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生产率

作者:拉古拉迈·拉詹(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点击次数:1133   发布日期:2021-01-11

核心提示:疫情带来的一线希望是,我们学会了如何利用技术来更巧妙地完成工作。

 

 

当前,政府已经学会了一方面保持企业正常运营,一面让人们减少流动。但是,确实经济活动还是受到了一些干扰,美国明年一季度可能会是增长很低甚至是负增长的一个季度。

在美国会看到更多的私人部门陷入困境吗?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美国企业的破产申请已经是2019年的两倍,但是美国小企业的破产申请却有所下降。这是因为这些企业获得了一些基本保护,比如暂停付款。房东不可以因为房客暂停支付房租而驱逐房客,但是,可能在年底,付款开始恢复,监管宽容消失,小公司不得不寻找出路。此时你可能会看到破产申请增加。

更宽泛的问题是,由于政府对企业和家庭都给予了巨大支持,目前很难知道企业和家庭真正的受伤程度。很可能公司的杠杆水平以及受伤程度都很高,并将在中期表现出来。随着经济复苏,这可能是伤痕出现的最好时机,因为随着经济复苏,可能会比较容易处理伤痕,但同时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实体经济的伤痕是否会蔓延到金融部门,因为对于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而言,金融部门的崩溃加上疫情给实体经济带来的问题将真正是雪上加霜。

我们如何才能获得可持续的增长?

众所周知,经济增长在过去20年里是通过大量的货币和财政刺激实现的。我们如何才能恢复可持续增长?有一些问题我们无法真正遏制。一个就是老龄化。西方经济体正在经历老龄化,美国的老龄化程度低于其他国家,但这一点很难改变。

不平等正在加剧,事实上,这场疫情加剧了不平等。穷人的消费倾向要高得多,而他们的收入跟不上消费,而且富人的收入增长更快时,整体消费倾向就会下降,因此,更高的不平等意味着更少的可持续需求。这时更多需求就需要通过给入不敷出的人提供放贷来支撑,这就造成了自身的脆弱性。因此,为了获得可持续的增长,美国真的必须把重点放在提升落后人群的能力上。

另一个增长来源是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当然,摆脱疫情的中国正在经历强劲增长,但是,许多其他新兴市场,像拉美、南亚,如印度一样,增长速度会大大放缓,疫情之后增长也会更慢,因为这些国家也是伤痕累累、负债重重。全球化、去全球化也给这些国家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最后,增长的一个源泉是生产率。更大的困境和更多的监管可能会降低企业的生产率,但是疫情也带来了一系列重要的反向作用。为了应对疫情,许多公司重新配置了工作流程,努力提高效率和生产率。例如,在疫情中,餐厅会增加外卖业务,为此,就不需要那么多服务员。这可能是餐厅服务更加高效的方式。同样,越来越多的人会使用网购,会在家工作。如今,人们完全在家工作。

疫情带来的一线希望是,我们学会了如何利用技术来更巧妙地完成工作,提高生产率。总而言之,权衡疫情对工作产生的利弊将变得更加困难,除非我们真正学会有效地利用技术改造业务流程,更大范围内改造教育,利用技术将业务推广到经济活动很少的地区,从而减少不平等现象。有效利用技术可以有多种方法,必须把重点放在做好这件事上。

如果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也许复苏可以更强劲。(支点杂志2021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