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掘金太空经济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674   发布日期:2019-10-08

核心提示:汉产卫星即将进入商用时代。

 

安装有行云公司终端的集装箱。

 

从位于长春的总装基地,到武汉新洲区的测运控中心,再到东西湖区的航天行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云公司”)总部,紧张忙碌的气氛越来越浓——离卫星发射的时间越来越近。近期,行云公司计划发射“行云二号01、02星”,均为百公斤级的应用卫星。

“当前我们最关注的就是这两颗星的研制和发射,要集中公司最核心资源,确保发射成功。”行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萧磊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遥感、导航、通信、科学实验是卫星应用的几大方向。若行云二号成功发射,也意味着武汉在通信卫星领域将告别技术验证阶段,迈入商用时代。

 

低轨卫星迈入商用时代

 

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是由武汉市政府联合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以下简称“航天科工”)、华夏幸福打造的首个国家级商业航天产业基地,也是武汉航天产业“大本营”。

多颗卫星按一定规则构成的网络,被称为“星座”。围绕该基地发展,近年来,航天科工在汉落地了“虹云工程”“行云工程”两大通信卫星星座项目。

这对武汉意义非凡。多年以来,武汉在遥感、北斗导航等技术方面,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而行云、虹云两大工程的实施,一定程度能补齐武汉在通信卫星领域的短板。行云公司,正是航天科工旗下负责建设行云工程的公司。

填补产业空白值得欣喜,但作为商业项目,首要考量是两大工程聚焦的天基通信(基于卫星及卫星平台的通信)领域是否有市场需求。

答案是肯定的。

地基通信(基于地面通信基站的通信),主要用于人口稠密地区,但在人类活动较少却又需要通信的区域,安装基站、铺设线路难度大,成本高。天基通信则能“把基站搬到天上去”——以卫星星座实现全球覆盖,为海上、空中、跨境或偏远地区等场景解决通讯“刚需”。

具体应用方式,“清晰而性感”。

带宽不到4M一般称为窄带,4M或以上才被称为宽带。虹云工程为宽带通信,主攻“天基互联网”,能让人们在任何时间、地点上网;行云工程为窄带通信,主攻“天基物联网”,能通过卫星及地面终端采集物体实时状态,如更新任何地区车辆、船舶动态。

按行业惯例,技术验证卫星是星座计划的“先头部队”。行云工程、虹云工程所属的技术验证卫星,已分别在2017年1月、2018年12月发射。在此之后,刘萧磊一直带领行云公司团队进行攻坚。他的目标是应用卫星一旦发射,就能切实开展业务。

“行云二号01、02号卫星入轨后将实现组网运行,开始试运营。之后陆续增加的卫星将提高星座重访能力,提升传输频率及质量。”刘萧磊说。

2020年,行云工程计划发射12颗卫星,2023年完成80颗卫星发射,打造中国首个覆盖全球的“低轨窄带通信卫星星座”。其中,低轨一般指轨道高度在400-2000千米的人造地球卫星轨道,相对于高轨,具有传输延时短、路径损耗小的特点。

目前,虹云工程还未公布具体应用卫星的发布时间。本次行云二号发射成功后,意味着武汉通信卫星领域告别技术验证阶段,进入商用时代,也意味着中国首个全球海量接入的天基物联网正式组网。

 

“汉产”卫星产业链日趋完善

 

造一颗应用卫星,与造一颗技术验证卫星的难度不在一个等级。技术验证卫星大都功能单一,应用型卫星多为解决实际应用,难度也指数级增加。

从应用型卫星发射流程看,申请卫星频率及轨道资源、寻找火箭、卫星研制需同步进行。卫星频率及轨道资源是重要的太空战略资源,世界各国在该领域的竞争已从技术层面拓展到外交、经济等各领域。

“面对这一国际形势,我们在行云工程频率协调、运营资质申请方面都加大了投入力度。”刘萧磊说。

以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为核心,航天科工在卫星制造、火箭发射、卫星测运控、卫星应用等方面已形成“汉产”产业链,为行云工程提供后续支撑。

火箭是卫星的运输工具。2016年初,航天科工在汉成立国内首个商业火箭公司——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推出“快舟”系列运载火箭。行云工程首颗技术验证卫星“行云试验一号”,便是搭乘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入轨。下一步,行云二号发射也将选择“快舟”系列火箭。

国内能发射火箭的企业并不多。目前,我国星座计划火爆,未来火箭发射市场可能供不应求。基于航天科工背景,行云公司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最重要、最困难的环节,还是卫星研制。

卫星研制大概流程是,先设计方案及结构,协调供应商生产配件,然后完成整合性总装、一系列实验,最终发射。上述过程中,除整合性总装及最终发射外,行云工程大部分环节都在汉进行。明年下半年,总装环节也有望回归武汉。

2017年12月,航天科工旗下航天科工空间工程发展有限公司在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注册,预计2020年末建成卫星生产线。建成后,该生产线将满足年产100颗以上卫星的能力。无论行云工程还是虹云工程,其卫星都有望在此实现“汉产”,成本也会有所降低。

整个卫星研制过程中,行云公司需考虑到所有专家意见、团队意见、合作伙伴意见。包括后期卫星冠名商的选择,也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当然,所有卫星应用最核心环节、最大挑战都在下游。没有下游需求就没有卫星需求。若卫星不多,当然也就不需要火箭了。

实际上,为航运船舶、冷链物流、灾害监测、机械设备等领域提供服务的天基物联网应用需求,在国外早已存在。Wind数据显示,境外上市公司ORBCOMM轨道通讯系统、铱星通讯、国际海事卫星组织2018财年营收分别为2.76亿美元、5.23亿美元、14.6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