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回归市场:深化改革的“棋眼”

作者:《支点》记者 罗乐 林楠点击次数:39   发布日期:2014-04-11

核心提示:激发市场活力,政府要简政放权,企业要更加敏锐,城镇化蓝图更要遵循市场规律,为经济发展创造更大的舞台。

 

市场,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词,频频出现在改革蓝图中。从亚当·斯密的“限制政府对个人经济活动的干预”,到科斯的“外部性效用问题无需政府干预,可以通过明确相关产权利用市场来解决”,市场无形之手的效用,已经被充分认识和肯定。

对于当下的中国而言,改革的关键在于如何发挥市场的效用。从政府到企业,从宏观经济发展路线图到微观立法如何实施,回归市场是大势所趋。本期,我们邀请到以下3位嘉宾,在他们眼中,中国的市场,在悄然发生着怎样的改变?我们又该如何去应对?

 

政府要转向市场服务

 

《支点》:中国的改革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从坚持了30多年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现在全面深化改革。对于中国的发展而言,我们应该怎样认知改革?

严介和:一直以来,改革都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中国百余年来,经历了两次重大的改革,1846年的被动改革和1978年的主动改革。1978年的主动改革,让中国经济有了巨大飞跃,改革所带来的发展成就是不争的事实。

这30多年的主动改革,我们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继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必然涉及到经济体制的改革。但是,如果没有配套、全面的深化改革,那么经济体制改革也没有办法推进。

《支点》:以史为镜,改革带来的社会发展的巨大能量不可估量。那么,政府如何对接市场?

严介和:政府与市场的对接,一方面是创造市场,一方面是激活市场。

一直以来,珠三角地区都走在经济发展的前沿。但是,在广东经济总量如此之大,粤东、粤西依然有很穷的地方,为什么?因为那里没有市场,资金不愿意往这些地方走——资金始终是流向市场的。怎样让这些地方发展起来?这就需要政府为他们服务,为他们配置资源,让市场活跃起来,吸引资金的进驻。

 

企业家转型投资家

 

《支点》:胡润先生,您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观察者。当大家关注改革的时候,作为一位研究者,您关注什么?

胡润 :在我看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出现了一个特别明显的趋势,那就是很多企业家现在都变成了投资家。比如说,在百富榜上,历年来房地产行业的财富来源都是排名第一,房地产行业再加上制造业就占到了百富榜财富来源的50%左右。

但是,最近我发现,金融投资的发展势头特别明显,大概在百富榜的行业排名达到了第三位,创造了10%的财富来源。

《支点》:您说很多企业家变成了投资家,怎么解释?

胡润:我注意到金融投资行业的富豪,有许多之前是从事其他行业,然后转型到金融行业的。比如说刘永好之前做饲料行业,然后转型开始做民生银行以及其他的金融投资工作。

另一个十分惹眼的就是王健林,最近一年,我们看到了他在金融投资方面的很多动作,这让我感觉非常意外。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进入美国电影行业,去英国收购游艇公司,前段时间还斥巨资买下一件毕加索的作品。他收购了美国的AMC(美国第二大电影院),并让它成功在纽交所上市,而且现在股价还不错。这个案例在国际上影响很大,大家普遍的评价就是,中国的这些投资者也是很有眼光的。

《支点》:以您的观察,这个现象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胡润:我关注到这个现象有两三年了,从投资领域来看,这些企业家投资最多的是IT行业和金融行业。另外,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EMBA、总裁班的学费涨幅惊人。

我感觉,中国的企业家,正在经历一个转型的过程,即从“暴发户”转为“新贵”。在我看来,新贵指的是一种富有社会责任感,且有长期发展目标的群体,比如王健林就是中国目前的新贵代表。

 

城镇化重在“镇”

 

《支点》: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城镇化建设能够带来哪些“先机”?

严介和:城镇化能够带来市场。离开市场化,城镇化就无从谈起。城镇化不在“城”、重在“镇”,就是县域经济。

现在,我们的“城”已经很好了,对于“镇”,现在需要的是给他们松绑、放权。在只有几十户农户的偏远山区,政府修路、通水、通电不如把他们统统搬出来,送到城区或重点市镇、乡镇,建安置房和廉租房给他们住。让这些农民变成市民,农民的宅基地、自留地有效流转,把通往这些乡村的道路退耕还林,用这些指标来换取城市用地指标。这才是城镇化的发展空间。

《支点》:要让农民变成市民,不是盖几所房子就能解决的问题。

严介和:中国的城镇化当然不是盖房子就能达到的,相反,我们现在这种“盖房子”的方式再不改变,就要把中国经济套牢。

看一看世界经济的发展史,房地产泡沫带来的经济倒退案例太普遍了。与我们隔海毗邻的日本,随着1964年开始的城市化,房地产行业迅速增长,随后在90年代遭遇严重泡沫,迎来了失落的二十年。现在,日本东京的房价是上世纪90年代的65%。

 

引入保有环节税收

 

《支点》:在房地产调控方面,国家也做了很多努力。今年初,国土部宣布将组建“不动产登记局,扎实开展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房产税究竟要怎么征收才合理,才能够推动市场的健康发展?

哈继铭 :广税基,低税率,少减免。不要有符合某个条件就怎么减免的政策,这样会扰乱市场,不仅会把税收搞得很复杂扭曲,甚至在监管、税收征收方面,成本也会大幅度增加。

一般来说,在有不动产税的这些国家,财政收入和税基的比例差不多在1%左右,美国则是不同的州有不同的税。

《支点》:对于目前我国房地产税制“轻保有重流转”的不均衡布局,您怎么看?

哈继铭:在城市里面,如果一年没有什么房地产交易,那么交易税收收入基本等于零,但是地方政府还是要提供相关的公共服务和社区服务,包括学校、清扫垃圾和其他的基础设施服务。所以,必须要有另外一种税收来源,而这种税收在中国一直都没有或者不成熟,那就是保有环节税收,或者说不动产税。

以往,地方政府都靠卖地来换取财政收益,从而地价越卖越高,房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形成了恶性循环。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很有必要引入保有环节税收,来维持政府提供必要的服务。(支点杂志2014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