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邹薇:以“包容性增长”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作者:邹薇点击次数:60   发布日期:2012-06-16

邹薇(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导)

必须以制度性的方式确保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劳动报酬提高与劳动生产率同步”,真正藏富于民。

 中国目前的收入分配格局基本上仍是“金字塔型”,即处在“塔顶”的高收入人群很少,而绝大多数劳动者处在中低收入的“塔底”。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已形成相对稳定的“橄榄型”收入分配结构,即大多数智力和体力劳动者处在收入水平的中间段,构成了经济与社会发展稳固的中间力量,即所谓的“中产阶层”。 “金字塔型”格局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持续偏低的居民消费率不足以构成推动长期经济增长的稳健因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居民消费持续低于同期经济增长速度,致使居民消费率(即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呈不断下降的趋势。1978年居民消费率为48.79%,到2009年降至35.11%,大约只有美国的一半(美国2009年为70.1%),甚至低于印度的水平(印度2009年为54.7%)。

消费增长低于GDP增长,消费率持续下降,居民消费慢于政府消费,这种趋势不利于扩大内需,导致经济增长过分依赖投资和出口。在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上升、出口受到挤压的情形下,投资几乎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唯一因素,民众不能充分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这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分享型的增长。

在中国经济增长的现阶段应该倡导“包容性增长”(inclusive growth),实现收入分配格局向“橄榄型”转变,有效和有序地跨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倡导“包容性增长”,亦即“分享型增长”,要求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的速度,让劳动者公平地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2000年以来的10年,我国居民收入增幅低于经济增长率,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更慢。以武汉市为例,“十一五”期间,武汉市GDP增长了2.4倍,财政收入增长了3.6倍,而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却只增长了1.91倍。2010年以来随着通货膨胀日益明显,城乡低收入群体已经感受到日常消费品价格上涨带来的生活压力。

因此,必须以制度性的方式确保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劳动报酬提高与劳动生产率同步”,“两个同步”体现了“包容性增长”的内在要求。真正藏富于民、让老百姓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是迈过“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途径。

倡导“包容性增长”,意味着实施“亲贫式的增长”或者“符合穷人利益的增长”。这不仅要求各项财政和税收政策符合穷人的利益,而且要求在经济增长方式上进行转变:通过调整产业结构,为低收入的劳动者创造就业机会;通过提供各种经济的和社会的基础设施、提供无空间差异的基本公共品服务,来增加穷人的生产潜力;通过创造更好的政策和商业环境,鼓励和便利私营经济、中小企业的发展;通过更多地投入教育、健康医疗等社会服务,消除教育和健康的不平等,提高社会流动性,使穷人和低收入群体具有更强的抵御风险、创造收入、积累财富的能力。

倡导“包容性增长”,意味着“创新型的增长”,要以提升产业结构为突破口,吸纳和创造新的知识、新的技术,构造经济增长新的动力。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是以可持续的方式保持经济高速增长,这就需要构造新的增长动力。新经济增长理论表明,新的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于技术创新与扩散、知识创造、人力资本积累等方面。必须通过吸引海内外优秀人才、引进海内外先进技术、推动自主创新和创造自主技术品牌,不断提高制造业的技术含量,形成以先进制造业为支柱、以生产型服务业为支撑的现代工业体系。

倡导“包容性增长”意味着“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增长。许多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与生态恶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