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国家的发展根本在教育

作者:任正非(华为公司创始人)点击次数:879   发布日期:2020-12-14

核心提示:我们的年青人如此活跃,我们的国家一定充满希望。

 

我国的经济总量很大,这么大的一棵树,根不强是不行的,不扎到根,树是不稳的。我国的基础工业还是不强,小小一滴胶就制约一个国家的故事,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是分子工程,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缺一种就会卡国家的脖子。

过河需要船和桥。过河的船夫就是人才,人才来自教育,因此,国家的发展根本在教育。我们振兴中华,不是靠口号,而是要靠“船”和“桥”。

我国每年有七八百万大学生毕业,加上中专生大约有一千万人。聪明人很多,如果允许差别化教育,就是姹紫嫣红。世界有一个乔布斯就改变了移动互联网,若追求同质化就缺少活力,就不易产生天才。

同时,也要重视农村教育,现在有些种田能手、养猪状元,如果他们过去有机会接受系统教育,也许就能成为精英、天才。早期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大多来自农村,我们今天的农村孩子中,谁知道有没有明天的爱因斯坦呢?

在科学、技术、工程领域,不同人才应选择不同的方向,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才智。多学科交叉突破会更有可能,横向融合创新才能形成颠覆性的效果。科学、技术、工程垂直打通才会形成能力,真正落实创新驱动发展的理念,因此合作交流越来越重要。当然,大学还是应偏科学理论,偏重发现;企业偏重技术、工程,偏重发明。结合起来,力量才会更强大。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国家,特别是在吸引全球优秀人才上有独到优势。我们今天的科研状况很像二战前的美国,那时尽管美国产业已经领先全球,但在科研上不重视基础研究、基础教育,大量依赖欧洲的基础研究成果。二战即将结束时,罗斯福总统的科技顾问提出,要重视不以应用为目的的基础研究,面向长远,逐步摆脱对欧洲基础科学研究的依赖。从此,美国基础科学研究远远领跑全球,形成若干重大突破。

1997年,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唐纳德·斯托克斯在《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巴斯德象限》中,强调美国不仅需要纯技术研究,也要重视纯应用开发,更强调应用驱动的基础科学研究。理论上遥遥领先,又与应用结合,这样既拓展了科学认知,又能创造价值。美国的科技发展史就是一面镜子,我们应以此来反思我国的科技发展战略在系统性、科学性上的问题,学人之长,长自己之力。

美国是因为开放才有今天的强大,现在美国主张中美科技脱钩,但封闭会重返落后。科学是对客观规律的认识,真理只有一个,不存在东方科学、西方科学。我们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坚持向一切先进学习,封闭是不会成功的。

科学的道路是漫长而孤寂的,多少代人孜孜不倦的努力,才发现一点点真理。只有戏剧作家笔下,才会出现科学家既会弹钢琴又会魔术般地出成果这样的情景。科学家,就要耐得住寂寞。

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我们的年青人如此活跃,我们的国家一定充满希望。年轻人快快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今天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支点杂志2020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