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不是金融科技,是科技金融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472   发布日期:2018-09-07

核心提示:科技金融成为武汉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突破口。

 

 2017年5月18日,湖北省首家民营银行武汉众邦银行正式揭牌营业。

 

早在2015年,武汉城市圈就成为全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的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与此同步,科技金融成为武汉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突破口。

科技金融受益者为科技型企业,尤其是没厂房、没抵押物的科技型中小企业,供给方则为银行、证券、保险及各类投资机构,存在科技信贷、股权融资、资本市场等多种形态。其中,让银行从“你投我贷”变为“我投我贷”是一个被业内人士寄予厚望的方向。

到如今,武汉在科技金融领域探索了哪些可复制、可推广的新模式和新路径?如何在符合监管的情况下,有更多创新措施和业态?有哪些潜力有待发掘?

 

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

 

武汉江岸区洞庭街41号有座三层灰黄色西式大楼,是汉口开埠史上第一幢有记载的外国银行建筑——麦加利银行大楼。

汉口1861年开埠并迅速成为华中商贸中心,麦加利银行瞅准商机,于1863年在汉口设立分行。到1925年,武汉已有银行、钱庄、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200余家,与上海、天津、广州并列当时全国四大金融中心,被誉为“驾乎津门,直追沪上”。

此后数十年,武汉金融步伐与沿海地区虽有一定差距,但在金融综合竞争力方面常年位居中部第一。2017年武汉市全年金融业增加值达1097.58亿元,对GDP的贡献率达8.2%,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9%,高于全市GDP增速0.9个百分点。

不过,中部第一并不足以支撑武汉在金融板块的“雄心”。那么,如何在金融板块创造出在全国、全球范围内都叫得响的亮点?

答案之一,便是科技金融。

2015年年初,《武汉区域金融中心建设总体规划(2014—2030年)》提出,武汉将在2020年建成以科技金融为重点的全国性专业金融中心。

问题来了,金融科技、科技金融都是当时业界最炙手可热的词汇,甚至于金融科技的传播度更广。武汉为何聚焦后者?这需要从两者意义和武汉发展状况谈起。

所谓金融科技,是“用科技手段促进金融发展”,科技金融则是“以金融手段促进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落地,从而促进经济发展”。

在金融科技方面,原创技术一般由互联网巨头创造。而这些企业往往聚集于一线城市,武汉并无绝对优势。“武汉在金融科技方面,更多扮演着推广、运用的角色,但科技金融,确实是武汉优势。”武汉市金融工作局副局长穆争社对《支点》记者说。

发展科技金融,必须有可供转化的科技成果和大量科技型创业者,而武汉高校、科研院所云集,科技型人才众多,为科技金融提供了“有源活水”。

上述规划公布数月之后,2015年7月,经国务院同意,包括科技部、财政部、知识产权局在内的九部委印发《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标志着武汉城市圈成为全国首个“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

根据方案,到2020年,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将基本形成。该体系将有效支持科技成果转化、高新技术产业化、产学研结合和协同创新发展。此后,《武汉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武汉金融业超越计划》等文件中,打造全国性科技金融中心都是重要目标之一。

“希望武汉城市圈不断探索推动科技与金融深层次融合的有效途径,为更好地发挥金融在支持科技创新和经济转型升级中的作用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的成功经验。”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武汉调研时如是说。

 

“金融+保险+政府”联动

 

我国金融体系是以商业银行间接融资为主导、处于严格监管下的高度集中金融体系,银行在资产总额、融资额度、人才资源等方面均占有绝对地位。

不过,科技企业多是轻资产,前途一时难明,时刻面临各种风险。注重风险控制的银行在对方无抵押无担保时,不敢轻易贷款,哪怕对方是匹“黑马”。这就导致“最大的金融资源”却没能服务“最有价值的群体”。

对此问题,武汉迈异信息首席财务官蔡阿玲深有感触。迈异信息成立于2012年,企业核心管理团队由银行金融业、移动互联网、通讯业三方面的人才组成,是家典型的“2B”型企业,主要为客户提供云服务。

在蔡阿玲的跟进与争取下,迈异信息于2016年获得深创投2000万元融资。2017年,她开始把目光聚焦于债权融资。原因有两点:第一,迈异信息股权结构上设计得较为分散,需要一定程度的债权融资来促进技术开发和业务拓展;第二,一些投资机构会要求签订回购或对赌协议,这实际上是变相的债权融资,而且成本更高。

跑了几家银行后,蔡阿玲“颇受打击”。有些银行虽然能看懂迈异信息的运营模式,但会问有没有抵押物,这恰恰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短板所在。最终,总部位于武汉的汉口银行向蔡阿玲伸出了橄榄枝,具体合作业务为科技型企业贷款保证保险(以下简称科保贷)。

科保贷为纯信用贷款,当企业发生坏账无力偿还贷款时,由保险公司、政府分摊损失。而迈异信息未出一个抵押物,便解决了300万元的资金需求。“一旦企业无法偿还贷款,保险公司、政府、银行会按照5:3:2的比例分担风险。这体现了不同金融机构联动协同、分担风险、发挥各自优势的特点。”汉口银行科技金融服务中心风险管理部人员沈骋对《支点》记者说。

科保贷于2013年9月在武汉东湖高新区先行先试,适用于高新区内的科技型企业,今年开始已正式推广至全市。截至2018年6月末,武汉市已有11家商业银行和11家保险公司参与科保贷业务,累计发放科技型企业保证保险贷款499笔,金额11.3亿元。其中,2018年1-6月累计发放55笔,金额13210万元。

“科保贷保险费率一般不超过2.6%,银行利率按照基准利率上浮不超过40%,加上各类优惠政策,借款人融资成本能控制在10%以下,低于小微企业通过其他方式的融资成本。”武汉市科技金融创新促进中心主任范方勇对记者说。

为何不把业务设计为与银行贷款利率基本持平呢?范方勇表示,这是为防止有条件做抵押贷款的大型企业来“钻空子”,体现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特色。

这么一来,科保贷这一科技信贷产品抓住了科技金融发展的“牛鼻子”,成为诸多采访对象口中武汉目前“最具效果”的科技金融举措。如今,包括科保贷在内的科技信贷产品已颇具成效。截至2017年年末,武汉23家中资银行(不含恒丰银行武汉分行、众邦银行)科技贷款(含票据融资)余额为1936.03亿元。而同期,武汉贷款余额为23947.76亿元。

 

政府补位“天使投资人”

 

除科保贷之外,武汉近年在科技金融领域还有不少亮点——全省首家科技型民营银行众邦银行在汉设立;武汉票据交易中心成立;东湖高新区已集聚24家银行科技支行,成为全国科技支行最密集的区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股权投资方面的做法。相对银行的间接融资而言,股权投资这类直接融资追求“高风险、高收益”,最契合科技型中小企业的需求。但由于股权投资在国内发展时间尚短,人才也大多来自于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因此,即便是股权融资,也往往带有一些“银行色彩”。

“比如在投资机构中,热衷于成熟期项目的居多,关注种子期、初创期项目的机构较少。而成熟项目,往往是银行的主要服务对象。”穆争社说。

在武汉,政府一定程度上扮演了“最大天使投资人”的角色。2008年,武汉市科技局和财政局根据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优化创业环境大力推进全民创业的若干意见》,设立武汉市科技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此后,武汉各区、各部门都陆续设立了相关引导基金。

引导基金的优势在于可以与其他投资机构合作设立子基金,并按事先约定的条件和规定期限,扩大对武汉科技型创业企业的投资份额。而创投机构与引导基金的合作,则看重能否为其投资提供对接资源和优质项目等有效服务。

目前,武汉市科技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通过与全国排名前50的创投机构如深创投、赛伯乐开展合作,将外地甚至海外资金、人才、项目集聚在武汉。“武汉政府引导基金的专业运作和良好服务,促成我们来汉设立子基金及兴办企业。”赛伯乐绿科投资合伙人李柯说。

政府引导基金还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传统财政扶持资金的分配方式基本上是“投向由政策规定、分配靠专家评审、兑现按既定标准、监管用行政缰绳”,对市场行为干预较大。而通过引导基金,钱还是那些钱,政府只负责把控方向,基金公司负责运营,各方按市场化方式享受权利,在管理上能更市场化。

今年,武汉市仍将继续加大支持科技创投力度,计划设立科技成果转化基金10支,科技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和子基金投资高校院所科技成果转化项目不低于20项,科技创新创业风险投资规模达1100亿元。

“下一步我们还将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放大作用,大力发展天使基金和创投基金,引导上市公司、大型企业集团及其他各类民营资本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创新企业,支持科技企业发展。”穆争社说。

在诸多措施的叠加下,武汉市科技型企业直接融资总额1689.69亿元,较2016年的1459.9亿元增长了1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