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居民消费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作者:李迅雷(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点击次数:760   发布日期:2021-11-01

核心提示:提高消费率,需要提高教育、医疗等公共福利,让老百姓敢消费。

 

 

三季度的消费数据比预期好,但9月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只增长2.5%,主要受汽车销售拖累。其中,1-9月份的餐饮收入同比增长近30%,说明在疫情好转的过程中,服务消费增长迅猛。预期随着疫情缓解,明年的服务消费还将大幅扩大规模。

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应该属于慢变量,即增减幅度相对较小,受政策影响不大,消费的增长主要依赖居民收入增长,尤其是占人口比重80%的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例如,美国在疫情中采取了对居民部门进行大规模补贴的举措,使得居民收入异常增长,不仅拉动了消费,而且还助推了房价上涨。但其副作用是部分获得大量补助的失业人员不愿再就业,导致供给链受阻,物价上涨。

我国由于疫情控制较好,内循环畅通,出口订单大幅增加,去年和今年的出口增幅都超预期。我的理解,出口是境内生产的产品供境外消费,由此部分弥补了国内消费低增长导致的供需缺口。通过计算出口与消费的比例,发现过去两年中,出口占消费的比重明显上升。

2019年,出口占消费的比例为42%,如今则上升到了48%,说明我国厂商对出口的依赖度进一步上升。虽然从2007年至今,我国出口的依赖度总体是下降的,甚至前些年还出现了产业外迁的现象,如今,出口依赖度再次回升,应该引起重视。故,提高国内消费比重是实现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的重要一步。

从中国与其他各国比较看,我国的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总额/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显著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尽管从2008-2019年呈现逐年上行趋势,但2019年也只有39%,相比美国的68%和印度的60%,差距甚大。

消费率低意味着储蓄率高,这与我国多年来房地产作为居民家庭的主要配置资产有关,即居民的房贷支出甚大。央行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显示,有负债的居民家庭中,76.8%的家庭有住房贷款,户均家庭住房贷款余额为38.9万元,占家庭总负债的比重为75.9%。

随着今后人口老龄化,购房意愿下降,或者投机、投资性购房比例下降,居民债务中,房贷比例下降、消费贷(扣除房贷)比例上升,则有利于促进消费。当然,要提高消费率,除了降低房贷等储蓄率外,还得提高公共福利,让老百姓敢消费。

当前正在促进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两个标志是收入差距缩小和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两方面都有利于提高消费在GDP中的占比。因为缩小收入差距,就是要让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速更快,而公共服务均等化则要改善居民在教育、医疗及养老等方面的福利,缩小公共服务地域差距。

在此背景下,提一个政策建议,就是增加国债发行规模,以支持民生投入。目前我国国债余额占GDP的比重只有20%左右,而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则达到127%,显然我国中央政府的杠杆率很低,应该可以通过扩大发债规模来支持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投入,甚至通过发消费券等方式,直接补贴中低收入群体。(支点杂志2021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