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股权资本市场应成抓手 ——专家纵论中部金融中心建设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94   发布日期:2015-09-13

7月22日,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部委,批复了湖北省上报的《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简称《方案》),这也意味着,“武汉将在2020年成为中部金融中心”的建设工作进入快车道。

为此,本刊力邀专家研讨该如何建设以武汉为核心的中部金融中心,并以此助推长江经济带乃至整个中部地区的经济转型升级。

“阵痛”过后是机遇

 

《支点》:目前我国从北到南建成了北京、上海、深圳和香港四个金融中心。为何还要在中部建设金融中心?

易诚:记得早在2012年,国务院就发布了若干指导意见,将中部地区界定为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重点区域,界定为内需增长极具潜力的区域。新常态下,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要稳增长必须在扩大内需上下大力气,这就更需要加快中部地区发展,充分挖掘中部地区的内需增长动力。

金融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不言而喻。在中部建设金融中心,是推动中部地区转变发展方式、提升整体实力和竞争力、缩小和东部地区发展差距的客观需要,也是发挥中部地区区位优势、加快区域协调发展的新选择。

《支点》:近年来,武汉为推进金融转型、打造中部金融中心,做了很多功课。如何评价武汉的“预热”?

贾康:前些年,武汉为了解决与产业布局相配套的问题,在基础设施升级换代上下了大功夫,也因此忍受了一些“阵痛”。现在的武汉正在突破之前的发展瓶颈,这个临界点一旦被突破,产业互动会一下子激活这个九省通衢区域的所有要素,迎来新的大发展。可以说,金融改革的各项硬件都已经准备好。

此外,金融创新的努力,是一项特别具有前沿性质和挑战性质的改革创新任务。据我观察,中国在金融创新方面,东、中、西部的差距并不大,这是市场经济的共性,也是世界发展的潮流。

 

关键在于“管道创新”

 

《支点》:建设中部金融中心,关键性的问题在哪里?

龙永图:当务之急是打通金融资源和实体经济之间的输送管道。这些年来,很多地区的金融机构,没有完全发挥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我看到,湖北在疏通管道方面已经做了许多尝试。比如,政府联合金融机构设立平台,专门给缺少担保的小微企业贷款,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管道创新。

再比如地方债务置换,商业银行将贷款置换成地方的债券,给地方政府提供了更多的流动性,如果这些流动性能够很好地释放到融资困难的小微企业,对实体经济是有相当大的好处的。

《支点》: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要从哪些方面切入?

龙永图:产业发展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武汉的金融改革可以从支持一些有代表性的产业入手。比如,以改善性住房为主的住房产业,以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城市网管改造为代表的绿色产业,以及文体产业、养老健康产业等等。

此外,在长江经济带战略的背景之下,未来还要实现与“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对接。所以,对基础设施领域的特别关注,也应该是武汉金融改革义不容辞的立足点。

《支点》:有没有更加具体的建议措施?

易诚:从直接融资方面,可以加快创业板市场的改革,扩大实体经济覆盖面,强化中小企业股份转让制度,加强不同层次资本市场的有机联系,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等等。

在间接融资方面,可以选择有条件的银行机构探索试点,提供股权和债权相结合的融资方式,政策性银行要加快业务范围内的金融产品创新,更进一步加大对科技企业,尤其是中小型科技企业的扶持。

龙永图:我想特别提一下PPP项目(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它本身是非常好的创造,但光有政府部门和民营企业参与还不够,金融机构要加入其中,比如提供一些授信额度,就会吸引更多的民营资本进来。武汉建中部金融中心可以做一些相关的尝试,只有政府、金融机构、民营企业三者形成命运共同体,PPP项目才会成功。

 

互联网要利用也要规范

 

《支点》:湖北的高校资源相当丰富,在建设金融中心时,是不是该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有密切关联的高校有效对接?

龙永图:“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一个非常大的战略,事关中国经济的发展能否长期稳定,也事关中国能否在全球竞争中取得新的制高点。现在很多年轻人找工作都是拼爹、拼关系,吃苦创新的能力很差。如果武汉金融改革能够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接好,再推广开来,对整个民族而言都是一件大好事。

《支点》:互联网金融早已不是新鲜词, “互联网+”已列入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之中,武汉要如何利用好互联网这一“武器”?

龙永图:互联网金融有风险,但优势是很明显的,比如它解决了农业、物流这些没有抵押物的行业的融资问题,总体上是利大于弊。

但我觉得,目前传统金融业还并没有利用好互联网。期待中部金融中心可以在互联网上下大功夫,这甚至涉及到整个金融系统的创新能走多远、中国的改革能走多远。

贾康:中部地区应该在金融创新中,对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第三次产业革命。比如不声不响已经做到世界前列的华为公司,在世界上最贫瘠的撒哈拉以南区域,发出了手机银行信号,这就是一种互联网金融。

中国人不能再跟划时代的产业革命擦肩而过,但必须要处理好发展跟规范、规范与发展之间的重要关系。中部金融中心可以从建立行业协会等非政府的协调机构开始,通过行业自律、保险机制等来规范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这对整个行业的走向都是有益无害的。(支点杂志2015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