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防止过早过快“去工业化”

作者:蔡昉(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点击次数:524   发布日期:2019-09-04

核心提示:要给制造业升级、服务业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提升留出足够时间。

 

 

从各国经验看,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并不是遵循直线轨迹推进,而是按照倒U形曲线变化。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通常会先经历逐渐上升的过程,达到峰值后便转而缓慢下降。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下降,既可能是在较高工业化阶段产业结构自然演进的结果,也可能是在条件尚未成熟时过早“去工业化”的结果。

有的国家,制造业比重下降可谓水到渠成。在由升到降的转折点上,这些国家的人均GDP已达高收入国家标准,农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降到很低水平;农业比重下降之后,其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加快提升,整个经济的劳动生产率持续提高,保持发达的制造业大国地位。

但有的国家,制造业比重下降具有不成熟的性质。在下降的时点上,人均GDP仍然处于中等偏上收入阶段水平,农业比重偏高;在农业比重下降之后,制造业转型升级并不成功,国际竞争力下降,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不足以支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以人均GDP标准判断,这类国家迄今大多没有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拉美一些国家是这方面的典型。

由此可以归纳出三点规律性认识:第一,工业化推进到一定阶段后,高速工业化必然要转向以技术创新和结构升级为内涵的工业化新阶段,此时制造业比重下降具有必然性。第二,当农业比重降至较低水平、不存在农业富余劳动力转移压力,且第三产业处于较高发展水平时,制造业比重下降不会导致劳动生产率的降低。第三,制造业比重下降,绝不意味着该产业的重要性降低,相反,新的工业化阶段是制造业攀升价值链阶梯的关键时期。

对于我国而言,新中国成立后,实施的是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实施这一战略有其特定历史背景,当时西方国家的封锁形成诸多发展瓶颈,必须靠优先发展重工业来打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按照生产力发展要求调整所有制结构,按照比较优势原则调整产业结构,工业化快速推进,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从优先发展重工业到发挥比较优势,是我国工业化历程中最重要的实践,也是一个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积累了在一个后发国家推进工业化的宝贵经验。但值得警醒的是,比照国际经验,我国应当防止过早“去工业化”。

党的十九大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我们要贯彻落实这些重大部署,防止制造业比重过早过快下降,给制造业升级、服务业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留出足够时间。(支点杂志2019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