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江湖联想柳传志

作者:《支点》特约记者 王芙蓉点击次数:1377   发布日期:2020-01-07

“我不是‘教父’”

 

柳传志在企业家圈子的影响力很大。

关于柳传志的“教父”头衔一直有不同的说法。有人称其是“联想教父”,雷军称其为“中关村教父”,还有不少人将其称为“中国企业家教父”。不管哪种说法,柳传志在企业家中受到的尊崇几乎是公认的。与他同时代的企业家里,柳传志与褚时健、任正非和张瑞敏都交往密切。

2013年,柳传志就带着联想农业的陈绍鹏去云南拜访了褚时健。两人相谈甚欢,柳传志表达了对褚时健晚年在深山种橙的敬佩。他甚至对照褚橙开发了“柳桃”——猕猴桃,所谓“前有励志橙,后有传志桃”。

作为两个在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二人初次见面是在1994年的北京,那时,柳传志和褚时健同时获得了“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称号。此事须回溯至1993年国有企业体制改革,联想开始了股份制改造,柳传志提出联想集团获35%的分红权,65%留在中科院。

8年之后,联想的管理层收购(MBO)终于得到了相关部门批准,联想成了民营企业,管理层获得了股权。联想成了国企改革的非典型案例。

联想成立20年时,柳传志总结了联想的四大成就,其中一条就是成功实现了股份改造,为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造趟出了道路。

2019年橙花盛开的季节,褚时健逝世,柳传志专门发文悼念,称“褚时健老先生是我很敬重的一位长者”。此前的2015年,还在住院的柳传志还专门给关于褚时健的一本著作写了1000多字的评论。

柳传志与任正非的首次接触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任正非回忆,柳传志非常真诚,在饭桌上把联想如何改制的事情和盘托出,没有任何隐瞒。另外,他认为柳传志非常孝敬父母,关注家庭和生活,而这也恰恰是任正非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

尽管两人同年出生,都有军旅生涯,但柳传志说自己不像任正非——自己缺乏硬汉风格。他认为联想也不像华为,在技术投入上可以不计成本、一往无前。他和联想所奉行的是一种柔性的文化,稳步走、留后路,“大柔非柔,至刚无刚”。

《华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吴春波评价两人:“柳传志如社交中的贵族,任正非如战场上的将军。”

而这个社交贵族确实在企业家圈子如鱼得水。除了上述的同龄人,柳传志还有很多忘年交。包括马云、王石、雷军这些晚一辈的商业骄子都与他关系密切,他也愿意与张一鸣、程维等更年轻的一辈同台对话,给贾跃亭站台。

柳传志此前活跃的有3个圈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泰山会和中关村管委会顾问委员会。前两者是民间组织,更多是朋友间的聚会,后者是中关村的官方组织,但不论是哪个,柳传志都是绝对核心。值得一提的是,柳传志是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的主任委员。

与官方组织相比,民间自发形成的圈子往往让人议论纷纷,这也引起了公众对于企业家圈子的关注和非议。近年来,柳传志减少了露面,但江湖并没有将其遗忘。

“真的不要在社会上把自己估计太高。”柳传志对“教父”的头衔并没有太多留恋,“我不是‘教父’,我不能被捧得这么高,因为那样太辛苦”。

柳传志倒不是一个对权力留恋的人。他之前的计划是,等联想控股上市后,再干两年就退休,而现在已经距联想控股上市过去了4年时间。他曾说康熙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但康熙不肯放权,结果导致“九王夺嫡”。所以,他在2000年前后就把企业放权给了杨元庆和郭为等人。

之后他曾复出过两次。

一次是在2009年,一方面因金融危机,另一方面是收购IBM“消化不良”,国际市场开拓不利。联想出现11个季度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额度达到了9700万美元,不得不裁员和降低高管薪酬福利。

“联想是我的命,复出义不容辞。”已经在联想集团退休4年的柳传志重新回归,出任董事局主席,杨元庆担任CEO。33个月后,联想重新进入正轨,柳传志又从一线离开。

另一次是在2018年,因5G投票风波,联想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柳传志发了一封公开信:“朗朗乾坤,如果几万名员工都不能让正气自保,我们还办什么企业,我们就是一群窝囊废!”

与此同时,上百位企业领袖站出来力挺柳传志。联想公关部把这些企业家做成了一份宣传名单,包括马云、刘永好、郭广昌、李彦宏、刘强东、雷军等人。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

 

“我是个很保守的人”

 

柳传志的父亲柳谷书曾在中侨委和中国国际贸促会担任要职,母亲则是典型的大家闺秀。这样的家庭背景也造就了他独特的行事风格:“我的习惯是做事一定要打出相当的余量,绝不能绷得很紧,如果不留余地的话,很大的压力可能会把企业压折了。”

这样的风格也深刻影响着联想。联想近10年来,稳扎稳打,既不属于舞台中央,也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1994年,联想集团的总资产为12亿元,20年后的2004年,联想控股的总资产达到了198亿元,尽管体量翻了数倍,但也用了20年的时间。

用柳传志的话说,撒上一层土,踩实了以后再撒上一层土,证明它是坚实的黄土地我们才敢在上面走。“一定要看清楚,其他公司会有哪些技术储备,能不能引领潮流,现在大家都在做显示屏,最怕的情况是,我花了80亿元研究出来了新的技术,人家更先进的软屏出现了,我就全赔了。企业首先要活下去。”

或许,柳传志的这份稳健最终造就了联想帝国的根基越扎越深,但这样的保守做法也让联想频失先机。功能机时代,还有中华酷联的提法,联想手机完全有机会成长起来。但在智能手机时代,联想手机却看不到多少起色,而华为则站上了行业之巅。

在企业传承上,柳传志也奉行一个“稳”字。尽管很多人对杨元庆不满,但柳传志对杨元庆几乎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媒体喜欢让柳传志给杨元庆打分,在联想集团压力大的年份,他婉拒了这种做法。但在2011年,当他把PC业务再次交到杨元庆手上时,他给自己在联想的经历打了98.95分,反而给杨元庆打了99.99分。

2014年,柳传志与一群媒体人和创业者畅谈了5个小时。当被问到“杨元庆行不行”的问题时,柳传志摆出了他判断一把手行不行的3个标准:高远的目标、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学习能力。他一一对应,认为杨元庆在这3个方面都没有问题。

翻开联想的发展史,整个历程有重大的事件发生,包括1994年发展独立品牌,2000年前后完成股份制改革,以及2004年收购IBM的PC业务,为联想最终登顶全球PC老大打下了基础。不难发现,这些事件距今都已经有十几年甚至20多年之久,而最近10年,联想的确乏善可陈。

在柳传志身上,我们看到了老一辈企业家的闪光点:家国情怀,产业报国,既能给后辈腾出空间,也能在危难之时力挽狂澜。他值得人们的尊重。

“我从未想过失败,也从未考虑过身败名裂。”柳传志曾说,“评论一家企业时,不能因为一下到了高峰就认为真能怎么样,也许一个浪就下去了。有的企业经过低谷还能爬起来,你还真得高看他一眼”。

2018年底,柳传志入选改革开放先锋人物名单,颁奖词中有这样一段话:“时势造英雄,柳传志是改革开放初期最早一批成功企业家之一,他们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引领着时代,打造了代表国家实力和形象的企业品牌,成为时代标签。同时,很多企业家也深受他们理念的影响,学习借鉴甚至超越。今天的荣誉实至名归。”(支点杂志2020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