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对2030年实现碳达峰充满信心

作者:王敏(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助理院长)点击次数:995   发布日期:2021-12-01

核心提示:利用市场和价格机制来解决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过快增长问题。

 

从理论上讲,经济总量、产业结构、技术水平和能源结构这四个因素,决定了二氧化碳的排放总量。其中前三个因素是影响能源总需求的主要变量,其关系分别为:经济总量越高,碳排放总量越高;产业结构中工业GDP占比越高,碳排放总量越高;技术水平决定了单位产出能耗。最后一个因素,即能源结构决定了满足能源总量需求时的高碳(黑色)能源与低碳(绿色)能源的比例。

在过去10年间,除了居民需求、要素价格、生产比较优势等因素变化对产业结构变化的影响,去产能、环境管制等政府强制性行政干预也起了较大作用。10年间工业GDP比重下降9个百分点这一数据,警示我们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过早去工业化的倾向。

我国的钢铁和水泥产量十分惊人,占全球总量的57%左右,且主要是满足我们国内的需求。其中,钢铁产量的64.7%用在了建筑业,水泥产量则全部用在了建筑业。因此,我国大量的碳排放是源自建筑需求。

建筑需求,显然是超高速城市化所致。我国人口体量巨大,自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率达到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因此,我们过去经历的碳排放高速增长,与工业化、超高速城市化发展等关系密切。

预测到2030年后,城市化率增速将面临拐点并下降。这将导致我国届时对钢铁和水泥的整体需求显著下降。鉴于此,我们对2030年实现“碳达峰”应该充满信心。

我国基于煤炭投入的生产技术,已居国际先进水平。要继续扩大能耗下降的空间,只有通过能源投入品的清洁替代。能源替代本质上是能源结构转型问题,但需要注意的是,受制于替代能源的成本和供给约束,煤炭燃料的清洁替代空间是有上限的。作为储量丰富、供给可靠、低成本的能源投入品,煤炭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被完全替代。

不同能源之间存在可替代性和竞争性。给定能源总需求,不同能源的相对价格决定一国能源结构,而能源价格则由一个国家的资源禀赋和国际供需决定。我国的资源现状是“缺油少气”、煤炭储量极为丰富,因此煤炭一家独大的能源结构,也是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发展的结果。

实现“双碳”目标主要要减少对煤炭的使用。从美国和欧盟国家经验来看,能源结构转型在短期内还需依赖天然气和核电发展。目前,我国的核电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关于核电技术一直存在大量非市场或者非安全因素的讨论,发展缓慢。

目前,煤电、天然气、核电、水电的成本相对固定,尤其是核电的成本随着安全要求的提升而难以下降。但新能源具有非常强的规模经济优势,即新能源装机规模越大,成本越低。

事实上,随着城市化率增速的发展变化,欧盟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能源总消费,都经历了从快速增长到缓慢增长、最后负增长的发展趋势。

我认为,今后不会、不宜也没有必要将通过行政干预方式控制能源总需求作为实现“双碳”目标的手段。事实上,在充分尊重经济发展和碳排放发展规律的前提下,利用市场和价格机制来解决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过快增长的问题,是实现“双碳”目标的更优策略。(支点杂志2021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