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张五常:中国学术界需要一家之言

作者:张五常点击次数:43   发布日期:2012-06-16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创始人之一)

 全世界犹太人加起来只有 1500多万,但是他们在学术上的贡献却无人能比,十个经济学家里有六七个都是犹太人;物理化学等领域有一半都是犹太人。中国有13亿人口, 几乎是犹太人的 100 倍,在文化厚度上中国也是绝对超出以色列的,但在学术上我们却不及犹太人的百分之一。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以经济学为例,作为一门科学来说,它涉及到历史、文学、数学,涉及到科学方法,然而,30 多年来,在中国的经济学家中包括出国的,我没有看到一家之言。历史上,中国有诸子百家,老子、韩非子有自己的一家之言;在外国的经济学界,弗里德曼、诺斯有一家之言。

而在中国,在国内外期刊发表文章的人很多,方程式也很多,回归分析也不少,但是却没有一家之言,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人口那么多,经济发展得那么快,天生智力绝不落后于人,改革开放了那么多年,称得上是思想大师的我们到 哪里去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今的中国经济学界,很多人崇洋媚外,放弃本国的研究出国去学别人的。一百多年来,从中国跑到西方去求学的高人是有的,但有名的却寥寥可数。不是说西方的东西我们不能学,也不是说中国要有自己与西方不同的学术。西方可以教我们很多是没有疑问的,问题是,在引进西方学问的同时,我们要把这些学问搞出有中国文化的面目。有机会发展出自己的足以在地球上炫耀一下的学派,才可以中西合璧地把世界级的学问在神州大地发展起来。

中国学术界目前这种学术文章需要评审才能发表的做法,也是缺乏一家之言的原因。学术文章是要评审挑选才发表的,应该评审,有此必要。在传播发达的今天,我们也可以支持学术文章还需要继续评审。原则上,评审挑选可以节省专业人士及学生选择读物的时间,也可以作为协助聘用或升职的初步淘汰的一种方式。但历史经验说明,一个成功的学术发展制度,文章评审之外还有好几重网(来保障),使少发表甚至不发表文章的学术大师在顶级的学府站得住脚。

我不是反对学术文章评审,而是反对起自美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而今天变本加厉的那种制度。学问是扎扎实实做出来的,而不是靠所谓的评审评出来的。

40多年前,科斯做主编时对我说,有些文章写得一团糟,但文内提出一个可能是重要的观点,作为编辑总要设法挽救。今天的编辑不会再有这种麻烦。文章规格不合,或方程式不够,或没有回归统计,通常不会被考虑。有个青年经济学家跟我诉苦说,花了20 多个月才终 于在某学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你说这怎么可能会有一家之言呢。假如亚当·斯密的文章需要经过评审才能发表,那就不会有《国富论》了。所以,制度不改,永远没有机会写出一家之言的文章。

搞学术,不要放弃自己的文化,要有自己的基础,不要看外国人的脸色,不要看编辑们的脸色,要放开自己,发表自己的意见,要有一家之言。

英国一直是经济上的日不落帝国,以至于在今天很多国家还受到当年英国的影响。这是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学术传统,无论是生物研究、文学研究还是艺术研究都非常了不得。而美国的学术,本体上并没有自己的传统,如果不是靠犹太人和英国学术传统的支持,是不会有今天的强盛的。

无论经济发展状况如何优越,学术搞不上去,没有一家之言,国家是没有前途的。比如现在西方经济不好,很多大师级人物生活不是那么好,国内大学应该请他们来到中国,跟他们一起做研究,这样子可以搞出一家之言。

(本文系作者在华中科技大学首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纪念讲座演讲,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