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维持6.5%以上增速没问题

作者:《支点》特约记者 张小红点击次数:309   发布日期:2016-08-04

核心提示:我国发展的潜力大、韧性足,可用的政策手段多。只要把政策手段用好,维持6.5%以上的增长速度是没有问题的。

 

 

7月4日,由南开大学、中国经济出版社、南京市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中国经济高端论坛暨陈文玲著作发布会”在京召开。中国理论界和经济学界的近20位著名专家学者会聚一堂,卓见纷呈。

全球经济涌现出了哪些新的趋势特征?中国经济能否实现6.5%以上的增速?围绕这些热点问题,《支点》记者整理了林毅夫、隆国强、樊纲、陈文玲、逄锦聚、周天勇等专家的观点,以飨读者。

 

发达国家可能长期陷入经济疲软

 

林毅夫:对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能不能实现,很多人心里不是很有底。最主要的原因是从2010年一季度以来,我们的增速节节下滑,从原来的两位数降到了去年的6.9%、今年一季度的6.7%,下滑的压力很大。

对中国经济前景的判断,一个很重要的依据是,2010年以后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是什么?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持续这么长时间的经济下滑,原因是什么?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转型中国家,我们确实应该保持定力,按照中央决策,以及现在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我们的经济有一个比较好的素质,有一个比较好的长期增长动力。

同时,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体,中国经济发展肯定也会受到国际经济的影响。总的来讲,发达经济体还没有真正从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中走出来。当前面临的这种经济形势,有很多外部性因素,而且展望未来,发达国家难以像我们有这么一个坚强的政府领导,保持定力地去推行结构性的改革,他们的结构性改革通常很难推行。在这种情况下,发达国家很可能会陷入像日本那样长达10-15年、甚至20年的经济疲软。

陈文玲:从2016年一季度和未来更长一个时期的发展趋势看,全球经济涌现出了新的趋势特征。旧动能弱化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速放缓,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弱化;新兴经济体整体受挫,世界经济增长旧动力弱化;全球竞争性货币贬值加剧,资本流通的动能弱化;大宗商品价格在跌宕起伏中继续下行,资源型国家调整经济结构的内在动力弱化;发达经济体复苏似有若无,世界经济增长的引力弱化。

 

想办法让政策落地和实施

 

樊纲:现实当中所谓的利益冲突,所谓的既得利益,其实就是改革最重要的障碍,遇到的最大问题。需求侧改革的政策,往往比较容易实行,原因就是扩大需求,往往大家皆大欢喜,增加一点货币,增加一点财政支出,没有把有些东西从别人那里拿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往往比较难,经济学界对供给侧问题通常理解都是长期的问题。比如一个孩子出生后要20年才成为劳动力,还得受教育,还得人力资本的创新。再比如,建一个厂子和高炉只要两三年的时间,但创新能力的培养和形成,却是长期的事情。

历史上有的宏观调控措施,迟迟落实不了,因为涉及到利益冲突。现在我们要想使很多战略性政策落地,特别是一些难点落地,像去产能、去杠杆,一定得考虑利益冲突,考虑利益的补偿,考虑打破利益均衡,肯定不是零和博弈,肯定有剩余,肯定有新的利益诉求。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进行各方面的利益安排,各种制度和政策的安排?这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周天勇:创新肯定需要颠覆性的技术,没有颠覆性的技术肯定是不行的。我们除了要盘活城乡土地资源、国企资源,还要盘活体制内的技术人才资源。现在在大专院校、科研院所,人才动力不足,一些科研成果也无法产业化、市场化,这需要想办法给它盘活。美国当年也遇到这样的困境,高校科研成果只有5%的转化率,后来一看苏联这么厉害,再加上自己经济衰落,于是就出了一个法案,强制高等院校开放技术资源。我们也需要研究政策,能不能出台一些力度较大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