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金融市场走向主动开放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30   发布日期:2014-06-14

核心提示:有效的金融监管曾经给中国经济提供了阻挡外部危机的防火墙,但新一轮的深化改革,中国金融市场必须主动开放,否则改革红利将被滞后的体制弊端所抑制。

沪港股市互联互通试点获批无疑是当下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热点之一,关于由此将“倒逼”中国金融市场乃至财税、外贸等相关领域展开更深入改革的说法更是不绝于耳。

无论如何,有一个共识。在中国上一轮改革开放过程中,金融体制并未完全放开,这在确保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避免了市场的紊乱,有效监管也给中国金融市场提供了阻挡外部危机的防火墙。

但新一轮的深化改革,金融市场必须主动改革,否则改革的红利将被滞后的体制弊端所抑制。本期圆桌特邀以下嘉宾用全球视野看待新一轮的中国金融市场改革。

 

强化市场规则确保金融安全

 

《支点》:目前各国经济都开始慢慢回到金融危机之后比较好的水平,各国金融机构也正在积极采取各种行动,比如欧洲和美国的监管变化就非常大,这是否意味着现在进行金融改革就是安全的?

Daniel L.Doctoroff:在美国是这样的,巴塞尔III加强了流动性规则,如果你和投行人士沟通,他们会告诉你,现在资本和流动性的限制,使得他们的盈利能力下降了,也使他们的投资回报下降了。

欧洲的改革速度则慢一些,但欧洲的银行体系因为获得了更多的信息而比以前安全,监管政策的方向也更加确定。

总的来说,发达经济体的金融整体状况在改善,改革也相对安全。

Gary PARR:对于任何一个金融机构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增加资本,这也是确保金融改革安全的一个重要方面,但资产负债表里的资产往往没有得到有效监管。

比如,衍生产品只有不到50%的监管政策被执行了,更有一些资产类别并没有得到监管,只有40%的法律变成了监管措施,真正把法案执行好、把资产和资本管理好,还需要很长时间。

胡祖六:欧美的金融危机确实有很多值得中国吸取的经验和教训。证券化、衍生品、道德风险、评级、会计审计规则、资本金要求等等方面的问题都可能引发金融危机,也可能会影响金融改革的成果,这就是宏观经济特点的危机。我认为要确保金融改革的安全,还是应该加强市场规则。

 

透明度是最好的消毒剂

 

《支点》:有报道称中国金融改革对影子银行的关注和顾虑太多了,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Gary PARR:在很多国家,影子银行的定义就是融资在表外进行,到出现问题的时候,就会缺乏流动性,进而衍生为系统性风险。我不知道中国影子银行的问题是否夸大了,但影子银行对中国的影响确实非常大。虽然不知道有多少资本是用于抵补这部分风险的,但这些风险并不一定会构成问题,所以不能简单把其他国家的经验照搬到中国。

胡祖六:中国的金融创新是不够的,大多数中小企业面临着很多的贷款障碍,很多消费者也无法获得贷款,我认为影子银行应该在经营中发挥合理作用,消费者、金融机构如果没有影子银行会更糟糕。

中国的银行表内资产是100万亿,影子银行只是系统当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没有相互关联性,单个金融机构可能会违约、破产,但是风险是很难从一个资产类别转移到另一个资产类别的。影子银行对中国最大的风险就是消费者保护的问题,错误销售、信息披露不当。

《支点》:作为金融市场的核心之一,中国银行业一直被外界所诟病,在新一轮的金融改革中,可以为重塑中国银行业信心做哪些尝试?

Gary PARR:有三个问题值得思考。有些资产类型如信托基金有没有可能让它运行?如果出现了挤兑,以什么样的方式继续管理银行?到底如何实现透明度?

金融危机之后的2009年3月,美国对银行体系进行了压力测试,900亿美元提供给银行体系,人们信任这个数字,继而市场也恢复了对银行的信心。所以如果有一个针对中国银行的可信的压力测试,可以增加信心,使市场吸引更多资本。

胡祖六: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调整了会计准则,严格地进行贷款分类,并且对贷款质量进行严格的质量监控。

但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之间密切联系或许会产生的问题,仍然是对中国金融体系的最大挑战。如果你觉得中国的银行体系会崩溃,这可能过于悲观了,但更多的开放透明、对地方债务进行更全面的审计,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Daniel L.Doctoroff: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纵观历史,你会发现在市场上的透明度越高、能够提供越多的信息,这个市场的问题就会越少。透明度是一个公共物品,如果大家能够获得高质量、可靠的信息,就会更加有信心。中国银行业的改革也可以进行这样的尝试。

 

沪港通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

 

《支点》:中国金融改革的目的和出发点是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什么?

Gary PARR:良好的市场必须要有良好的监管,这是相得益彰的。我认为良好的监管应该涵盖透明度的问题、完善的惩戒机制、杠杆以及非常可行的银行监管条例。比如在中国推行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的时候,应该能充分地建立起一个透明的、有效的市场监管制度。

胡祖六:当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备受诟病,主要是因为现有金融体系效率较低,不能充分扮演好资本与实业间的媒介角色。央行在盘活存量资本的同时,不应限制增量,而应该更多的引入民间资本服务实体经济。在银行不良贷款率仍不透明的现实情况下,应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只有引入竞争才能提高金融体系的服务效率。

《支点》:如何看待沪港股票互通互联?它对中国金融市场改革意味着什么?

胡祖六:沪、港两地股票市场旗鼓相当,规模差不多,但香港和国际更接轨,不仅有新股和二手市场交易,也有各种期权工具。上交所应该向香港看齐,也要进一步通过资本市场来推进经济的重组和升级,相信这是未来交易所的发展方向。从中国公司发展的角度来看,香港股市是一个很好的上市的地方,不仅有利于中国公司提高标准,也有助于其更好地走向世界。

Gary PARR:这意味着内地和香港之间的资本流动将会更加自由、更加顺畅,到底有多少,则还要随着时间推移再看。但这至少是一个趋势和方向,中国金融改革正在走向更加开放。(支点杂志2014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