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当汉字成为一门生意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 实习生 颜晗点击次数:807   发布日期:2019-08-05

核心提示:文化产生购买才是最好的传播。

 

字在创始人刘美松

 

刘美松正在靠卖字赚钱。

作为一名作家、诗人,他出售的不是自己的文字作品,而是一个个活字,或由其衍生创作的字文化文创产品。

刘美松给品牌命名为“字在”。他向支点财经坦言,其实自己当下的生活并不那么安逸自在。公司成立6年了,今年必须再上一个台阶,“就连做梦都在想跟字有关的事情”。

不过,在他看来,“国内首个字文化创意品牌”的标签确实在为“字在”赋能。即使是在西西弗书店这种复古、精致的特色书店,“字在”的产品依然占据文创类最优的位置。正是基于此,他给“字在”定下了明年销售额超1亿元的小目标。

与此同时,如潮水般的后来者们,也推着刘美松必须快速奔跑起来。用他的话来说,要让“字在”拥有更大的文化影响力。

 

看书写诗赚钱的自在

 

刘美松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与2010年因“作家赊账走天下试诚信”走红不同,这一次的他被冠以“汉字控”“字痴”的称呼,并有了新的身份——国内首个活字创意品牌“字在”的创始人。

不论是19岁在学校创办文学社,还是28岁入行印刷业,41岁加入中国作协,“字”在刘美松的生涯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如果说,还有别的什么对他至关重要,那就是“赚钱”了。

刘美松今年51岁,他出生在湖北咸宁。他年轻时的许多经历,和小说《大江大河》中的杨巡很相似:农闲时,去水泥厂当搬运,到建筑工地做小工,甚至到山上抓蛇卖钱。不到20岁,刘美松已小有积蓄。

1987年,湖北蒲圻市(原赤壁市)工业学校成立,刘美松用全部积蓄缴了学费,成了该校财会专业的第一届学生。

除了“二月雪”文学社社长的身份,他在学校最有名的就是“会赚钱”。寒假,到武汉的鹦鹉磁带厂批发磁带,买台燕舞录音机,在镇上边播边卖。暑假,去汉正街批发布料,再拿到陕西去卖。赚了钱,刘美松就请同学们吃饭,到武汉看樱花。

毕业前夕,刘美松被评为蒲圻市“模范青年”,进入市属企业蒲圻市绣衣厂,捧上供销业务员的“铁”饭碗。

刘美松的骨子里依然透着不安分。1993年,他辞职与人合伙创办一家咨询公司,但很快就因经营不善倒闭,生活陷入窘迫。三伏天,在租住的房子里,怀孕的妻子靠和衣冲凉解暑,他则爬上三楼的房顶求一点凉快。

1995年,刘美松决定南下深圳寻找机会,他的目标是要为妻儿挣到一个家。特别爱看书的他,成为深圳大公印刷厂的一名业务员,每天看书、写诗、赚钱。

1998年,因业务能力出色,刘美松跳槽到深圳文博精品印刷公司担任业务经理,并开始公开发表诗作。2年后,他在深圳买下了第一套房,把家人接到深圳。又过了5年,他成了文博公司的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随后加入广东省作协。

印刷厂业务稳定增长,刘美松也笔耕不辍,成为中国作协的一员。

应该说,在深圳,刘美松生活得很自在。

 

活字在握却无活路

 

一次朋友间的聊天让刘美松原本的自在生活开始转折。

2009年,刘美松的好友、深圳《晶报》总编辑胡洪侠向他提出,想用活字印一本书。

活字印刷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随着电脑排版、激光照排成为印刷业主流,铅活字印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朋友所托被刘美松记在心上。他想起年轻时曾在实习的赤壁老印刷厂找到“刘美松”三个字,便回到赤壁,没想到印刷厂已改为服装厂,厂长说,设备都卖了废铁,铅活字卖给湖南一家铅锌矿厂,熔解做成打鸟的铅弹。

后来屡屡回忆这一幕,刘美松都会用极富艺术色彩的“那一枪仿佛击中了我”来形容当时的心情。

他觉得该做点什么。他四处打听还有铅字的地方,有的是濒临消失的活字印刷厂,有的是小作坊、废品回收站。

原本打算做点抢救性工作,却没想到开始了,就像着魔一样,停不下来。

刘美松在赤壁买了块地,把一车车铅活字、铸字机器买回来堆放在一起,把当地铸字的老手艺人们“养”起来。

先后投入了数千万元后,他成了著名的“活字印刷设备收藏家”,也当上“负翁”。不但花光积蓄,卖了几套房,刘美松还常找朋友借钱,剩下的一套住房也被抵押了。

在刘美松看来,靠负债去抢救保护活字,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手握活字,挣钱的路却还是“死”的。他依然没想明白后面的路究竟该怎么走。

2013年春节前,刘美松受朋友之邀赴台湾地区游玩,偶然遇上高雄举行“好汉玩字节”,他如获至宝,流连忘返。

玩字节通过趣味创作的方式解构汉字,各展区都以“好字”系列命名,如“好字动”“好字在”“好字绘”“好字游”等。

“当我看到‘字在’二字时,瞬间就被抓住了,突然领悟到这就是我后半生要做的事。”刘美松说。

回到家的第二天,他就着手注册“字在”品牌。这一年,深圳市字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刘美松将之定位为,以“收藏、转换、传播、分享活字”为宗旨,研发字文化创意产品的非凡文创品牌。

刘美松告诉支点财经,“不变卖一个收藏的铅活字”是他做文创的底线。那么,到底怎样的商业模式才能为活字真正找到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