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欧洲黑天鹅风险并未消失

作者:程实(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点击次数:98   发布日期:2017-06-07

核心提示:现实的经济利益取代“大欧洲”理想主义,成为维系欧洲一体化的关键纽带。 

 

程实

 

安而不忘危,治而不忘乱。随着马克龙胜选,法国大选尘埃落定,但欧洲前景依旧不容乐观。我们的研究表明,欧洲一体化的经济利益分配不均,经济成本二元分化,导致欧盟各国的民粹基础存在明显差异。因此,2017-2018年,民粹政党仍有可能在意大利、匈牙利、塞浦路斯等国家的选举中形成局部突破,引发地缘政治格局的动荡。对于欧洲来说,黑天鹅只是暂时远离,并未全部消失。

区域经贸合作的实际利益,始终是欧洲一体化的物质基础,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后,欧洲社会的物质主义价值观再度兴起。现实的经济利益取代“大欧洲”理想主义,成为维系欧洲一体化的关键纽带。然而,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欧盟各成员国的获益并不均衡,导致了退欧倾向的差异化分布。

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不仅给欧盟成员国带来经济收益,同时也产生了繁重的经济成本。这一成本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维系欧盟运行所需的财政成本,二是成员国向欧盟和欧央行让渡政策权利而产生的制度成本。在当前格局下,两种成本的分配截然不同。欧洲传统强国主要承担财政成本,并借此获得了欧盟经济政策的主导权。而非主导成员国虽然在欧盟财政支出中获得援助,但是因此付出的制度成本却依然沉重。

随着欧洲经济增长放缓,民众收入的降低和伴生的不安全感,为民粹浪潮提供了充沛动力。从相对变动看,2007-2016年,欧盟人均GDP下降最多的国家为希腊(38.1%)、塞浦路斯(26.5%)、英国(19.8%)、意大利(19.5%)和西班牙(18.7%)。从公平性看,2015年欧盟基尼系数最高的5国集中于中东欧,依次为立陶宛、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

当前的欧盟不仅“多速”,而且“多层”。除了正在退欧的英国外,各成员国在利益格局上分属不同层次。第一层是支柱国,包括德国和法国。这两个国家承担主要的欧盟财政支出,同时享有欧盟政策的主导权。第二层是主要受益国,包括欧盟的大部分成员国。其中,借助欧洲一体化,西欧和北欧国家有效降低劳动成本增速,维持了国际竞争力;中东欧国家则得以引入大量投资,并接受中端制造业的转移。第三层是次要受益国,包括意大利、希腊、塞浦路斯、匈牙利、葡萄牙、西班牙和克罗地亚。这些国家在欧洲一体化中的收益并未显著高于成本,同时受到民粹势力的冲击,有较强的退欧倾向。

展望未来,2017-2018年,共有16个欧盟成员国将进行重要选举。我认为,以下事件将蕴藏黑天鹅风险。第一,匈牙利大选,民粹主义在匈牙利已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如果民粹政党再度执政,那么匈牙利将大概率采取更为激进的反欧洲一体化措施。第二,意大利大选,民粹政党可能强势崛起,并开启退欧进程。第三,塞浦路斯和希腊的退欧风险将大概率再度高涨,并可能通过塞浦路斯总统选举、希腊提前大选或两国各自的退欧公投加以体现。因此,2017-2018年,欧洲地缘政治格局并不平静,欧洲一体化的真实倒退仍有继续深化的可能,潜藏于多国大选中的黑天鹅风险值得投资者长期警惕。(支点杂志2017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