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车联网迎来“千亿时代”

作者:admin点击次数:102   发布日期:2013-06-10

 

 

核心提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将有6000亿美元投入车联网市场,这不仅是企业的机遇,更将带来“智慧生活”的消费体验。而中国汽车产量将于2015年达2500万辆,车联网的市场规模或将突破1500亿元人民币。

 

《支点》记者 罗乐 实习生 邹金彤

 

手机闹钟提前15分钟就响了?先别忙皱眉头,不是手机坏了。

原来,清晨忽降大雨,雨天低能见度和湿滑的路面将会降低车速,导致交通拥堵。倘若依旧按原计划出门,势必会迟到15分钟才能打卡上班。您的手机预测了这一切,于是它大着胆子提前15分钟叫醒了您。

接着,当您驾车行驶在早已熟悉不过的公路上时,车中的智能仪表板对你发出了语音警告:“请注意,一辆救护车即将驶过前方的十字路口。”您松开油门,减速慢行。同时,前方的交通灯提前亮起红灯,一辆救护车在您面前呼啸而过。警鸣声渐远,绿灯又亮了起来。

此时,仪表板又显示,前方1公里处发生了交通事故,选择其他路线,才能避免拥堵,更快地到达目的地。您听从了仪表板的建议,改道绕行。

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清晨,您依然准点到达公司,完美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不是电影《骇客帝国》中的场景。车联网的飞速发展,正在将这一切变为现实。

 

“治堵精英”减少30%等候时间

 

5年前,智能手机还是科技前沿的热门产品。而今,已有数十亿的日元、美金和英镑投资到了下一个吸引眼球的科技热点——车联网。

1999年,麻省理工大学的Auto-ID中心提出了“通过感应器连接物与物”的概念,也就是人们如今熟知的“物联网”。在物联网的基础上,车联网的概念应运而生。所谓车联网,就是以车为载体,通过RFID(射频识别)、红外感应、全球定位以及图像处理等信息传播设备,采集适用的数据,再通过互联网技术搭建信息平台,使行人、驾驶者、商家、基础设施和政府组织相互共享由中央处理器整合好的数据信息。

在美国,通过ATIS(先进出行者信息系统)提供的实时路径信息,驾驶员能够及时获知前方道路是通畅还是拥堵,道路阻塞的原因是车祸还是道路维修,到达目的地还需要多长时间。

随着技术不断成熟,你的车甚至能够先送你到机场,然后再自己开回家——自动驾驶系统可以解决这一切。

从小移民美国的Yan,喜欢利用假期与朋友一起自驾游,她告诉《支点》记者:“就算是去那些从没去过的地方,也不用担心因为道路不熟悉而超速驾驶,因为智能导航会提醒你。”不需要驾驶者亲自搜索信息,也没有繁杂的操作系统,智能化的车联网服务,目的就在于优化用户体验度。它的操作方式很简单,通常都通过语音控制完成。

通过车联网治理交通堵塞,也逐渐深入到各大城市的交通管理理念中。美国洛杉矶市著名的“治堵精英”——洛杉矶的ATSAC(自动交通监测和控制中心)建于1984年,最初只限于奥运会主场——洛杉矶纪念体育场地区使用,后来逐步扩展到全市。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所说,ATSAC目前已经控制全市4398个十字路口的信号灯,而洛杉矶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实现全市信号灯同步的主要城市。每年,ATSAC为洛杉矶市的每一个十字路口增加12%的交通速度,减少30%的车辆等候时间,节省至少15万美金的开销。

 

物流配送试水车联网

 

车联网进驻中国的时间并不晚。2009年,G-BOOK和Onstar被引入中国,这一年也被业界定位为“中国车联网元年”。但是,在乘用车市场里,车载导航等智能系统大多运用在中高端车型中,并没有惠及中低端车型。中国移动首席科学家杨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的车联网普及率不足10%。

但在商用车市场,特别是物流业,车联网技术已经悄然布阵。

翼彩科技有限公司是土生土长的武汉车联网概念企业,也是中国精准化物流领域的开拓者。他们拥有一支国内一流的物流管理软件研发团队,在交通运输管理、物流企业经营管理和司机的营运管理上不断突破创新。翼彩科技总经理龚晓斌表示,都说“物联网是个大箩筐,什么都往里面装”,我们现在在做的,就是如何让这些好的新兴概念在国内落地。

在物流领域,无论是何种性质的物流,都离不开库和车。库是固定作业体,易于控制,而在车的管理上,就相对粗放,从而带来了大量的资源和效率浪费。

物流配送效率低下,给商家带来困扰。龚晓斌告诉记者:“物流运输‘最后一公里’的城市配送效率会直接影响CPI,这和每一个消费者息息相关。比如,从寿光市往武汉市运送蔬菜,如果最后一公里的城市配送效率不能提高,那么从武汉市白沙洲批发市场到市中心卖场的运费,甚至比寿光到白沙洲的运费还要高。”

“现在,我国用于物流的费用,占到了国民经济总量的18%,这个数字在欧美发达国家仅为10%,甚至8%—9%。在这18%里面,运输费用超过50%,如果能够有效地管理运输产生的费用,对于提高生产效率、减少资源浪费有很大的推动。”龚晓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