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向北一小时,超大文旅项目“引爆”大武汉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何辉点击次数:5530   发布日期:2020-12-08

 

“华中文旅第一大盘落户我的家乡,‘武汉北’终于要爆发了!”在武汉光谷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张怡,看到手机上弹出的一条新闻,很是兴奋。

这条新闻说的是,世界500强企业恒大集团投资逾千亿元在红安经济开发区建设的武汉恒大世纪梦幻城项目,正在紧张有序推进中。

这个集水世界、温泉城、儿童世界、养生谷等八大航母级业态于一体、占地2万亩的超级文旅项目,建成后将成华中文旅第一大盘,引领华中旅游新时尚,并由此带动健康、文娱、教育等产业快速发展,为武汉高质量发展增添新引擎。

“目前,武汉向东、向西、向南都与武汉形成了‘都市圈效应’,唯独向北还留有遗憾。”张怡说,如今“武汉北”终于要“出圈”了。 

 

城镇化进入“都市圈时代”

 

张怡所说的“出圈”,是指武汉北地区要改变原来落后的发展模式,融入活力四射的武汉“都市圈”。

都市圈,是近年来区域经济发展的热点话题。

都市圈,是指在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可见,都市圈不仅是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城市群的核心区域,借助毗邻大城市“1小时通勤圈”之便,更容易享受到大城市的辐射带动红利。

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培育发展现代都市圈的指导意见》,首次在顶层设计层面为都市圈发展提出指导意见,标志着我国城镇化发展已经进入到新阶段。

国际经验表明,都市圈是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比如伦敦、巴黎、纽约、东京,这些世界上公认的大都市圈,基本上都是在他们所在的国家城镇化率超过50%以后,逐渐形成以中心城市为核心,包括周边部分区域,大概面积为1万—2万平方公里范围的都市圈。

这是因为,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当中心城市扩张到一定程度,必然推高土地等要素价格,还可能出现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之后人、资金、技术等要素就会向外溢出。

这种溢出效应,首先会辐射到大城市周边“1小时通勤圈”,慢慢地就形成了都市圈。而当都市圈发展到一定阶段,相关资源会再往外溢,再慢慢地就形成了城市群。

2019年,我国城镇化率已超60%,进入工业化后期。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发布的《城市蓝皮书》提出,中国城镇化进入城市群和都市圈时代,并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主阵地、主平台。

 

 

武汉都市圈“向北”

 

目前,我国已形成多个都市圈。其中,长三角都市圈、粤港澳都市圈、成渝都市圈、京津冀都市圈等发展较为成熟,成为“头部都市圈”。

而以武汉都市圈为代表的中型城市圈,则被视为“成长型都市圈”,虽然当前竞争力还不够强大,但极具成长潜力。

武汉都市圈,一般指武汉“1+8”城市圈,以武汉为圆心,覆盖黄石、鄂州、黄冈、孝感、咸宁、仙桃、天门、潜江等周边8个城市。其中,黄冈因距离武汉更近,近年来与武汉的融合度越来越高,经济也得以快速发展。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黄冈在武汉“1小时通勤圈”内,但该市地域宽广,辖区内发展不平衡。比如,黄冈所辖的红安县,与武汉的融合发展就相对滞后。

这与红安地处的地理位置有关。红安位于武汉以北,与武汉的新城区黄陂区接壤。但相对而言,黄陂区在武汉几个城区中,城镇化率还不够快。

武汉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武汉市中心城区城镇化率均达到100%,但黄陂区城镇化率只有49.21%。

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过去一段时间,红安从武汉市享受到的辐射红利还不够。

但正如硬币有两面一样,发展不够也预示着未来潜力巨大。

“人往高处走,人随产业走”,人口流动具有规律性。当黄陂区的城镇化率超过50%后,武汉中心城区的资源溢出效应及辐射作用,将会带动黄陂及紧邻的红安实现爆发式增长,人口、资金、资源等要素也必然会流往以黄陂、红安为代表的“武汉北”。

而2020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则有望成为“武汉北”快速崛起的“催化剂”。一场疫情,让人们明白,健康与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在业界看来,能提供高品质健康与快乐服务的文旅产业,更容易成为“武汉北”的引爆点。

正如红安县文旅局局长罗军所言,“近年来红安文化旅游业发展较快,但如何与武汉形成更紧密的互动,一直缺少一个引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