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于刚的新起点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点击次数:1683   发布日期:2019-01-03

核心提示:我们有幸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电商爆发式增长的大潮中乘风破浪。

 

111集团上市。

 

111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后,于刚首次公开露面选择了武汉。

作为111集团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于刚这次来武汉似乎有点“不务正业”,他是为了自己所著的两本新书——《激情创业: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和《岁月如歌》而来,前者写了他创业的故事,后者以诗歌、散文等形式汇集了他对生活的思考和感悟。

正因为如此,对创业圈里“仰慕”于刚的人来说,这是一次倾听他分享创业和人生历程的好机会。

在卓尔书店举办的“长江读书会于刚新书分享会”上,就连湖北首富、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也来了。阎志调侃说:“大家还是要写诗,于刚兄写诗后生意就不一样了!”

从工人到大学生,从学者到职业经理人,再到连续创立1号店、1药网和111集团,于刚的人生可谓精彩纷呈。

“上市只是一个起点,我们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于刚这样对支点财经记者说道。

 

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参加考试的人

 

和很多人一样,于刚改变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发生在1977年。

这一年,全国恢复高考。不论是工人农民、知识青年,还是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都是招生对象。

出生于湖北宜昌的于刚当年18岁,还在当地一家电厂做工人。由于一直保持着读书的习惯,他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试,并如愿考上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

正如于刚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确实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就读武汉大学的第二年,迎来了改革开放,也迎来了大规模向国外派遣留学生的政策。

于是,1981年大学毕业时,于刚考上了CUSPEA计划(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获得去美国常青藤名校康奈尔大学留学的机会,硕士毕业之后又去了全球顶级商学院沃顿商学院深造。

博士毕业后,于刚留在了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管理学院担任教授。期间,他也给IBM、特拉科、美国联航等几家公司做咨询工作。在给美国联航做咨询时,于刚协助它开发了一套针对航班晚点的飞机调度系统。

如果就这样按部就班下去,于刚的日子过得也不错。

彼时,海岸的另一边,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陈东升、毛振海、潘石屹等“92派”掀起了一股下海潮。

三年后,身在美国的于刚也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不过,他是边当教授边兼职创业。因为之前给美国联航做的航班晚点飞机调度系统颇受好评,美国大陆航空便找到了于刚,希望他也能以顾问身份指导其开发航空实时管理系统。

这时的于刚更希望自己创业,将自己研发的系统卖出去,而不是仅仅做咨询。于是,他在自己家地下室成立了科莱科技,专做航空管理软件,并拿到了美国大陆航空120万美元的订单。

创业从来就是充满艰辛。于刚原本以为这120万美元绰绰有余,航空实时管理系统最多一年就可以完成,却没想到航空实时管理系统太过复杂。

开始开发后,于刚发现这个架构就像意大利通心粉一样搅成一团,越写越复杂还总是理不清。又因为没有按时达到预定目标,导致公司现金流断裂,合伙人和团队纷纷退出。

那时,正值美国NBA1954-55赛季。因主力队员伤病,火箭队并不被看好,它却从常规赛西部第6名冲到了联赛总冠军,也因此成就了火箭队主教练鲁迪·汤姆贾诺维奇的旷世名言:“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冠军之心。”

这让于刚深受启发:要想创业的话,必须要有一颗冠军的心,不然不可能赢。

架构理不清那就推倒重新再来,没有资金就去找风险投资……终于,四年后航空实时管理系统成功上线。

2001年,“9·11事件”给美国航空业带来灾难性打击。美国大陆航空公司因为采用了这套航空管理系统,挽回损失3000多万美元,这也让于刚荣获了被誉为管理科学的“诺贝尔奖”——当年的弗朗芝-艾德曼管理科学成就奖。

后来,美国的西北航空公司、西南航空公司、捷蓝航空公司等多家知名航空公司,都成为了科莱科技的客户。

好几家世界500强企业向科莱科技抛出了橄榄枝,表达了收购它的意愿。

此时的于刚也有了回到祖国寻找下一个事业的念头。于是,2002年,科莱科技被埃森哲收购。

 

渴望成为中国经济的弄潮儿

 

刚回国的于刚,并没有完全想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

只是受邀为中国科学院成立了决策研究中心,并担任联席主任。恰逢国内高校流行启动EMBA项目,他便在北大、清华、中欧商学院等高校教EMBA课程。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学术的原点。

其实不然,因为从这时起,于刚的人生轨迹又发生了变化。

2004年,在授课EMBA课程期间,有猎头联系到了于刚,希望他加盟亚马逊。最初他是拒绝的,因为他还是想在中国发展。

架不住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盛情邀请,于刚成了亚马逊全球供应链副总裁,参与亚马逊收购卓越网,还推动了亚马逊供应链改造。

猎头又盯上了他。这一次是戴尔,开出的条件是全球采购副总裁,可以在国内工作并组建团队。

于刚心动了,“可以回到国内让我很激动。”

毕竟,当初满门心思就是想回国,兜兜转转回归初心总是好的。

就这样,2006年,于刚选择了戴尔,并把家安在上海。他当时还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个选择才让自己有了成为时代弄潮儿的机会。

在戴尔工作时,于刚主管戴尔全球每年180亿美元的采购。戴尔中国区总裁刘峻岭与他有一个定期的午餐聚会,平常就是聊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一天午餐聚会时,刘峻岭突然对于刚说,“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快,我们应该一起做一件事情,做一项更宏大的事业。”

这一下子就击中了于刚的心,这不正是他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吗?虽然在戴尔职位很高,但只是拧在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而不是发动机。而且,中国经济这么精彩,自己却只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而已,为什么不能勇敢地成为融入时代大潮的弄潮儿呢?

“你是不是真的决定好了?”于刚问。

“是的,我决定好了。”刘峻岭回答。

“那我们就辞职一起干。”两人握了手,选择一起创业。

事实上,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具体干什么。

离开戴尔后,他们在上海张江租了一个只有1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开始思考从什么方向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