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外部

作者:林毅夫(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点击次数:543   发布日期:2019-11-04

核心提示:中国有可能利用“后来者优势”,实现长时间的高速增长。

 

 

中国经济目前下行压力较大,国外很多人认为是中国的体制机制造成的。这一点是有争论的。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一方面要认清中国的增长潜力到底有多大,究竟是否如某些国外学者所言,每个国家发展的潜力就是3%-3.5%之间;另一方面就要回答为什么从201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了过去不曾有过的样子。

要回答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有多大,必须看中国跟发达国家的技术产业平均差距所代表的“后来者优势”还有多大。一个最好的衡量指标就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差距。

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0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美国的21%,这相当于日本在1951年同美国的差距水平,新加坡在1967年同美国的差距水平,韩国1977年与美国的差距水平。这些东亚经济体利用与美国这些技术产业差距,实现了20年8%-9%的增长。

这些国家利用“后来者优势”实现了长时间的高速增长,代表中国也有这样的可能。既然200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美国的21%,同样利用这个“后来者优势”,中国从2008年开始就应该有20年8%的增长潜力。为什么说是潜力?这是从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供给侧角度来看的发展可能。

但是,为什么中国从2010年以后经济出现下滑呢?国内国外对此有争论。有一种看法是各种弊端造成的,比如国有企业效率低。另一种看法是中国储蓄率太高,消费不足。第三种看法认为中国人口老龄化致使劳动力越来越少,造成经济增速下滑。

这些问题的确存在,但都不是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我认为,共同的外部性原因和共同的周期性原因造成这一现状。外部性原因是发达国家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至今,经济还未完全复苏。到目前为止,发达国家占世界经济比重超过50%,这50%没有复苏,消费增长缓慢,需求增长迟缓,其结果就是整个国际贸易增长慢。

出口减少、投资增长放缓影响的不只是中国,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受此影响,而且像韩国、新加坡等出口较多的发达经济体,同样在这段时间里出现经济增速下滑,而且下滑的幅度都比中国大。所以说主要原因是外部性、周期性的。

至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我认为,到2030年增长潜力应该有8%。这个潜力能够发挥多少来自供给侧,能实现多少则要看需求侧。需求侧由出口、投资、消费共同决定。

从外部需求来看,我个人不太乐观,因为发达国家很可能会陷入长期的经济增长疲软期。这些发达国家爆发金融危机后都是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没有进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难以恢复到3%-3.5%的常规增长,消费会受到抑制,导致进口减少,压低国际贸易和中国的出口增长。(支点杂志2019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