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小米的进击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314   发布日期:2018-01-05

核心提示:如果阵痛不可避免,如何蜕变就显得至关重要。 

 

雷军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6日,正在美国参加高通2017骁龙技术峰会的小米创始人雷军,这样回应关于小米IPO(首次公开募股)的传闻:“小米是家互联网公司,未来10年会专注实体经济,认真把实体经济做好。”

无论如何,相比此前明确地将小米IPO时间定在5年、10年之后,这一次雷军的态度倒是暧昧了许多。

 

天意弄人 

 

两年前,当李彦宏站在央视节目《开讲啦》的现场,面对主持人撒贝宁的问题“如果马云、马化腾、刘强东、雷军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时,他果断选择了先救雷军,原因是雷军刚送了他一部小米手机。那次喊话,被调侃为互联网大佬的高调示爱。

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恰恰是因为小米手机业务的颓势,雷军默默去掉了内部KPI,无奈要靠“2016,开心就好”的口号来鼓舞人心。就在这考验“塑料花”情谊的关键时刻,本可拔刀相助的李彦宏,却深陷另一场危机而无暇他顾。

好在,小米的自救来得很快,甚至让雷军自己都有些措手不及。从2017年初发布小米6到之后的小米之家遍地开花,再到10月份手机出货量达到7000万台、公司收入破千亿,经过两年“纠错”,小米式的爬坡已经启动。

于是便有了2017年11月28日举办的小米首届IoT开发者大会。会上,雷军宣布小米已累计接入了超过8500万台设备,是全球最大的智能硬件平台。更让雷军、李彦宏的CP粉尖叫不已的是,百度AI和小米IoT宣布合作成为“百米”组合,以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

说起来,“用户体验”这样的说辞总有些虚无缥缈,但用一代又一代的技术来突破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困境总是没错的。就算救与被救的关系是否已经颠倒过来还尚未可知,巨头之间的秀恩爱也总是形式大过内容,但“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却是众所周知的雷氏社交法则。

 

尊重规律的学霸 

 

这两年,“要尊重规律”成了雷军的口头禅,大概是因为他在武汉大学求学期间马克思主义哲学学得不错。

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雷军一直是学霸。1987年,他考入武汉大学,期间的传说是:他只花两年就修完了4年的学分,汇编语言更是拿到了满分,这让他在系里成为神一样的存在。1998年,29岁的雷军已经成为金山公司的总经理。而那一年,马化腾还在想要不要做个网络寻呼机,马云还在推销黄页,李彦宏还没回国,刘强东刚在中关村卖电脑。

又一个10年过去了。2007年,一手带领金山公司成功IPO的雷军决定辞职,在完成了一个学霸在大公司里的最强履历之后,他决定开始另一种修炼。

2010至2011年间,雷军先后成立小米公司和顺为资本,他的成功学才慢慢开始浮出水面。顺为资本的意思大概是“顺势而为”,这是尊重规律的另一种表述。

在金山时期,雷军本身就是程序员,亲手写了很多代码,领导过大大小小的项目团队,对软件开发的规律和风险都十分清楚。而另一方面,金山时期又恰恰是实体软件的黄金时代。如何维护渠道商关系、怎样做线下广告、残次品和库存如何解决等等,雷军又经历过这些实体产业所共有的规律性的难题。

正是源自于过去对传统渠道弊病的清醒认知,他明白不能走老路,这才有了小米。小米的标志是一个“MI”形,是Mobile Internet的缩写,同时也是米字的汉语拼音mi的大写,代表小米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MI”另外一个含义为mission impossible,意为“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带着“走群众路线”“性价比”“电商”“饥饿营销”等标签诞生的小米手机,很快就迎来了爆发。2014年,小米手机位列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第一名。

“这个行业有很多规则,都是大家二三十年总结下来的,不是我们杀进去三五年就能全部搞懂的。”雷军认为,手机行业发展到今天,生存下来的企业都在尊重行业规律、尊重对的事情。

但是,商品流通渠道的变革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群众路线也应该包括更广泛的线下人群。更何况,互联网模式下的产销机制,大大降低了供应链的弹性,但凡有一个环节卡壳,整个链条就会出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代工方的富士康,会被邀进入苹果手机的设计环节。互联网模式可能改变了消费者,却改变不了供应链。因此,有些“矫枉过正”的小米公司,从2015年开始出现了业绩下滑。

如果阵痛不可避免,如何蜕变就显得至关重要。回到群众中去,是学霸的自我纠错。2016年10月,雷军与马云几乎在同一时间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小米之家体验店随之在各地开业。2017年国庆节期间,小米之家正式突破200家,提前两个月完成当年目标。未来3年,小米计划开设1000家线下店。

“小米之家的各项指标已经达成了我们的预期,坪效做到了世界第二(第一是苹果),费用率控制在8%以内。”雷军对目前的成绩是满意的。

至于成功学,在各种各样的演讲中,“聪明、勤奋”一直是雷军给创业者和大学生的成功必备锦囊,只是在媒体的过度渲染下,“风口理论”和“飞猪理论”更为出名,毕竟人们更乐意传播颠覆常识的发财故事。

 

开心就好 

 

2017年,雷军依靠海外市场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数据能说明一切。目前,小米公司的产品和业务已经进入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12个国家,小米手机销量已经进入前五名;小米公司的国际化收入增速高达300%;预计再过两年,小米的国际化收入占比将达到50%。

在印度,人们正在用堪比中国春运排队的架势抢购小米手机——其市场占有率高达23.5%,以至于许多印度人误以为小米是本土品牌。而为了满足印度消费者对小米产品的热爱,小米公司计划未来两年在印度开设100家小米之家,让消费者有机会触摸到更多的小米产品。

将手机视作小米生命线的雷军,把更多的产品搬进了小米之家。小米手环销量在中国排在第一,在全球排第二;小米空气净化器2016年卖了200万台;小米AI音箱“小爱同学”正在成为网络爆品......这也是小米正在苦心经营的生态链。

2014年,小米先后投资了西山居、凡客诚品、猎豹移动、积木盒子、九安医疗、凯立德、优酷土豆、爱奇艺、美的等企业。而在此之前,雷军通过自身天使投资、顺为基金以及小米风投,已投资企业超过60个,涉及手游、电商、新媒体、移动安全、智能家居、医疗、互联网金融、智能家电等众多领域。而小米公司只做小米手机/平板、小米电视/盒子、小米路由器3类产品。雷军甚至提出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

于是业内人士评价,小米生态链其实很好理解:小米手机就是那个爆款,小米投资的生态链企业的单品就是引流款,开放之后的外部参与者就是利润款。只要小米的出货量维持,整个生态链的出货量就会被带动。这也就是为什么雷军一直在说“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押宝新零售的小米之家,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30个省、158个城市,共开设了237家店铺,店铺的平均坪效已经达到了27万元。2016年10月15日,湖北第一家小米之家在武汉汉街万达开业,开业以来一直是商场的销售冠军。

对标快时尚选址、低频变高频、爆品战略、大数据选品、提高连带率、增加体验性、强化品牌认知、打通全渠道——这是雷军对小米新零售的战略定位。

只不过,在跌宕的经历之后,“哲学家”雷军会用更客观、更超脱的“开心就好”心态看待阶段性胜利。“现在用成功来定义小米之家还为时过早,开到1000家店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这样的效率?这是一个复杂的管理问题。”雷军说,如果说早期摸索、大规模开店(关店)、平稳发展是零售业的普遍发展规律,那么小米之家目前正在跨过第二个门槛,就是规模。小米到底有没有能力在至少200个城市开1000家店,并实现跨地域地管理?各方众说纷纭。

 

上市是何年 

 

作为一个优质的投资标的,小米何时上市的问题一直在被讨论。

2014年,小米在短时间夺得了全球第三和国产第一的智能手机排名,当时就有消息认为它将会上市,可惜2015年业绩不达标,上市进程由此搁浅。2016年,OPPO、Vivo弯道超车,小米销量同比下滑36%,销量从第一跌到了第五,小米度过了难熬的一年。

对企业而言,显然在业绩上升期上市更容易获得更高的估值,企业原有股东也可以保留更大的控制权。于是在2017年业绩回暖之后,外媒又传来小米即将启动上市程序的消息。2017年12月初,The Information报道,小米公司正与投资银行商讨潜在的IPO事宜,至少寻求500亿美元的估值。随后,彭博社也发布了类似的消息。香港经济日报更称小米最可能的上市地点是香港。

这样的猜测不无道理。从以往互联网公司上市之路来看,从创立公司到首次IPO,网易用了3年,新浪和搜狐各用了两年。而在BAT中,除了阿里巴巴成立15年后才首次IPO,百度和腾讯分别用了5年和6年。从眼下的大环境看,仅仅在2017年11月,就有阅文集团、搜狗、易鑫集团、拍拍贷、和信贷及简普科技在内的近10家互联网企业在境外上市。与此前的几波互联网企业上市潮不同,近期IPO的公司所处领域更细更专,除互联网金融类公司外,还包括文化、AI、汽车交易等垂直业态龙头。

业内人士表示,小米IPO成功的话,将会带来至少50亿美元的现金支持,这对于正在急速扩张的小米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也能挽留人才。今年年初,小米副总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已经离职,重返硅谷加盟Facebook。

对于此轮上市传闻,小米公司倒是第一时间出面否认。雷军更是在许多场合将小米IPO的时间定在了2025年以后。他说自己做企业的时间比较久,不追求短期的估值,小米现阶段的重点仍在创新,会等到业务比较稳定的时候再上市。

与上市相关的组织结构问题同样考验着小米。“以前我们基本不梳理组织结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2016年5月,我开始直接管手机部,先是理顺了组织结构,再把人都配齐。小米之前在管理上的创新走得有点激进,现在在找平衡点。”雷军说。

去年11月下旬,小米又对手机部、销售与服务部、生态链部等部门进行了人事调整,这是自2016年5月以来最重大的内部调整,也被认为是小米为IPO理顺组织架构的重要内容。

至于上市时间,各方说辞姑妄听之。毕竟,那些“说好一起不上市,你却偷偷买了壳”的故事,我们早已见惯不怪。(支点杂志2018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