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没人生来就是创业者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481   发布日期:2018-08-01

核心提示:成功创业者身上最大的共性,是他们都找到了有需求的大市场。

 

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

 

赖晓凌的投资成绩颇为亮眼。

就职于晨兴创投和创新工场期间,赖晓凌主导投资了一批知名创业公司,包括小米、拉卡拉、美图、易到和车易拍等,他也和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成为了好朋友。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2010年他还在晨兴创投,小米进行A轮融资时,他给了小米1000万美元投资。今年7月9日,小米登录港交所,以每股17港元的发行价计算,估值543亿美元,跻身有史以来全球科技股前三大IPO。

赖晓凌和雷军的关系,在那张著名的“喝完小米粥后小米开张了”的照片里可见一斑。雷军自己曝光的这张照片里,穿绿色冲锋衣的赖晓凌紧挨着穿黑色皮衣的雷军站着。

今年,赖晓凌则以合伙人身份,加入到由雷军和许达来在2011年联合创立的顺为资本。有着丰富投资经验的他,看好哪些投资领域?对创新创业有什么建议?前不久,赖晓凌在武汉出席“2018GAIS全球天使投资投资峰会”时,接受了《支点》记者的采访。

 

消费升级是兵家必争之地

 

《支点》:有观点说做投资就是做风口,怎么看待“风往哪吹就往哪投”这种现象?

赖晓凌:我不大做风口,我认为还是要找到一个点深挖下去。梳理我十几年来投的项目可以发现,大部分都集中在消费领域。顺为资本7年来投的400多个项目,基本也是如此。

为什么是它?消费升级不是最近才热,而是热了好多年。一直以来人们都希望自己过得更加美好、轻松和快乐,这里便存在着消费升级带来的大量投资机会。未来,这些投资机会还将不断出现,这也会是兵家必争之地。

《支点》:放在今天来看,消费升级的具体投资机会表现在哪些方面?

赖晓凌:第一层是技术、效率和工业等基础设施升级带来的机会,包括移动支付、智能物流、智能制造以及机器人等。

第二层是人群变化带来的机会,比如90后成为社会中坚力量后,除了物质消费,他们更需要精神消费,也就有了二次元、IP等文化层面的发展。

第三层是互联网打破地域限制,给城乡融合带来机会,使得那些服务三四线城市甚至五六线城市的企业能够成长起来,这也是拼多多在三线城市超过京东的原因。

第四层是新零售、新渠道和新品牌带来的机会,比如在小米生态里,产品多是直达用户,中间通路非常短,能够更好地和用户互动。

 

不建议无经验者创业

 

《支点》:顺为资本投了小米生态链的很多企业,他们是否有额外通道?

赖晓凌:没有额外通道。小米生态链企业现在有110多家,我们并没有全部投资,而是投了一半以上。而且我们更多的是财务投资人,选择的标准和其他项目一样,都要看市场规模、成长空间和财务回报等指标。

《支点》:生态链内外均成长出了优秀企业,成功创业者身上是否有共性?

赖晓凌:最大的共性是他们都找到了有需求的大市场,这也是创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其次是这些创业者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因为没有人生来就是一个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要组建和管理团队,还要对产品不断进行打磨,更要对市场随时保持敏感性。一旦公司遇到危机,还要能找到正确路径进行化解。这些都需要不断学习。

《支点》: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创业,调查数据显示成功率只有2%,这种局面能否改变?

赖晓凌:我不大建议大学生或者刚刚毕业就去创业,因为他们还没有太多经验。比较好的做法是先去一家成熟的创业公司工作,比如去拿到了B轮或者C轮融资的企业,学习理念和经验后再去创业比较合适。

如果一定要在大学时创业,应该剖析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找到能够互补的合伙人一起创业。或者学习能力特别强,自己能不断改进也行。

 

一味补贴不是办法

 

《支点》:顺为资本将第二总部放在了武汉,接下来在武汉还有哪些布局?

赖晓凌:小米、金山软件和顺为资本的第二总部,都在光谷金融港的同一座楼里。顺为资本在武汉也投资了将近10家企业,未来会和武汉的创业者有更多互动。

《支点》:武汉创新创业氛围越来越浓,在打造创业之城路上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赖晓凌:近年来武汉的创新创业环境好了很多,政府很重视并给出了很多政策,但是支持创新创业的方法应该作一些调整。政府在支持企业的发展上给了很多补贴,我认为未来更多的是要以投资换补贴,因为补贴很可能带来不断循环的恶性竞争。

很多时候,国家给了某个行业很多补贴,但是大部分钱没有用到研发中。不仅如此,还会出现补贴多时大家都进场、碰到问题则纷纷撤出的情况。然而从技术成熟趋势来看,它不会总在谷底,如果在短暂谷底时期有人支持它走出去,技术便会逐步走向成熟。因此,政府应该将更多资金交给专业投资机构,从而更好地支持创新创业的发展。

《支点》:事实上,武汉已经有了很多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

赖晓凌:目前来看,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国资背景的投资机构现在还存在一些发展障碍,比如内部审核很复杂,对资金安全性考虑过严等。说到底还是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现在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流行,致力于产业转型和升级的长江产业基金就做得不错,可以参照做一些支持创新创业发展的政府引导基金。

总之,做投资非常难、风险也很高,交给专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按照市场化运作是最好的方法。(支点杂志2018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