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胡玮炜:抢夺市场是当务之急

作者:《支点》记者 李章颖 袁阳平点击次数:427   发布日期:2017-09-09

核心提示:共享单车的竞争是残酷的,当下对决,抢市场、抢用户,仍是第一位。

 

 

我曾经跟在这么一辆老凤凰后面骑了很长时间,车的主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他的身边是一个同样骑车的背书包的女孩,女孩骑的是一辆目前非常流行的橘红色山地车,两辆自行车在并驾齐驱的时候仿佛也在交谈。

黑色的老凤凰说:“你走慢一点,想想过去!”

橘红色的山地车却说:“你走快一点,想想未来!”

这是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喜欢的一篇散文——作家苏童的《自行车之歌》,她曾在中央电视台推出的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中朗诵这篇文章。

偶尔走慢一点,想想过去,偶尔走快一点,想想未来,这便是胡玮炜的状态。

 

过去一:从汽车到单车

 

胡玮炜经常“被”回忆过去,因为几乎每篇涉及她的长篇报道,都会强调她曾经的身份——汽车记者。

1982年,胡玮炜出生于浙江东阳,这里是中国近代著名记者、民国初期著名报人、《京报》创办人邵飘萍的故乡。

毕业后,胡玮炜曾进入《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成为一名汽车记者,后来又先后进入《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科技报道。

尽管有着十年从业经验,相比汽车,她说她更喜欢自行车。话虽如此,但也正是她在汽车行业的摸爬滚打,才让后来的摩拜单车成为可能。

摩拜“开拓者”几乎都与汽车行业相关:投资人为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设计者王超是汽车专业出身,CEO王晓峰曾任Uber上海城市总经理,CTO夏一平亦是汽车行业出身,此外,很多摩拜工作人员都曾在Uber供职。

正因为如此,摩拜在设计共享单车时,运用了大量汽车行业的跨界思路。

李斌盘算过,一辆单车如果四年没有维护费用就可以回本。这就对单车质量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为了尽可能地降低维护费用,摩拜单车车轮采用实心轮胎来防止爆胎漏气,还用轴承传动技术代替链条传动。

轴传动意味着没有链条。这是一项源自德国的汽车工艺,此前由于成本过高而未能大规模推广,摩拜引进并重新改造了这项技术。

此外,摩拜还在车身内隐藏发电机,让骑行充电成为可能。

多重技术加身,让初期的摩拜单车“体重飙升”,为用户所诟病。对此,一直以“科技公司”自居的摩拜也不断尝试改进。

今年4月22日,在“骑行让城市更美好”发布会上,胡玮炜身着黑色T恤、头戴白帽,笑着双手举起一辆代号为“风轻扬”的新一代摩拜单车,这是摩拜投放市场的第五代车。

 

过去二:被质疑的摩拜

 

与一般“野心勃勃”的创业者不同,胡玮炜出现在聚光灯下时,永远话语平实、笑容可掬,谈理想与情怀的时刻远远多于探讨商业模式。

她说,“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她希望,“用科技放大人性善的一面。”

她曾宣告,“相比那些看起来一定会成功的事,我更喜欢可能会失败的。”

截至8月上旬,摩拜单车已进入全球160多个城市,投放单车700万辆。当初认为这个构想“疯狂”和“不可能”的人,渐渐看到了理想与情怀的力量。

不过,各类问题、质疑也一直围绕着胡玮炜。不少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

对此,胡玮炜有次回复语惊四座:“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这段论述被媒体争相引用,大肆渲染。事后胡玮炜解释,说这段话时摩拜单车还处于天使轮融资阶段,“现在来看,我做成了它,才是一个最大的公益。”

还有不少人曾质疑摩拜的押金模式,认为共享经济其实就是“押金经济”。

摩拜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记者:“从公司角度看,押金绝对是不能碰的,因为开了这一先例就没有止境。”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摩拜刚刚完成了E轮6亿美元的融资。对现阶段的摩拜而言,资本已然不是最紧缺的资源。

为了更好地监管押金,摩拜在招商银行开设押金专户对其进行统一管理,而招商银行也将对监管账户内所有资金进行审核、监管。

除了押金问题,管理也是摩拜一直以来的痛点,“随骑随停”不定桩模式让监管频出状况。

此外,有些车辆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闲鱼上出售。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心疼,她曾说,“我们的单车被扔到河里,感觉就像凶杀案现场。”

8月3日,摩拜单车推出“摩拜智能停车点”,用户可以通过摩拜单车APP的地图搜索获取停车点位置。这些固定停车区域能感知附近单车、判断停放数量和状态。

为引导和鼓励文明停车,进入感应区并合规停放的摩拜单车用户,可以获得摩拜红包或合作企业的优惠券等相关奖励。

“摩拜也是在摸索中与城市和谐共生。”胡玮炜说。

胡玮炜曾公布过一组数据:共享单车没出现之前,中国自行车在整个交通出行所占比例是5.5%,因为有了共享单车,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11.6%。

随着单车用户规模不断扩大,单车管理渐渐不再是企业的“独角戏”,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参与到服务中。

今年上海“两会”提出,2017年将恢复部分自行车禁行道路的行驶权;而北京、深圳、成都也把建设更多自行车道纳入工作计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