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一“码”走天下

作者:《支点》记者 李章颖点击次数:132   发布日期:2018-01-31

核心提示:支付平台纷纷攻城略地,公共交通移动支付领域正在成为各家“必争之地”。

 

武汉公交车内所装载的小码联城刷码器具。

 

登上武汉的公交车,打开支付宝APP,找到电子公交卡的二维码,扫描车上的POS机,随着“刷码成功”的语音提示,不到0.3秒便完成付费。

能实现只带手机一“码”走遍江城,归功于2017年5月成立的武汉小码联城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小码联城”)。

 

“源”来一家人

 

自出现在公众视野,注册于武汉的小码联城就带有浓厚的“蚂蚁”色彩。

小码联城支付服务依托于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平台。2017年10月,在一年一度的云栖大会上,小码联城“微公交”也受邀为大会提供交通接驳服务。这让不少人感到迷惑:小码联城与蚂蚁金服到底是什么关系?

事实上,早在小码联城成立前,其前身杭州行呗科技有限公司就已经是蚂蚁金服出行领域“互联网+”合作伙伴,主要产品为专注于停车服务的“行呗停车”。在当前的小码联城团队里,包括运营总监邱宗昂在内的不少人,都曾是蚂蚁金服的员工。

不仅如此,小码联城还是支付宝“智慧民生·城市服务”授权合作伙伴和落地执行团队,双方在信用、资金、人工智能等领域方面还在持续互补。邱宗昂透露,2017年8月,小码联城还获得了蚂蚁金服2亿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记者,当前,移动支付在国内已全面渗入购物、就餐、住宿等场景,唯独公共交通领域(包括乘坐公交、地铁等)还是以现金、刷卡为主,这一领域的移动支付正是当下的风口。之所以选择与小码联城建立合作关系,是因为蚂蚁金服希望与有相关开发、运营能力的伙伴合作。

小码联城创始团队大多有交通、互联网背景。譬如CEO卢祖传原在交通行业工作,而创始团队中则有不少成员来自高德地图。

在成立初期,小码联城的目标是实现公共交通领域的“互联网+”。公共交通客流量大、移动范围广,要保证乘车效率就得做到实时、快速付款,这就对手机和支付机具提出了很高要求。

2016年10月,蚂蚁金服发布了移动支付双离线技术,即使离线环境下也可实现支付,解决了支付器具可能存在的信号不稳定问题。在双离线技术基础上,小码联城开发出适用于公交的移动支付方案。公交移动支付试点在武汉上线后,平均支付速度能控制在0.27秒以内,与实体公交卡刷卡速度持平。

 

城市壁垒难撼

 

绝大多数城市都有自己的公共交通集团,而每个城市运营公交的公司不同,没有统一的标准规范。譬如深圳市就是“自己玩”的典型案例。

2004年,深圳地铁集团、巴士集团、运发公司和深圳深港集团投资组建了深圳市深圳通有限公司(简称“深圳通公司”)。2015年,深圳通公司全面启动了NFC(近距离无线通讯技术)业务,市民只要持有具备NFC功能的手机,就可以实现手机支付。

带NFC功能的手机虽实现手机支付乘公交,但支持机型少、难普及。相较之下,二维码使用成本和部署成本都更低,对此,深圳也有所反应。2017年,深圳市与腾讯合作,推出了“深圳通鹏淘”微信小程序,市民使用“深圳通鹏淘”就可通过二维码扫码支付。值得注意的是,“深圳通鹏淘”虽使用了微信的后台,但仍属于深圳通公司自己搭建的第三方小程序。

类似深圳市的城市还有很多,对小码联城而言,能否充分进入市场、采取何种方式进入市场,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2016年以来,小码联城的创始团队曾先后与多个城市商谈合作,却接连碰壁,直到接洽了武汉市。当时,武汉公交集团正为如何将武汉公交的移动支付做出特色而发愁。与蚂蚁金服对接后,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拿出了实施方案,而小码联城作为蚂蚁金服的合作方与执行团队参与该项目,并在汉注册公司。

根据武汉公交、武汉一卡通和蚂蚁金服2017年6月签订的合作协议,到当年12月,武汉主城区8000台公交车将全部支持刷支付宝乘车。另外,武汉地铁部分重点站已支持支付宝购票,高铁、轮渡、停车、网约车、共享单车等出行场景,都可实现支付宝付款。

武汉的公交车日均客流为400万人次,年客运量达14亿人次。在这种交通需求基础上,上线一个月,武汉电子公交卡会员就增长了70万,随即成为全国首个突破百万用户的城市。预计到上线一年时,这个数字可刷新为600万。截至2017年11月15日,武汉BRT通道内使用电子公交卡日均进站量已近1.35万人次,较9月增长41%。

 

红包没了之后

 

进入武汉后,支付宝曾联合武汉公交集团、小码联城推出刷手机支付宝免费乘公交活动。活动期间,每张支付宝的武汉电子公交卡都有12次免费乘车机会。不仅如此,市民每刷支付宝乘坐一次公交车,付款成功后会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抽取不同额度的红包。

免费、红包对消费的刺激作用十分显著。据支付宝数据显示,2017年8月1日活动当天,电子公交卡刷卡量便达到11.35万人次,大大超过了此前4万人次的日均刷卡量。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没了“福利”,人们还会选择刷支付宝吗?

家住徐东的周女士告诉《支点》记者:“自从免费活动结束后,我就很少刷支付宝了。毕竟和刷公交卡相比没有优惠,还不能像公交卡一样支持免费换乘。”

此后,支付宝又推出了“周五免费乘车活动”,截至2017年12月31日,每周五乘车刷支付宝,都可享4次免费乘车的优惠。

据邱宗昂介绍,目前武汉使用支付宝刷电子公交卡的用户还是以年轻人为主,这与《支点》记者的观察一致。前不久,记者在在胜利街张自忠站搭乘一辆公交车,当时一同上车的十余人中,只有一个年轻人选择了支付宝刷码付款。记者随机采访了身边一位姓叶的阿姨,她告诉记者,除了QQ、微信这些必备的工具外,老年人很少用手机下载别的APP,“下了也不会用”。

“大学生是武汉的优势。年轻人喜欢新鲜事物,并且会相互学习、传播,2017年9月开学季时,我们就迎来了一拨明显的用户增长量。”邱宗昂对此很有信心。

 

多家“跑马圈地”

 

据邱宗昂介绍,小码联城已于2017年完成全国十几个省会城市及30余个二三线城市公交、地铁二维码应用,今年预计入驻200个城市。

小码联城的扩张态势与其同支付宝的优势互补有很大关系。公共交通出行是典型的小额度、高频次支付场景,线下流量巨大。如今,银联、微信支付也纷纷攻城略地,该领域正成为各家必争之地。

银联可谓是最早“撕开”公共交通电子支付入口的玩家。早在2011年,银联曾联合地方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金融IC卡多应用,其中公共交通为重点领域。但由于技术和地域限制,当时并未达到互联互通效果。2016年,银联推出延迟联机交易ODA应用和二维码应用。乘客既可使用银联“闪付”卡、银联手机Pay,也可以通过银联钱包及银行APP的二维码实现支付。

据统计,2016年底至2017年9月,全国有将近20座城市的公交、地铁已开通银联包括银联卡、手机Pay、二维码支付在内的“云闪付”。

2017年7月底,腾讯也加入了公共交通移动支付的场景之争。基于微信小程序,腾讯推出了“腾讯乘车码”服务。腾讯乘车码与支付宝电子公交卡类似,也属于二维码支付。《支点》记者查看腾讯乘车码公开的数据发现,截至2017年11月23日,腾讯乘车码已入驻了包括广州、佛山在内的全国13个城市。整体来看,腾讯虽然入场晚,但借势微信小程序也开启了快速扩张之路。

面对各家在公共交通移动支付领域的“跑马圈地”,邱宗昂表示,这一领域属于公共服务领域,不具有排他性。“市场很大,完全能容得下完整生态。我们希望作为生态系统的‘阳光’,帮助公交地铁公司接入更多元的支付方式和支付渠道。”邱宗昂说。(支点杂志2018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