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阎志写的《武汉之恋》透露了这些故事……

作者:刘浩睿点击次数:3298   发布日期:2020-01-17

长江漂流热

 

小说中,“艾路明”为爱漂流长江。

现实中,1985到1986年,中国突然掀起一股“长江漂流热”。在这两年里为了争夺“首次全程漂流长江”的荣誉,11个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参与1986年长江漂流的部分队员

 

实际上艾路明参与长江漂流并不是为了参与这次竞争,他选择单人漂流,漂流分为两次,中间相隔五年。

一次是1981年,他从武汉漂流到上海,小说中便是对这次漂流进行了演绎,把时间改为1983年。第二次是1986年,这是艾路明在“补票”。从小在长江边长大的他,为了达成完整漂流长江流域的愿望,选择从长江源头沱沱河漂流到武汉。

武汉校友主办的杂志《青年论坛》赞助了艾路明一条皮划艇,艾路明从沱沱河漂流到云南境内。原本他不想错过水势最险恶的虎跳峡,在当地老乡的极力劝说下,他最终决定绕到虎跳峡的下游,继续漂向武汉。

 

 

即便如此,艾路明还是遭遇了险情。在飘过藏区流域时,一个岸边的猎人向水中的艾路明发射了两颗子弹,一颗在他皮划艇的前面激起半人高的水柱,另一颗贴着他的耳边飞过。

他究竟是把艾路明和他的皮划艇当做渡江的动物,还是仅仅通过开枪表示一下自己“领地”被外人闯入的不满,艾路明都没有机会去问了。当艾路明收拾好自己的心跳,猎人早已消失在丛林之中。

至于艾路明漂流长江是不是“为情所困”……

根据刊载在1983年第5期《十月》杂志上、由作家祖慰所写的报告文学中记录,艾路明漂流长江时,并没有怀着“求偶”的心态。2018年,艾路明接受经济学家管清友采访,再度提到了漂流的动机,艾路明将其归功为,时任武大校长刘道玉所代表的古典的自由主义精神所带来的影响。

 

行吟阁啤酒

 

行吟阁啤酒是老武汉人共同的夏日记忆。

 

 

由东西湖啤酒厂出产的几款啤酒

 

在小说中,作者阎志在这里有一处小笔误:行吟阁啤酒出现在了1982年4月。

行吟阁啤酒是武汉东西湖啤酒厂最著名的产品,而东西湖啤酒厂直到1982年8月才由一所糖厂改建完成,投入试生产。前期的东西湖啤酒厂运营着“武侯灯”“蜂蜜”“首义”“七叶参”等多个产品线,“行吟阁”品牌脱颖而出称霸武汉地区则要等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

东西湖啤酒厂的后续发展是武汉商业史上的遗憾回忆。

1991年,业绩优越的东西湖啤酒厂“蛇吞象”,以区属企业的身份吞并市属武汉啤酒厂,成立集团公司。

 

东湖水畔的行吟阁

 

行吟阁原本是于东湖小岛上的一座建筑,得名于《楚辞》,“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而“行吟阁”啤酒的命运也像屈原一样。1996年6月,业绩逐年向好的东西湖啤酒集团突然与法国达能集团签订了合资经营意向书。

这样的决定看起来那么诡异,又那么合理:环望国内,外国啤酒品牌大刀阔斧而来,已经有200余家啤酒厂被迫转产或破产;聚焦同城,1995年,世界级啤酒巨头安海斯-布希公司通过收购武汉中德啤酒公司成立百威武汉,百威品牌以武汉出发进入中国市场。啤酒厂无力以一己之力对抗“外敌”。

被收购后,本土品牌“行吟阁”被外资搁弃。

2001年,达能集团脱手旗下的啤酒业务,央企华润集团从达能手中接盘了东西湖啤酒的股权。国资回来了,“行吟阁”却消失在烟波浩渺的东湖水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