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国际政策研究专家米歇尔•渥克:防范灰犀牛比预测更重要

作者:《支点》特约记者 李大巍点击次数:158   发布日期:2017-09-09

核心提示:灰犀牛不可怕,如果我们能把它当作朋友,迅速并妥善地做出应对,它反而可能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益。

 

国际政策研究专家米歇尔·渥克。

 

比黑天鹅更危险的是什么?是灰犀牛!危险并不都来源于突如其来的灾难或者太过微小的问题,更多只是因为你长久地视而不见。

类似以黑天鹅比喻小概率事件,灰犀牛则被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7月17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位置发表一篇评论文章,该文在提到防范金融风险的时候,提出“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这让“灰犀牛”成为热词。

“我很惊讶也非常高兴看到《人民日报》以建设性的方式用到了灰犀牛,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正在从纽约回到芝加哥的路上,回到家就收到了邮件,我真的非常高兴。中国接受了书中的观点,并且知道如何运用它。” 美国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灰犀牛》作者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米歇尔·渥克在《灰犀牛》一书中多次提到中国,并对中国应对危机的能力不乏溢美之词,认为中国抗击风险的能力超过美国。

米歇尔·渥克最近接受《支点》特约记者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全球气候变暖都是巨大的灰犀牛,这是全球性的问题,但是,中国政府采取行动是很明智的。

 

预测本身没有什么用

 

《支点》:在您的书中,灰犀牛表示的是一种大概率高风险的事件,您觉得在某种事件发生概率很大的时候,我们如何能更快地预测它是一头灰犀牛呢?

米歇尔·渥克:灰犀牛常常站在我们生活的不同方面,我们甚至很可能常常见到它以至于很轻易地忽略它。就拿市场崩溃、经济危机这类问题作为例子,我在撰写了《灰犀牛》一书之后,常常有人写邮件请我预测下一次经济危机什么时候会发生。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不应当过分关注寻找灰犀牛在哪里,而更应当学会当灰犀牛出现时如何解决。

预测本身并没有什么作用,就像灰犀牛本身没有什么作用一样。我当然可以轻松地说出什么时候会发生经济危机,但是,某些人可能注意到了经济体存在的某些问题,进行了改革加以防范,那么,我的预测就落空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预测是不可靠的,但是对危机进行的防范是货真价实的,这样的改革能够保证经济体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福祉。

《支点》:不过,我们防范危机时需要发现一些苗头。

米歇尔·渥克:我们想要发现一头灰犀牛,需要做的是真正了解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它如何发展和运行。如果有一名经济学家能够具备关于经济运行的专业知识,那么他就可能发现经济运行的某种问题,这种问题对他来说就是一头灰犀牛,而他也能给出应对这头灰犀牛的建议。

《支点》:您如何评价预言家和未来学家的预测行为?

米歇尔·渥克:有很多人敢于做出预测,他们能对所了解的事情进行观察,再做出自己的推断,并进行有效的防范。这种行为就是在不断地发现和挑战生活中的灰犀牛,十分有益处。

但是,同样有很多人害怕进行预测。他们害怕预测不会实现,而在这之后他们往往没有时间解决问题了。同样也会有些人发现了问题做出了预测,但是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尝试寻找那些能够发现问题同时又能解决问题的人。

《支点》:希望您给我们举一个例子。

米歇尔·渥克:我还想举我书中提到的一个例子。上世纪80年代,可口可乐的市场部门推出了全新的产品。那个时候,我本人没有在美国,我在美国的朋友们告诉我,新可乐甜得惊人,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欢喝。我想可口可乐公司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思考用户的需求,通过一些实验证明了人们可能喜欢甜度更高的饮料,于是他们改进产品。可是实际上他们没有考虑到大多数用户对可口可乐口味的忠诚度,结果弄巧成拙。

不过,这并没有耽搁可口可乐前进的步伐,他们马上撤回新产品,重新生产原先口味的可乐。在这之后,他们在市场上份额反而比整个事件之前更高了。你看,可口可乐公司努力想要让用户喝上更好的可乐,当他们在认清灰犀牛之后,能快速反应,马上解决了它,把事情扳回正轨。

 

敢于直面灰犀牛

 

《支点》: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人口是政府决策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您觉得就中国人口来说,灰犀牛在哪?我们应该怎样解决?

米歇尔·渥克:中国是全球人口量最大的国家,但是中国能够在这样多的人口下实现了持续几十年的飞速发展,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以前,中国的发展依靠人口红利,而低成本的劳动力现在在亚洲其他一些国家更容易找到。所以,这个问题是中国必须要应对的一个问题。

如果提到解决方案的话,中国已经找到了一些。中国近几年的创新项目非常多,整个市场非常有活力,经济不断地依靠消费来促进,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同时,中国的共享经济发展十分迅速,现在能源和自然资源又非常重要,而共享经济正是解决资源利用的一个很有效的举措。

我想在这一点上,其他国家应当向中国学习,不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因为资源利用效率的提高是对每一个人都有好处的。人口数量大可能为中国带来一些发展的压力,但是这样的压力如果善加利用,就可能促使人们在科学和技术上实现创新。灰犀牛不可怕,如果我们能把它当作自己的朋友,迅速并妥善地做出应对,它反而可能给我们带来些意想不到的收益。

《支点》:有人认为,中国经济的灰犀牛是房地产泡沫、汇率问题等等。您如何看?

米歇尔·渥克:我还能想到的是,中国的一部分企业生产效率不够高,生产出的产品或许不符合市场的期待。这和我上面讲到的资源问题异曲同工。因为生产出的产品消耗的是资源,而这些资源如果不能高效利用就算不上是合理的。

中国政府在这些问题上同样有自己的影响力,但这就涉及到政府政策制定的问题。政府在这类问题上的决策效果可以很明显,一条政策就可能解决多个效率低下的问题。

但是,诸如房地产泡沫这类问题,全世界不少国家都十分相似。美国因为滥用货币政策使得房地产泡沫不断膨胀,次贷危机的产生和货币政策不无关联。如果让自己的高风险和低风险资产同时在市场上流动,那对市场来说是相当危险的。所以,对于房地产问题,中国政府在政策制定上也需要适时调整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