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5G之城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933   发布日期:2019-03-04

第五大系统级设备商在武汉

 

众所周知,5G有着色彩斑斓的未来,其大规模部署最大的难题不在于技术,而在于成本与收益。参与方资产负债表上的数字或将左右5G真实的推进速度。

“我个人认为,通信技术发展一般都是设备商带动的,因为他们要卖设备,就必须不断推进新技术。5G的很多示范,都是设备商带着运营商在做。”上述工作人员说。

武汉市网信办信息产业处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在湖北,目前只有中国信科集团旗下的武汉虹信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武汉虹信”)、武汉凡谷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凡谷”)等极少数几家公司在研发和生产5G设备。

其中,中国信科集团由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烽火系)与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大唐系),于2018年7月重组成立。在中国信科集团内部,除了原邮科院的子公司武汉虹信以外,主要由大唐移动来负责推动5G技术的商用和相关硬件设备的研发。

“武汉凡谷在3G、4G时代就是做移动通信天线里的天馈系统的,现在基本也还是在做5G设备相关的(天馈系统),是一种元器件。”上述负责人坦言,武汉企业在5G系统级设备上肯定做不过华为、中兴,只能排在这些头部企业后面。

根据IMT-2020(5G)推进组正式公布的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的第三阶段测试结果,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国信科集团是排名前五的系统级设备商。

资本市场是最敏感的,5G话题持续火爆,5G概念股票也被炒作了一轮又一轮。据支点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光迅科技、ST凡谷、烽火通信、长飞光纤、三环集团等多家湖北上市企业涉及5G概念,这些企业分别生产射频器件、光模块、光纤光缆、电子陶瓷等5G产业相关配件。

“做5G集成应用的武汉企业就非常多了。5G通信的应用重点肯定不是打电话,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互联,而应该是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联。在这方面,目前全国企业的水平都差不多,这也意味着武汉企业有机会抢占先机。”上述负责人说,如果哪家运营商说自己的5G战略是重点面向个人用户的,那基本就要失败了。

 

5G应用在武汉

 

武汉市网信办信息资源管理处负责人也持这样的观点,“5G的特点就是高带宽低时延,更适合用于工业,让机器的精密程度更高。对个人的吸引力反而没有那么大,除非未来开发出必须在5G状态下才能使用的有刚性需求的应用,个人消费者才会去大量更换5G手机。”

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多数手机用户对目前的4G通信比较满意,认为其完全能满足自己的通话、上网需求。

“5G技术的应用重点应该是车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工业比较发达的地区,5G应用的规模会更大,比如江苏、广东一定会是将来5G应用发展最好的地区。湖北的工业还是以传统工业为主,数字化转型的节奏对比江苏、广东等省份还是慢一些。”该负责人说,现在都在喊高质量发展、转型升级,但企业与企业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距是不可否认的,5G时代的弯道超车会更难。

根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给出的描述,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以机器、原材料、控制系统、信息系统、产品以及人之间的网络互联为基础,通过对工业数据的全面深度感知、实时传输交换、快速计算处理和高级建模分析,实现智能控制、运营优化和生产组织方式变革。而实现这一切的基础便是稳定高效的5G通信环境。

上海、江苏、浙江等地区,已经在2018年前后提出了十万企业“上云”计划。而湖北提出的计划是,两年内推动三万企业“上云”,地区之间还是有不小差距,这跟各地的工业基础有关。

支点财经记者获悉,湖北省经信委等部门,也计划通过完善配套服务、建立激励机制、加强人才培养等方式,鼓励湖北企业“上云”。

在武汉,做5G集成应用的企业更是数不胜数。

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飔拓·武汉泰迪智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人工智能软件开发的企业,为聊天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导购机器人、玩具机器人等各类实体或虚拟机器人提供“智商”,实现人机交互。“目前,无论是服务机器人,还是工业机器人,都没有摆脱WIFI的束缚,因为现在移动通信速度不够快。”公司董事长李成华介绍,WIFI网络最大的问题是传输距离有限,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导致机器人产品就像“内向的孩子”,根本不敢走出家门看外面的世界。一旦武汉5G网络建成,对武汉光谷地区人工智能企业来说就会是重大机遇,开发“能出远门”的机器人产品已进入公司项目规划。

在车联网领域,中移智行的一位技术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半年多来,中移智行已经联合40多家单位成立了5G自动驾驶联盟,并成功举办了上万人参与的5G自动驾驶峰会。在湖北,除了将公司的研发部门放在武汉外,还在襄阳成立了5G自动驾驶研究基地。

5G商用前夜,机会总会留给做足准备的人。武汉,准备好了。(支点杂志2019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