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王玉玲:疫后重振,如何做好融资纾困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3326   发布日期:2020-05-19

2019年5月30日,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行长王玉玲(左二)在麻城市走访湖北大帆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取得明显成效

 

支点财经:疫情影响下,持续推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显得格外重要。这一过程中需要重视哪些问题?

王玉玲:首先,要明确“实体经济”的定义。实体经济是直接或间接创造社会财富的市场主体,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要把视野放得更宽,既包括农业、工业、交通通信业、商业服务业、建筑业等生产和服务部门,也包括教育、知识、信息等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服务部门。

其次,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要同步考虑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要坚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的原则,金融资源应向具有绿色环保特点的制造业、涉农、基建等领域倾斜,逐步退出高耗能、高污染项目。

支点财经:湖北相关金融部门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湖北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有哪些具体举措?

王玉玲:一是加大对制造业的支持力度。2019年,全省制造业贷款打破近年持续减少的不利局面,近五年来首次实现两位数增长,当年新增383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占比超过六成,主要集中在传统支柱行业和新动能领域。

二是加大重点项目支持力度。2019年,相关金融机构运用表内贷款、投资业务和表外业务支持湖北省重点项目超过3000个,涉及总投资超过3万亿元,融资余额过万亿元。

三是加大普惠小微金融服务力度。2019年,湖北普惠小微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19.4%,高于全部贷款6.4个百分点。金融部门积极创新线上产品服务,通过技术赋能、流程再造和智能风控等手段,持续提升小微金融服务的便捷度和获得感。

四是加大县域经济支持力度。截至2019年末,湖北县域贷款余额10437亿元,比年初增加1295亿元,同比多增141亿元,余额贷存比54.9%,连续8年稳步提高。

五是在融资总量扩张的同时,逐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2019年12月,全省金融机构新发放企业贷款利率5.15%,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利率5.58%,同比下降0.16个百分点。当月公司债、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的发行价格分别为4.4%、2.9%、4.4%,分别同比回落1.3个、1.2个、0.8个百分点。

2020年,自人民银行设立3000亿元疫情防控专项再贷款以来,截至2020年4月15日,湖北辖内12家银行合计发放贷款340亿元,经财政贴息后,企业实际负担利率为1.32%。

 

 

多措并举缓解“融资难融资贵”

 

支点财经:湖北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是否有“冷热不均”的情况,如是否存在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

王玉玲:民营和小微企业是经济社会健康稳定运行的重要载体。近年来,人民银行等多个部门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着力解决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取得了积极成效,但部分民营和小微企业关于融资难融资贵的反映一直存在。

针对上述现象,我们要厘清概念,正确区分三种情况。

一是正确区分正规金融融资难和非正规金融融资贵。民营、小微企业由于本身的弱质性特征,使其在传统银行等正规金融部门获贷的难度较大。融资贵,则更多来自一些非正规金融渠道。

二是正确区分正常风险溢价和不正当收费行为。部分金融机构在早先贷款过程中存在一些不规范收费行为,不过,随着近年一系列规范举措的出台,此类现象已基本得到遏制。

从银行风控角度考虑,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风险溢价水平高于大中型企业,这与不当收费存在本质差异,不应混为一谈。

三是正确区分小微企业金融体系融资难和经营资金紧张。企业融资包括内源性融资和外源性融资两种情况,如果小微企业由于市场需求变化引发上下游企业账款挤压、销售回款减少,造成内源性融资和商业信用融资不足,就容易引起企业经营资金紧张,引发融资难、融资贵的呼声高涨。

应该看到,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长期以来多种因素累积造成的,有着深刻的经济金融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机制性成因,是融资结构不匹配、金融机构风险管理需求与社会信用信息供给之间不匹配、新经济新业态的新特点与既有金融供给模式之间不匹配、大银行为主的金融结构和小微企业为主的企业结构不匹配等复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支点财经:如何解决上述问题?

王玉玲:解决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长期、渐进的过程。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对这一工作高度重视,并调动全省金融机构力量,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第一,推进“三个六”工作举措。包括票据业务、贷款审批、贷款管理、专营服务、服务创新、宣传培训等六个“绿色通道”;新增一批首次融资、巩固一批抵押担保融资、推广一批质押融资、拓宽一批直接融资、加快一批大数据融资、引导一批低利率融资等六个“一批融资”;打通公共综合服务、货币信贷政策传导、差异化监管考核、财税政策撬动、信用信息共享、金融机构内部考核等六个“最后一公里”。

第二,在落实县域农商行定向降准政策支持民营、小微企业发展方面,推动湖北省农信联社出台针对定向降准资金用于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的“七单工作”机制,更好服务县域地区民营、小微企业发展。

第三,联合财政、经信等八个部门开展民营、小微企业首次贷款专项行动,明确责任目标,建立“重点”及“后备”民营和小微企业名册库,优化服务对接,着力破解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开头难”。

第四,开展“湖北省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年”活动,从帮助企业培信、增信、用信入手,采取“培训+培植”“增信+分险”“对接+甄别”等举措,推动湖北省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的获得感和金融服务满意度明显提升。

第五,组织推动民营小微企业宣传专项活动,做到湖北金融机构、重点行业、重点企业、全部市州四个“全覆盖”。通过发挥政策合力,打好政策组合拳,较好实现了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量增、价减、面扩”的目标。

截至2019年末,全省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及普惠小微客户数分别比年初增长19.4%、21.5%,普惠小微贷款加权平均利率6.12%,同比下降0.22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