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独角兽被宠坏了吗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921   发布日期:2019-04-03

核心提示:独角兽出现分化的本质原因在于,很多企业没有护城河,或者护城河没有那么深。

 

“小黄车”ofo风光不再。

 

“每3.8天发现一家新独角兽。”

这是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18年独角兽在中国诞生的速度。

该机构发布的《2018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还显示,独角兽企业最近一年从120家增加到186家,整体估值超过5万亿元。其中,新增97家,完成IPO退出榜单24家,与其他公司合并退出榜单3家,经营不善退出榜单4家。

毫无疑问,在中国诞生的独角兽越来越多。

不过,独角兽的日子似乎也没那么好过。

支点财经记者根据胡润研究院统计的数据计算,发现在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独角兽中,有33.33%的企业上市首日市值,要比他们退出榜单时估值范围低。

不仅如此,不少独角兽上市后股价纷纷“破发”。支点财经记者以2月21日的收盘价统计发现,在上述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独角兽中,有11家企业股价“破发”,平均跌幅达34.89%。

更为严峻的是,一些独角兽因为经营不善陷入困局,甚至关门。前有估值200亿元的ofo资金链断裂,后有估值70亿元的爱屋吉屋彻底“下线”。

独角兽似乎成了“毒角兽”?

 

接近五成独角兽“破发”

 

独角兽原本出现在西方神话中,是一种形似白马、头上有角、长着双翅的生物,人们赋予它美丽、高贵的内涵。

独角兽概念被运用到经济领域是在2013年,是风投界的专业术语。这一年,美国投资人Aileen Lee将成立10年以内、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称为独角兽企业。这些企业发展速度快,蕴含的能量和价值高,就像神话里的独角兽一般稀有而珍贵,是投资者追逐的目标。

2014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出,独角兽在中国开始被频繁发现。此后几年,数量逐步上升,不少独角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然而随后,独角兽们却掀起了一股“破发”风暴。

中国平安旗下成立于2014年8月的平安好医生便是其中之一,它最初以医生资源为核心,为用户提供实时咨询和健康管理服务,后期则与多家健康机构和药店达成合作,形成了线上咨询与线上购药、线上咨询与线下就医的服务闭环。主要业务有家庭医生服务、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健康互动等。

在IPO前,平安好医生共进行了两轮融资:2016年5月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彼时整体估值30亿美元;2017年12月的Pre-IPO轮融资,孙正义旗下软银愿景基金按照投后54亿美元的整体估值投了4亿美元。

这两次融资创下了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最高融资纪录,也使得平安好医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医疗领域最大的独角兽。

数据还显示,2017年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数为1.93亿。其中,月活跃用户数为3290万,日均在线咨询量为37万次,是国内覆盖率第一的移动医疗应用。

2018年5月4日,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上市,共发行1.6亿股,发行价为54.8港元。至此,平安好医生被冠以“全球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称谓。

然而,有着如此美誉的平安好医生,在上市之后的表现并不亮眼。

上市首日,平安好医生开盘上涨至57.3港元,冲高58.7港元,最终却报于54.8港元跌回发行价。此后股价更是一路下跌,中间虽有回涨但总体仍呈下跌态势。

2月21日收盘时,平安好医生的股价为37.2港元,与发行价相比下跌了32.12%。

这还算好的。

支点财经记者以2月21日的收盘价统计发现,在最近一年上市的24家独角兽中,有11家企业股价破发,平均跌幅达34.89%,“破发”占比接近五成。

其中,跌幅最高的是2018年6月15日在纽交所上市的朴新教育。相比发行价,它的股价下跌了62.24%,即从17美元跌至6.42美元。在IPO之前,它的估值为70亿元。

朴新教育由新东方集团前副总裁沙云龙于2014年7月创办,主营业务包含K12培训、出国留学考试培训、留学申请等。通过投资、收购和自建的方式,在北上广深等30多个城市拥有50多所分校。

最为有名的收购有两宗。一是2017年7月收购了专注美国留学解决方案的啄木鸟教育,二是同年8月收购了拥有环球雅思的环球教育。这两次收购使得朴新教育的营业收入大幅增长,即从2016年的4.39亿元上涨至12.83亿元。

和平安好医生的股价走势一样,上市后的朴新教育股价也是高开低走。上市后的三日里,其股价暴涨逾40%,但在达到35美元的顶端之后,便进入下行通道且连跌不止。

不到四年时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2015年6月,国内首个共享单车项目ofo诞生。虽然当时仅能在北大校园内骑行,还要交199元的押金,但由于随取随用、足够方便,能够解决短途出行的特性,很快就在全国各大高校复制、流行开来。后来,ofo走出校园,服务于全国各地城市,甚至还服务于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和新加坡等海外市场。

2017年10月,ofo在全球连接了超过100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过3200万,总共为全球20多个国家250座城市2亿用户,提供了超过40亿次出行服务。2016年和2017年,ofo连续两年被公认为独角兽,最高估值达200亿元。

自成立以来,ofo共获得了9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1.46亿美元。其中,最后一轮融资是在2018年3月13日,由阿里巴巴领投8.66亿美元。

危机在2017年底有了苗头。彼时,媒体曝出ofo资金链紧张,并挪用用户押金救急。

2018年9月,ofo与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的欠款风波被曝出后,又引发了押金退款潮,线上退押金排队用户迅速增至千万。同年10月,ofo又被曝出整体负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亿元,供应链欠款为10.2亿元。

今年2月20日,与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欠款案的判决结果,使得ofo资金进一步吃紧。判决书显示,ofo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对方支付7271.02万元货款及违约金778.95万元。同时,对方申请对ofo实行财产保全,法院对ofo价值8082.75万元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和扣款。

天眼查数据显示,运营ofo的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司法风险提示已经多达154条。

另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21日21时,ofo线上排队等待押金退款的用户超过1517万人。即便以ofo后来推出的最低押金99元计算,需要退回的押金至少15亿元。

ofo创始人戴威表示,“跪着也要活下去”。

ofo还不算最惨的。

比ofo早一年成立的爱屋吉屋,已于今年2月19日被曝“停运”。

2月22日,支点财经记者登陆爱屋吉屋官网(www.iwjw.com),发现其主页仅显示“一楼房东”单纯页面,且已无功能服务。而爱屋吉屋APP,则显示“服务器迷路”。

爱屋吉屋联合创始人邓薇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爱屋吉屋的整租、二手房业务经过两年调整已经全部结束,目前集中运营‘一楼’分租房平台项目。”

爱屋吉屋定位为互联网房产中介,声称要打破传统中介被线下门店绑定的重资产模式,用当时风头正劲的互联网模式搭建房产中介平台以降低成本,同时给予经纪人远超行业水平65%的高佣金,以及房客1%低佣金的方式快速促成交易,最初以租房业务进行试水。

很快,爱屋吉屋仅用了几个月便把租房成交率做到了行业前几名。爱屋吉屋的租房业务,在上海及北京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8%和10%。2015年,爱屋吉屋以同样的手法上线了二手房业务,并将业务扩展到了武汉等全国10多个城市。

资本也开始追捧爱屋吉屋。从成立到2015年11月的最后一轮融资,爱屋吉屋共融资5轮,总共吸引投资约3.5亿美元。2016年和2017年,爱屋吉屋连续两年被公认为独角兽,估值超过70亿元。

不过,最后一轮融资后,爱屋吉屋开始“自打脸”了。不仅开设了线下门店,还降低了经纪人的佣金,并提高了房客的佣金。

这一转变使得爱屋吉屋的经营数据遭遇了滑铁卢。截至2017年7月,爱屋吉屋在上海和北京两地的总成交量只有1400套,是历史最高成交数据的1/10。同年底,邓薇等人新做了“一楼房东”项目。

继续死撑一年多后,爱屋吉屋凉了。

在前文提及的《2018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中,ofo和爱屋吉屋均已被除名。同时被除名的还有曾经估值达300亿元的魅族,以及曾经估值为100亿元的团贷网。

事实上,除了以上4家独角兽之外,还有不少独角兽身处“负面旋涡”,就连估值高达3000亿元的滴滴出行,也于2月15日宣布将裁员2000人。

难道,独角兽真的“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