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武汉逼近一线城市

作者:《支点》记者 吴玲点击次数:321   发布日期:2018-01-05

核心提示:经济、金融、人口、创新和房价等方面的量化指标显示,武汉有成为一线城市的潜质。 

 

姚余栋

 

“武汉T3航站楼长度堪比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姚余栋感慨到。

前不久,2017长江经济带金融发展论坛在武汉举办,姚余栋在论坛上提出:武汉应该在创新方面夯实“新一线”城市地位。

 

武汉有“新一线”气质 

 

《支点》:此前,您提出“中国至少需要8个一线城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

姚余栋:没错,这就是“梯型城镇化理论”。中国应放弃“三角型”(一个首位城市),而走“梯型”(多个首位城市)的城镇化道路。通过发展8个一线城市,使每个城市人口达到2000万,进而形成共有500个城市的系统,容纳10亿人口,让城镇化率达到70%。

2015年,北上广深4个一线城市的常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为5.2%,同年日本、韩国、英国、法国、美国人口规模排名前四的城市对应的占比分别为51.5%、37.0%、24.9%、22.6%和14.7%。可见,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一线城市人口占比明显偏低。重点打造一批新一线城市,不仅有利于优化国内城市人口分布结构,还能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新动能。

此外,增加一线城市数目,有利于二三四线城市的平衡发展。区域分布更均衡,是既保证一线房地产较充分供给又预防泡沫风险的治本之策。现有一线城市限购和限制人口规模或是不得已之举,但只有限购不够,还要扩充一线城市数量。

《支点》:据我所知,武汉最初不在您心目中一线城市的名单上。

姚余栋:确实,刚提出“8个一线城市”的时候,没有算上武汉。我们有“老一线”北上广深,G20峰会之后加上了杭州,再后来是成都,留了两个空位。今年,我和民生证券副总裁管清友做了更加细致的调研,对经济、金融、人口、创新和房价等方面的量化指标进行了重新梳理,发现武汉有成为一线城市的潜质。

这次来到武汉,很激动,没有想到武汉在如此快速地崛起。今天我从新的T3航站楼走了一趟,发现武汉确实已经不一样了。而且,武汉正在大力度地拥抱青年人才,大学生可以无条件入户……我感觉武汉应该算是“新一线”。

中国目前老龄化速度很快,预计到2035年以后就要进入超老龄化社会,那时候,80岁以上的人口占比5%左右。所以一定要抓住城镇化中后期的机遇,建设“新一线”,搞好创新,这个动能是很大的。

《支点》:提到创新,您认为武汉的机遇在哪里?

姚余栋:十九大报告已经设定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再次重申了各项措施。其中,我们看到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这与武汉光谷的气氛有契合之处。

 

股权众筹市场有望成为“新五板” 

 

《支点》:要在激烈的“硅谷”竞赛中发挥优势、自主创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为创新型企业扫清障碍。

姚余栋:是的,如今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超出以往任何时候,问题很多:渠道单一、抵押品不足、风险溢价上升、担保体系建设不足……党中央国务院已经在迅速采取措施,在2017年11月7日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做了重要批示,强调以金融支持激发小微企业活力,着力打通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的“最后一公里”。

双创正当时,但我们得承认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我个人理解为,我们正面临直接融资发展的大好机遇,目前中国的直接融资额按存量算大概只占15%,理想状态下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比例应达到1:1。而股权众筹应该是互联网融资的主要创新模式之一,是银行等间接融资、PE等直接融资之外的有效补充,借助互联网的长尾效应,覆盖范围广,低成本快速地对小微企业进行融资。它的本质是主板、中小板、创新板、新三板、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自然延伸,未来有希望成为我国的“新五板市场”。

《支点》:在股权众筹方面,我们有哪些“他山之石”可以借鉴?

姚余栋:美国股权众筹环境一度不理想,受到其它国家的嘲笑。2012年,奥巴马颁布了JOBS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 创业企业融资法案),允许部分企业直接向社会融资,放宽了股权融资的额度及信息披露的细则,普通百姓可以将部分资产投入股权,在私募、小额、众筹方面改革注册豁免机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为美国纳斯达克注入了活力。

最著名的案例要数AngeIList。这个企业成立于2010年,不到200人的规模,是全球第一家也是最大的股权众筹平台,目前在其平台上注册的企业达55万家,还有4万多名合格的投资者、6千多家创投机构、3千多家创业孵化器。该平台已经为1600多家初创企业成功融资,融资金额超6亿美元。这其中,最著名的企业就是Uber。

《支点》:中国的股权融资现状如何?我们该怎么做呢?

姚余栋:2017年,互联网众筹行业的走势基本没有太大变化,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数据在第四季度初表现疲弱,其中一方面原因是受行业大势影响,平台数量和项目都比较少,新增投资人数比较少。

我们怎么做呢?国务院通过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股权众筹投资中介机构可以在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前提下,对业务模式进行创新探索,发挥股权众筹融资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机组成部分的作用,更好地服务创新创业企业。

近两年,互联网金融出现了很多乱象,加强监管和整治很有必要。因而在发展股权众筹市场时,也应提前考虑风险管控,避免出现“先乱后治”。

我们有这么好的条件,互联网股权融资专委会也已经成立。作为专委会主任,我想呼吁一下,没有互联网股权融资的大胆探索,就没有创新型国家。希望我们在互联网股权融资包括股权众筹方面的探索,从武汉开始。(支点杂志2018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