提问环节

问:地方政府在促进产业集聚的时候,从专业市场服务平台角度应该怎么做?重点应该做什么?

答:专业市场首先要有需求,对行业的发展、对市场的容量首先要有一个量化的分析,不能够拍脑袋。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你预计到它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或者有很好的市场前景,才能做专业市场服务平台。一开始做一个服务平台,让相关企业集聚在这个平台上,最终构筑一个产业链,帮平台上的企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减少麻烦。

至于从哪个着力点来构建平台,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做法,比如红酒市场的交易平台,它实际上是帮进口企业提供贸易便利化的服务。

问:关于自贸区金融方面的发展您有什么好的建议,特别是针对自贸区里的机构已经比较健全了,但是申报的企业相对比较少,可能也和武汉经济发展不如沿海地区有关,怎么样可以活跃自贸区金融,提升企业的创新度?

答:从金融的角度来讲,领域开放如果能够搞好的话,对实体经济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但是因为金融的特殊性,中央再三要求防范系统性风险,所以在这方面需要协调推进,所以我个人更看好深圳,因为它离香港比较近,和香港、澳门的企业联系更加紧密,所以它突破的可能性更大。在上海的话,因为它受的关注更多,从改革开放的角度来讲受关注太多不是好事情,大家都看着你,你一个动作都不能有失误。从这个角度讲,上海金融领域对外开放并没有非常全面的、完整的东西,当年设想当中的一些事情到现在都没有落实,比如当年设想所有在保税区注册的公司,你的收入在保税区内可以设立个人账户,资金可以打到国外去,这些都还没有落实。

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我们现在也是摸索着前进,不是说已经完全想好了按部就班的来做,所以这个东西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争论的。至于实质性推进的,公开场合我只能说在扎扎实实稳步地推进,但是和原来的设想还是有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