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长三角“区域大分工”

作者:《支点》特约记者 肖经栋点击次数:63   发布日期:2012-06-16

易方扩张

 2011年年末,易方科技副总经理盛松开车到4S店保养。维修工看到里程表吃了一惊,他的车一年内开了6万公里。“人家说我把车当成跑车开了”,盛松笑言。

盛松在公司负责营销工作,主要在上海总部和昆山花桥基地来回跑。上海总部在普陀区中江路上的天地软件园,到花桥基地约40公里,来回一趟近百公里。

易方科技是一家提供外包呼叫中心服务和解决方案的公司,创立有10多年。2005年,易方科技搬到了普陀区天地软件园,设立了300个呼叫席位。3年前,易方科技深感上海的人力成本、商务成本上涨,有意在沪外寻找新基地。

呼叫服务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利润薄,对他人的依赖性较高。盛松说,公司考察过南京、扬州、常州等地,最终选择落户昆山花桥国际商务城。很大因素是花桥离上海近,从总部到花桥开车半个小时便可以到了。加上可以在花桥买地建楼,政府提供优惠政策,能够节省公司的运营成本。

易方科技的客户以上海本地为主。选择花桥落户后,易方科技曾一度担心会影响业务开发,但结果证明这个担心是多余的。盛松说,呼叫中心对地域的要求不是那么大,所以在花桥设立基地后,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受到影响。考虑到有些客户到花桥不是很方便,所以在天地软件园仍然保留了100个席位。

“地铁11号线将延伸到花桥,今后的员工应该更加有意愿到花桥工作。”盛松说,公司考量是否投资一个地方,最看重两个因素。一是要有业务支撑,二是能够招聘到人。

花桥希望

昆山花桥国际商务城离上海人民广场25公里,路途比到昆山市区还近。花桥国际商务城针对上海而设,沿沪产业带是当地政府机关常提的话题。

作为昆山乃至江苏最东边的镇,花桥在地理上是江苏楔入上海的一块宝地。上海的外环高架穿越了花桥镇,但花桥镇无权管理这些高架。

1984年,昆山创办开发区时,因主要是为了因应上海联营企业的需要,曾经考虑过设在花桥,以便接受上海的辐射。但是,由于当时的花桥仍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巨大,自费开发的昆山无力承担,花桥设立开发区之事就此作罢。

16年后,由江苏省外经贸厅和昆山共同出资建造的江苏国际商务中心在花桥开工,首期规划开发面积为800多亩。商务中心被昆山开发区接管后,改名为花桥国际商务城,发展思路是:融入上海、面向世界、服务江苏。

花桥国际商务城和上海嘉定区安亭镇接壤,打上海牌成为花桥国际商务城最大的卖点。上海的烙印深刻印在这个商务城身上,国际商务城的企业可以同时申办上海和昆山的办公号码,电话打到上海还是昆山均是按照市话来计费。国际商务城与上海的关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有上海的媒体曾称花桥为“上海第二十区”。

2005年,花桥国际商务城花重金请美国麦肯锡公司做了整体商务定位策划。麦肯锡建议,花桥的定位应该为发展总部经济、服务业外移外包、金融机构后台处理中心、商贸服务业等。花桥国际商务城之后的发展大致按照麦肯锡的战略来执行,当然其中也作了些调整。

花桥国际商务城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昆山花桥的优势在于周边制造业企业密集,方便企业规模做大后就近落户。此外,政府服务效率较高。劣势在于政策、生活和服务环境还不到位,难以对一般性企业总部产生足够吸引力。

花桥国际商务城的调研报告提出,在扶持政策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可以以服务业外移外包和金融机构后台处理中心为先导,通过产业的发展迅速聚集人气,提高知名度,出形象。同时,通过商贸服务业的同步跟进,进一步完善功能。按照昆山的规划,在今后的5-10年内,花桥国际商务城将建造1000万平方米商务办公大楼,能够容纳30万商务人士。

从联营到联合

尽管行政管理上归属于江苏,但昆山的经济发展、日常生活却与上海密切相关,对250多公里外的省城南京反倒“疏远”。昆山乃至苏州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喜欢回到家乡工作,或者到上海寻求发展,而愿意到南京工作的少之又少。

20年前,昆山人到上海的亲戚做客,多半会被视为“乡下人来了”。而现在昆山人到上海去购物,商店里的上海销售员会极为热情,因为“昆山人有钱了”。

这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上世纪80年代初,中西部一批上海的“三线企业”想搬回上海,但苦于无法落户上海。为此,昆山抓住了这个机会,出台一些优惠政策,吸引了一批三线企业落户,昆山尝到了靠近上海的甜头。

同时,昆山乡镇企业依靠上海的“星期天工程师”,解决了技术上的问题。如果观察昆山此间成立的企业,或多或少都与上海存在业务、技术、人员上的联系。

而在开发区创立之后,昆山通过引进上海出去的“三线工厂”,打下经济发展的基石。在昆山招商引资起步阶段,抓住浦东尚未形成完整投资环境之机遇,昆山引进了沪士、捷安特、富士康等台湾知名的公司。

1995年,沪宁高速公路开通,靠近虹桥机场,这些为昆山吸引台湾的IT产业前来投资创造了机会。昆山借助虹桥机场的空运优势,抢到了台湾IT产业转移的机遇。

目前,昆山将提升产业层次,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作为发展的重点方向,与上海的合作将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长三角竞合

上海台湾研究所研究员盛九元分析说,长三角的产业链比较完善和稳定。虽然有些企业从昆山、苏州等地迁走,但也很多是搬迁到了安徽或者苏北等泛长三角区域内,其区域内的分工越发明显了。

比如,很多台资企业从早期的单纯制造转到了服务和销售。像英业达原先在浦东有工厂,现在则在无锡和常州设立了工厂,生产线的布局发生了变化。上海工厂减产后,变成了销售服务中心,但投资总的布局并没有发生巨变。

2008年8月6日,国务院审议并原则通过《进一步推动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国家的角度首次对长三角区域提出发展定位和要求,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国务院首次将长三角一体化提升到国家层面,在学界讨论了10多年后,国家终于对此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指导意见》提到,长三角地区重点抓好10个方面的工作,其中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被提到10项工作之首。同时,《指导意见》指出,全面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努力建设国际先进制造业基地。

盛九元说:“长三角出现了一点两翼的格局,上海是中心点,两翼是江浙两地。产业上是两线两带,两线是指沪杭甬高速、沪宁高速,两带是环太湖带、环杭州湾带,产业分工比较明显。现在,各地也充分认识到光有竞争是不行的,需要进行资源整合,建立互补的平台,避免同质化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