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汉川童车的电商之困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陈媛媛点击次数:545   发布日期:2017-04-06

核心提示:电商助推了汉川童车产业的飞速发展,也导致了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下午5点多,工人们正急赶着吃晚饭。

不到10分钟,他们便纷纷放下碗筷,回到各自工位开始加班。

土豪金颜色的铝合金车架,打完螺丝孔后,放在自动传输带上传至下一个工位,整体拉伸开来拧上螺丝钉,马上又被自动传输到组装工位。工人们随后在车架上放上提篮、车篷、车轮、餐盘、托盘等婴儿推车的配件,最后将车架整体折叠起来打包装盒。

很快,这些婴儿推车便从湖北汉川发往全国各地。

“我们加班加点地赶货,是因为公司的婴儿推车卖得太火了。”一位工人对《支点》记者这样说。

这位工人所说的公司,便是湖北贝丽可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丽可”),2016年仅电商销售额便达1.8亿元。

贝丽可,也是汉川童车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汉川市童联童车协会秘书长钟守城告诉《支点》记者,2016年,汉川童车销售额达14.5亿元,同比增长11.5%。其中,电商销售额达11.8亿元。

 

两月赚30万带来的刺激 

 

毫无疑问,电商对汉川童车产业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过,汉川童车产业的起步,并非源于电商。

“一切源自一个意外的发现!”回忆起汉川童车产业的发展,汉川市娇贝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娇贝”)总经理涂永春侃侃而谈。

上世纪90年代,中国边贸生意发展得如火如荼。身为汉川人的涂永春和同乡一起,离开家乡来到黑龙江省对俄贸易最大口岸绥芬河市,通过“一买一卖”做裘皮贸易生意。

“那时一件裘皮能赚两三千元,最高时能赚5000元,这对我来说非常可观。”涂永春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强调他后面说的才是重点,“但当我听说做婴儿推车贸易两个月就能赚30万元时,我就不淡定了。”

涂永春了解到,当时国内的婴儿推车品牌,就数江苏昆山的“好孩子”名气最大。有些生意人就从“好孩子”那里采购婴儿推车,再转手卖到俄罗斯。

涂永春认为,婴儿推车不仅在国际市场上大有可为,国内市场同样不可小觑。

1997年,涂永春下定决心,回到汉川开始从事婴儿推车的生产与销售。与此同时,很多做边贸生意的老乡也回到家乡从事这一行业。只不过,当时多是小作坊。

“那时生产的婴儿推车比较简单,基本上用铁管焊接成婴儿车架,装上座椅和车轮就可以了。”涂永春说,“这种推车虽说简陋了点,但方便了婴儿出行,卖得还不错。”

“小作坊”慢慢做成了企业,婴儿推车的产品质量和功能也开始逐步升级。用来制作车架的铁管,变成了性能更稳定、不易变形的铝合金;款式变得更加多样,既有能让婴儿坐着出行的,也有躺着出行的推车;质量安全上更有保障,婴儿推车均通过3C认证(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

与此同时,“汉川造”童车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广交会、上海玩具展、香港玩具展等各大展会上,订单越接越多,汉川童车产业便慢慢发展起来。到2008年时,汉川共有童车整车生产企业14家,童车产业销售额达3.41亿元。其中,外贸出口额为2079万美元,产品销往中东、南美、中亚等25个国家和地区,汉川也因此成为了全国三大童车出口生产基地之一。

 

电商助推汉川童车腾飞 

 

如果说“小作坊”打响了汉川童车的品牌,那么电商则助推了它的腾飞。

不过,最初,涂永春非常抵触电商。尽管那时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发展十分迅猛,特别是在2009年推出“双十一”之后,更是迎来爆发式增长。涂永春却觉得,婴儿推车作为一个大件产品,仅靠网上几张图片就让人来买,似乎没有多大吸引力。

但慢慢地,电商的持续火爆打消了涂永春的疑虑。2012年,除淘宝、京东、1号店等电商平台,家电连锁、汽车房产、钢铁煤炭等各类传统企业纷纷涉足电商。这一年,我国电商交易规模达7.85万亿元。其中,网络零售交易规模达1.32万亿元。同年,涂永春的娇贝品牌开始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销售。

几乎同期,湖北宝莱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莱”)董事长游雄兵,也开始在网上销售婴儿推车。他认为,电商省去了中间环节,能最大程度地让利于消费者,有利于进一步占据市场。

以往一款主打让婴儿躺着出行的高景观婴儿推车,线下常常要卖上千元,电商只需五六百元。

事实证明,价格下降确实扩大了市场。不管是涂永春的娇贝,还是游雄兵的亿宝莱,每年电商销售额都达数千万元,且呈递增之势。

不过,在涂永春和游雄兵看来,汉川童车借助电商飞速发展,应该从2014年开始。贝丽可董事长胡城铭表达了同样观点,他也在这一年通过电商销售婴儿推车。当年,汉川童车产业电商销售额突破6亿元。

通过价格优势占据一定市场份额后,汉川童车企业的老板们发现,尽管电商是个好渠道,但仅靠原有产品去抢市场,效果有限。他们认为,只有不断进行产品升级,不断推出新产品,才能引领消费者需求,并借助电商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他们开始在产品研发上花费更多心思。涂永春注意到,很多婴儿推车上的车篷,用的布料多没有弹性,导致车篷骨架连接处不呈流线型,外观上美感不足。于是,用弹力布制成车篷、更具流线美感的婴儿推车产生了。

还有一次,涂永春在某商场停车场里,看到一位男士正费力地将睡篮与车架分开。原来,尽管那时的高景观婴儿推车能让婴儿躺着出行,家长在推车时也感觉很舒适,但如果要将睡篮和车架分开,设计上并不合理,往往需要把睡篮往上提的同时,还要腾出手指按压车架上的弹开按钮。

有没有更人性化的解决方案?经过近一年的研发,涂永春终于找到了,将睡篮和车架用挂钩连接。当两者要分开时,只需将睡篮往上提,车架上的挂钩会自动弹开。

胡城铭还发现,尽管高景观婴儿推车颇受市场欢迎,但这种推车只能让婴儿躺着出行,而婴儿在出行过程中往往也有坐或睡的需求,难不成让消费者带着多辆婴儿推车出行?就这样,集躺、睡、坐于一体,便于折叠的高景观婴儿推车相继推出。

打开淘宝页面可看到,贝丽可、亿宝莱、娇贝的这几款产品销量都还不错,有的月均销售量达2.7万辆。

“目前汉川的童车整车企业有36家,几乎都在做电商。”钟守城笑着说,“2016年汉川童车产业电商销售额达11.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