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钱江新城PK珠江新城,谁更具潜力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张晶点击次数:436   发布日期:2017-05-09

核心提示:虽然都有CBD属性,但钱江新城是因为打造城市新中心而发展CBD,与专攻CBD的珠江新城有所不同。

上图:钱江新城

下图:珠江新城

来自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5月,全国县以上的新城新区已超过3500个。

其中,广州珠江新城与杭州钱江新城,被认为是极具代表性的“双雄”:都依托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都在旧城边缘打造新增长极,就连名字也十分接近。

尤其在今年初,两个新城被共同列入武汉建设长江新城的研究案例之中,再度引发公众关注。

令很多人感兴趣的是,珠江新城与钱江新城的“双雄PK”,谁更亮眼?

 

都叫“新城”,但内涵不同

 

1月22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在武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提出,启动规划建设长江新城。

目前,武汉市已成立专班,开始对标案例的研究工作。其中,对标“榜样”就包含了珠江新城和钱江新城。

武汉市社科院研究员李春洋承接了相关研究工作。他向《支点》记者表示,要比较钱江新城与珠江新城,首先需要对“新城”一词进行定义。

“广义的新城,是指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需要,而建立的相对独立的城市空间单元,具体形态分为城市新中心、CBD、开发区三种。”李春洋说。

比如,珠江新城与钱江新城都带着“新城”二字,但本质却有差异。

中国社科院《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2015)》中,上海陆家嘴CBD、北京CBD和广州天河CBD被列为三大国家级CBD。

珠江新城作为天河CBD的核心部分,面积6.19平方公里,距广州市中心7公里左右。2015年,珠江新城实现GDP2114.47亿元,每平方公里产值近100亿元。

钱江新城的发展路径有所不同。

杭州自古都围绕西湖发展,由于地理位置呈现“三面云山一面城”,且区域内名胜古迹众多,发展空间一直受限。

西湖的确很美,但掩饰不住城市发展的力不从心。2000年,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提出“东扩”战略,在离市中心5公里处再造一个新中心。

2001年7月,杭州大剧院动工,标志着钱江新城建设正式启动。2002年1月,德国欧博迈亚设计公司为钱江新城提供整体概念规划。

2003年,杭州市《关于加快钱江新城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钱江新城定位为“大都市新中心”,要走出一条“保老城、建新城”的新路子。

尤其是2016年10月,杭州市政府从西湖畔搬到了钱江新城。这一举措,也进一步诠释了钱江新城“杭州新中心”的定位。

不过,《支点》记者发现,《中国商务中心区发展报告(2015)》中,也将珠江新城列为CBD。而钱江新城在对外宣传中,也会提及CBD属性。

对此,李春洋表示,城市新中心也要发展产业,而金融、商务和文化服务功能为代表的CBD业态,现阶段更符合杭州打造新中心的需要。

“因此,虽然都有CBD属性,但钱江新城是因为打造城市新中心而发展CBD,与专攻CBD的珠江新城有本质区别。”李春洋说。

值得一提的是,新城还有第三种形态——开发区。

比如南京江宁禄口空港新城建设,一直依托禄口机场“地利”优势,重点发展临空产业集群,其本质便是以工业为主的开发区。

另外,常见的产业新城、高铁新城、临港新城、空港新城等概念,也都属于开发区类型。

“当然,我的理解是,无论‘新城’还是‘旧城’,首先得是‘城’,应具备城市基本功能。从这个角度出发,钱江新城代表的‘城市新中心’,更适用于新城这一概念。”李春洋说。

 

钱江新城城市规划更胜一筹 

 

珠江新城、钱江新城定位虽有差异,但两地同为相对独立的城市空间单元,在规划方面都有值得分析之处。

早年,珠江新城也有过打造城市新中心的计划。

上世纪80年代末,珠三角企业与香港联系日益紧密,同时周边城市如深圳迅速崛起,使广州在珠三角的中心城市地位有所下降。

上世纪90年代初,广州提出以香港为蓝图建设国际化大都市,打造新的城市增长极。1993年,《广州市新城市中心——珠江新城综合规划方案》正式发布。

然而,广州市中心的越秀区总面积为33.80平方公里,而作为城市新中心,珠江新城规划面积仅6.19平方公里。

打造城市新中心,需要在居住、产业、环境、行政方面统筹兼顾,但用地面积的限制,影响了珠江新城的开发思路。

彼时,珠江新城将总面积分割成每个占地仅几千平方米的小地块,再按招投标方式逐步推向市场,以“小地块、高密度”的方式进行开发。

这一思路,是想从尽可能小的土地上获得尽可能大的收益,但一定程度上绑住了开发商的手脚:住宅区不能组团,写字楼间距不足,影响景观塑造。

1993-2003年,珠江新城除居住用地陆续开发、若干政府办公机构迁入外,商务办公投资商一直持观望态度,这也影响了政府在公共服务、绿化方面的投入。

城市建设不仅要准确定位,更要有一流规划。反观钱江新城,建设前杭州就把它定位为新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规划建设范围达18.66平方公里,由于规划面积足够大,钱江新城采取了“大地块、低密度、高绿化率”的开发方式。

2003年,珠江新城公共绿地为1.4平方公里,占总用地的21.82%。而在钱江新城规划中,总绿地面积达4.1平方公里, 占总用地的24.4%。

“我们的大楼比不上陆家嘴,但大树一定要比它多。”王国平说。

钱江新城城市阳台沿江景观带,以大片生态绿化为主,结合硬质铺装、休闲小品等构成旅游观光、园林艺术的生态景点,将钱江新城核心区与钱塘江沿岸有机结合,互相衬托。

对此,一位去过珠江新城的杭州规划设计院研究员,也有着直观感受。他告诉《支点》记者,珠江新城楼宇林立、人来人往,钱江新城则是绿化多、广场多。

在王国平看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与转变城市发展方式应是一体两面,要以城市规划带动产业发展。

“杭州旅游资源十分发达,但传统观光旅游形式其实并不赚钱,盈利更高的是商务旅游。围绕这一点,我们决定大力发展会展产业,这就有了建设会展场馆的需求。”王国平说。

在钱江新城有一个巨大金色球体——国际会议中心,其建筑面积为20多万平方米。此外,还规划了建筑面积85万平方米的国际博览中心。

此外,钱江新城居住用地面积5.2平方公里,占比31.3%,而珠江新城住宅用地比例仅20%左右。

“城市新中心,总体面积应当更大,住宅也要更多,钱江新城面积超过珠江新城,住宅比例也比珠江新城大得多。”李春洋说。

2003年,广州市政府审议通过《珠江新城规划检讨》(以下简称《规划检讨》),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对城市规划进行的检讨。

彼时,广州商务楼宇较为分散,参与讨论的中山大学教授袁奇峰认为,珠江新城的资源禀赋更适宜发展CBD,应发挥集约优势,将全市商务资源集中起来。

《规划检讨》将珠江新城“城市新中心”定位转变为“21世纪中央商务区”,把原规划中的小地块开发模式,整合为大板块综合地块的集约开发形态。

此后,珠江新城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

2003-2007年,珠江新城写字楼楼面价从2380元/平方米飙升至9568元/平方米,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和跨国集团总部办公驻地、华南金融中心核心承载区。

“对比之下可发现,新城定位需符合当地实际。珠江新城更适合建设CBD,而钱江新城则更适合建设城市新中心。”上述杭州规划设计院的研究员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