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 张燕生:中部崛起面临“截然不同的外部环境”

    作者 张燕生更新于 2012-06-16

    张燕生(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 去年四月份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提到:2016年,中国的GDP将由2011年的11.2万亿美元上升至19万亿美元,而美国则由2011年的15.2万亿美元上升到18.8万亿美元,即在2016年,中国GDP将首次超过美国。当然这种预期变为现实的前提是有一定假定的:中国目前赶超的趋势不发生减缓、停顿甚至逆转。 我认为,中国的“201...[阅读更多]

    张燕生:中部崛起面临“截然不同的外部环境”
  • 张五常:中国学术界需要一家之言

    作者 张五常更新于 2012-06-16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创始人之一)  全世界犹太人加起来只有 1500多万,但是他们在学术上的贡献却无人能比,十个经济学家里有六七个都是犹太人;物理化学等领域有一半都是犹太人。中国有13亿人口, 几乎是犹太人的 100 倍,在文化厚度上中国也是绝对超出以色列的,但在学术上我们却不及犹太人的百分之一。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以经济学为例...[阅读更多]

    张五常:中国学术界需要一家之言
  • 张长春:公共品的投资决策需要公共选择机制

    作者 张长春更新于 2012-06-16

    张长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投资研究所所长)   不可能等着体制完善以后再安排公共投资。好的技术方案是以尽可能少的代价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 研究基础设施投资有两个问题难以回避:一是基础设施投资是否过度,二是财政4万亿投入是否适当。针对一些高速公路低使用率的现象,部分学者、管理部门认为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上过度投资、重复建设,这种观点缺乏可比、权威...[阅读更多]

    张长春:公共品的投资决策需要公共选择机制
  • 徐建国:现在需要担心潜在的内生性紧缩

    作者 徐建国更新于 2012-06-16

    徐建国(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2012似乎注定是令人不安的一年,但三个基本面因素,可使我们依然可以对中国2012年保持乐观。 首先,通货膨胀压力的显著下降。本轮通胀,从2010年二季度抬头,到2011年年底才算是被制住。从大的方面看,通胀背后有两个重要的基础力量。一是汇率低估引发的净出口,净出口增加了对国内供给的总需求。二是2009年以来的大规模刺激政策,货币供...[阅读更多]

    徐建国:现在需要担心潜在的内生性紧缩
  • 吴东华:是“用工荒”还是“战略荒”?

    作者 吴东华更新于 2012-06-16

    吴东华(商务部中国企业走出去研究中心顾问) 原先,由于中小企业被迫进行银行高利息贷款或民间高利贷去买高价的原材料,自然会造成中小企业产品利润薄,现在这一块信贷转变成利润率了,而原材料价格下降,又促成新利润,两次利润相加将产生近8%—10%的利润率,这样新企业将是原来中小企业利润率的3倍。 去年12月28日,在博鳌·中国企业国际合作年会上,有一位女性企业家问...[阅读更多]

    吴东华:是“用工荒”还是“战略荒”?
  • 赵晓: 高税负和高房价:释放内需必须挣脱的两大绳索

    作者 赵晓更新于 2012-06-16

    赵晓(北京科技大学教授) 如果把中国经济比作是一家企业,巨额的外汇储备相当于应收账款;发行的每一叠纸币都是负债,而老百姓就是债权人;而投资、出口和消费则是企业的三大核心业务。如何确保这家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稳健、现金流量表健康、利润表持续漂亮,成为亟须思考的问题。在过去30年特定的历史背景和自然资源禀赋支撑下,出口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劳动力和自然资源由充沛转...[阅读更多]

    赵晓: 高税负和高房价:释放内需必须挣脱的两大绳索
  • 梅新育:对症下药化解流通成本过高难题

    作者 梅新育更新于 2012-06-16

    梅新育(商务部研究员) 社会上笼统所称的流通成本过高并不完全源于政府财政领域的税费,而是包括政府财政领域的税费和流通企业收益两个部分,对于供货商和最终消费者而言,后者同样占了相当大的不可忽视的部分。在实践中,相当一部分连锁销售企业凭借强势地位巧立名目向供货商坐收各类费用,转嫁风险,大大提高了商品流通成本。 某些税费较高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倘若为降低流通成本...[阅读更多]

    梅新育:对症下药化解流通成本过高难题
  • 罗军:欧美重回制造业不会削弱亚洲制造业

    作者 罗军更新于 2012-06-16

    罗军(亚洲制造业协会首席执行官) 当前,在欧美债务危机影响下,全球经济低迷、需求下降、增长乏力、创新严重不足,这些是亚洲制造业面临的最大危机。 从亚洲区域来看,传统的发达经济体正在加速萎缩,到2011年底,日本国家和地方的长期债务总额相当于GDP的84%,居主要发达国家之首。而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虽然经济强劲,但是在资源和环境的双重压力下,产业转型和升级的压力非常巨...[阅读更多]

    罗军:欧美重回制造业不会削弱亚洲制造业
  • 罗伯特•蒙代尔:建设“智慧城市”要先治“城市病”

    作者 罗伯特•蒙代尔更新于 2012-06-16

    罗伯特·蒙代尔(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元之父”) 未来的城市应该怎样发展?要继续向前,但并不是一味激进地冒进,而是要采用螺旋式的渐进式发展。 工业革命帮助我们提高了产能,在机器的帮助下,城市的产业和工业发展非常迅速,更多的劳动力涌向了城市的中心。随着工人和农民转向城市,城市化速度不断增加。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阅读更多]

    罗伯特•蒙代尔:建设“智慧城市”要先治“城市病”
  • 卢锋:应对就业转型挑战应“速度与结构”并重

    作者 卢锋更新于 2012-06-16

    卢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用工荒”、“招工难”之类现象,其真实经济学含义始终是“市场机制为农民工涨工资”,长期效果是倒逼结构调整。 作为人口最多国家,我国有最大量新增劳动力需要就业;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我国有最大量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作为曾经计划经济国家,旧体制隐性失业显性化需要创造大量新岗位加以...[阅读更多]

    卢锋:应对就业转型挑战应“速度与结构”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