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长江经济带开发要“去碎片化”

作者:《支点》记者 谢慧敏 罗乐点击次数:115   发布日期:2014-07-10

核心提示:建设长江经济带,特别是推动长江中上游地区的经济发展,需要对现有格局进行重新定位,加强城市与城市之间、城市群与城市群之间协同合作。

6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提打造长江经济带。会议认为,发挥黄金水道独特优势,既可以促进经济发展由东向西推进,形成直接带动超过1/5国土涉及近6亿人的发展新动力,又能优化经济结构,形成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互动,打造新的经济支撑带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开放合作新平台。

涵盖11省(市),占全国经济总量超过40%,承载约6亿人口,串起整个“一路两带”……站上新起点,古老的长江,如何支撑起未来中国的转型升级?面对新一轮开放热潮,包括湖北在内的长江中游,又该怎样“中部突围”?

本期对话邀请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长江经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忠、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辜胜阻,以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解读长江经济带各省市未来如何舞起中国经济的“金腰带”?

 

中国经济的“新支撑”

 

《支点》:在国际经济格局变化、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的背景下,建设长江经济带,并将其上升国家战略,有着怎样的深远意义?

肖金成:长江流域汇聚了中国三分之一的人口、淡水资源和近四成的经济总量,在中国经济版图中占有重要地位。建设长江经济带,意义深远。

首先,从区域协调发展看,长江流域贯通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很不均衡。其中,下游的长三角地区,由于地处沿海,经济比较发达,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撑点。但长江上游发展明显滞后,中游地区与下游的长三角地区相比也还有较大差距。通过长江经济带建设,使得长江上游和中游经济发展水平逐步赶上长三角地区,将对中国经济形成新支撑。

其次,从可持续发展角度看,下游的长三角地区,尽管经济比较发达,同时也面临着资源环境承载力下降的压力,迫切需要“腾笼换鸟”,进行结构升级和产业转移。转移的方向应该是长江中游和长江上游。从资源禀赋上看,上游和中游水资源充足,气候宜人,加上水运成本低,特别适合聚集产业和人口,相比于沿海、沿边,发展空间更大。

建设长江经济带,就是要依托长江这条横贯东西的黄金水道,带动中上游腹地发展,促进中西部地区有序承接沿海产业转移,打造中国经济新的支撑带。

《支点》:也就是说,长江这条“黄金水道”是联通经济发展的纽带。

辜胜阻:长江流域自东向西经济发展水平呈连续阶梯状分布,汇集了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建设长江经济带,就是要把这些点连成带,推动中西部地区依托“黄金水道”合理承接产业转移。

同时,把长江上游、长江中游、长三角等地区的区域性发展战略整合,提出“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打造中国长江经济带的升级版,依托长江形成经济改革发展的新支撑,实现区域经济均衡发展和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

 

打通长江经济带的“经络”

 

《支点》: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就提出了“长江三角洲及长江沿江地区经济”的战略构想。但这些年来,沿海发展迅猛,长江上中游发展却不是很理想,原因何在?

辜胜阻:目前,大江大河流域开发已成为世界性潮流。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率先启动沿海开放战略,逐渐形成了实力雄厚的沿海经济带。进入新世纪,长江流域又陆续出台了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武汉城市圈、长株潭两型社会、成都重庆城乡统筹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等六大区域发展战略。

但是,由于整个长江经济带一体化的规划滞后,区域间统一协调机制缺失,沿江各省市产业结构趋同,大量的重复建设、过度投资、地方保护等问题,让区域之间竞争多于合作,“黄金水道”未能有效发挥作用。

《支点》:长江中上游的城市和城市群,影响力都亟待提升。

肖金成:长江流域的许多城市,除上海、武汉、重庆外,城市规模和经济规模都偏小。而武汉、重庆等主要城市,其辐射力拉动力还不够强大,中间也形成了一些“洼地”,像安徽的皖江、湖北的荆江河段等,产业聚集力和经济的带动功能比较弱。所以,长江经济带是分段的,不是连续的。要把长江经济带的整体潜力发挥出来,就必须把它的“经络”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