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嘉必优再闯关

作者:《支点》记者 张帆点击次数:804   发布日期:2019-07-03

核心提示:科创板受理队伍中第一家食品行业的公司来自湖北。

 

达能、贝因美、伊利等众多知名企业都是嘉必优的客户。图为顾客在超市选购奶粉。

 

在婴幼儿奶粉中,制造商们常常添加花生四烯酸(ARA)、二十二碳六酸(DHA)等成分,这是人体不可或缺的不饱和脂肪酸,有益于大脑、神经和视觉的发育。

注册于武汉东湖高新区的嘉必优生物技术(武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必优”),就是ARA、DHA等奶粉配料的生产商。4月29日晚,据上交所官网显示,嘉必优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由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发行后不低于总股份数的25%。

嘉必优是目前科创板受理队伍中第一家来自食品行业的公司,此前入选了湖北省上市办发布的首批50家“科创板种子”企业名单。截至6月28日,科创板上市申报企业中湖北企业占了4席,其中包括嘉必优在内的3家企业均已进入问询阶段。

 

贝因美、伊利、蒙牛的供应商

 

嘉必优的成立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

公司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易德伟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并在该校工作过几年。1999年,在北京创业的他,得知中科院有一项“发酵法生产花生四烯酸”技术,被国家科技部认定为“国内首创、国际领先”。易德伟嗅到了商机,他认为ARA作为食品重要配料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于是回到武汉创办了武汉烯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烯王”),这也是中国第一家ARA研发生产企业。

2004年,武汉烯王与美国食品公司嘉吉签订合同,约定共同投资设立嘉吉烯王生物工程(武汉)有限公司,该公司系嘉必优前身,于2012年更名为“嘉必优生物技术(武汉)股份有限公司”。嘉必优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易德伟不仅是嘉必优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还通过间接控制武汉烯王获得嘉必优50%以上的表决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现如今,嘉必优主营业务包括ARA、DHA及天然β-胡萝卜素等多个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婴幼儿配方食品、膳食营养补充剂和健康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领域。

嘉必优的实力究竟如何?从下游客户名单中可略知一二,客户包括达能、贝因美、伊利、飞鹤、蒙牛、君乐宝、圣元、雅士利、汤臣倍健、安琪酵母等众多知名企业。

在科技研发方面,嘉必优表示,已在菌种选育、发酵、分离纯化、微胶囊包埋、产品应用及检测等方面掌握了核心技术。拥有33项发明专利授权,另有102项专利正在申请中,先后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奖项,近三年平均研发费用率为 6.4%。

财务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公司的营收和利润都在稳步增长。2016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90亿元、2.29亿元和2.8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696.34万元、6577.91万元和9698.60万元。本次计划募集资金5.45亿元,拟投入于微生物油脂扩建二期工程、多不饱和脂肪酸油脂微胶囊生产线扩建和研发中心建设等项目。

 

两年前闯关遭否

 

2017年嘉必优曾拟创业板上市,但首发申请未获通过,创业板发审委对其进行了问询,关联交易问题最受关注。

问询中指出,嘉吉曾是嘉必优的关联方,同时也是公司的经销商及供应商。2014年至2016年,公司向嘉吉的销售额分别占发行人当期经销收入的62.92%、66.1%和59.36%,且对嘉吉的销售价格与向无关联第三方相比,售价相对较高,发审委要求嘉必优说明其原因及合理性。

可能是不愿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尽管自2016年4月起嘉吉已不再是嘉必优的关联方,此次招股说明书中还是对关联交易做出了相当篇幅的解释。

公司与嘉吉合作多年,经销模式稳定,嘉吉是业内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与嘉吉开展经销合作是嘉必优开拓境外市场的方式之一。对于公司向嘉吉销售ARA 油剂产品毛利率高于可比第三方的原因,公司解释称,可比第三方的采购规模较大,适用量大价优的原则;而嘉吉除达能以外的终端客户对ARA10%粉剂产品采购量较小,因而售价相对较高。

除此以外,嘉必优的另一大诟病是客户集中度过高。嘉必优的第一大客户长期由贝因美担当,2014年至2016年公司向贝因美及所属企业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5%、35.7%和28.12%。

嘉必优曾为此表示担忧,如果公司主要客户的采购订单规模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如果公司的主要客户因不可抗力等原因,大幅减少对公司的产品采购,可能导致公司业绩下降。

不过这一情况已经逐渐好转,公司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趋于平均。2018年,嘉吉、贝因美分别为公司的第一和第二大客户,对其销售收入为4401.69万元、4156.26万元,占当期营收的15.38%和14.53%。

 

隐忧与机遇并存

 

在上市路上,嘉必优还有一大隐忧。

因专利权问题,嘉必优与荷兰化工巨头帝斯曼有过数年纠葛,帝斯曼在全球关于ARA产品的生产及制造工艺申请了大量专利。2015年1月,嘉必优与帝斯曼签署《和解协议》,约定嘉必优停止所有针对帝斯曼专利无效的诉讼,帝斯曼同意不针对过往的专利侵权行为起诉嘉必优,另外还与帝斯曼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和《加工及供货协议》。

根据《加工及供货协议》,2015年至2023年,帝斯曼需向嘉必优采购定量的ARA 油脂产品,若未达到协议约定的采购量,则差额由帝斯曼向嘉必优进行现金补偿。

据披露,2016年至2018年,嘉必优营业外收入分别为2659.2万元、3158.64万元和3827.45 万元,营业外收入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8.55%、40.9%和33.63%,其中来自于帝斯曼的补偿款分别为2341.24万元、2971.53万元和3784.29万元,嘉必优良好的业绩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帝斯曼。

嘉必优也坦承这一情况可能存在风险,在招股书中表示,2023年以后帝斯曼不再向公司采购或补偿,公司营业收入将降低。如若公司在协议到期后无法开拓新市场,将会影响公司的利润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帝斯曼为嘉必优贡献了不少利润,但是《专利许可协议》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嘉必优在海外的发展。协议中约定在2023年前嘉必优不能在帝斯曼专利区内发展新的客户,除了帝斯曼特别许可的客户,不能向帝斯曼专利区(中国大陆除外)销售ARA产品。

尽管有这一协议的限制,目前嘉必优的海外销售情况还是较为乐观,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境外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 5667.50 万元、9232.6万元和8407.6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87%、40.51%和29.51%。

这一良好的业绩为2023年协议到期后的国际市场拓展打下了基础。目前,嘉必优已与部分国际知名乳制品企开展前期的业务接洽,在2023年末协议到期后,将面临更加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支点杂志2019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