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乔全生: 城市设计要找到自己的文化脉络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234   发布日期:2016-04-14

核心提示:要将中国文化传统与国内面临的老龄化、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等挑战相结合,城市设计才可以产出更多适合国情的作品。

在设计界,AECOM亚太区总裁乔全生颇有名气。他先后获得加州大学伯克莱校区建筑硕士、哈佛大学都市设计硕士学位,曾任美国易道设计有限公司(简称“易道”)董事、亚洲区主席。

从1997年开始,乔全生带领易道,在亚洲区留下了苏州金鸡湖总体规划和景观设计、天津海河两岸复兴规划等作品。

2005年,全球最大建筑工程设计咨询集团AECOM并购易道后,乔全生身份有所转变,但他“使城市富有生命力”的探索之路从未停止。

 

“西化风格”无可厚非

 

“态度温润、不避时弊”——这是《支点》记者对乔全生的第一印象。即使面对一些略显尖锐的问题,他的态度也该贬则贬、该褒则褒,绝不含糊。

“很多业内人士诟病国内设计界的‘招投标制度’,不知您持何意见?”

“招投标是世界通用方式,制度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最大问题出在中标的评判原则和评判标准。”乔全生说。

国内大部分项目招标都要求提供最终设计方案,但乔全生发现,不少设计单位为了做出能引起甲方注意的设计方案,会忽视不少细节。

如国内设计都是鸟瞰模型,但人生活在地面,设计者如只关注“看起来很炫”,而未想到人该如何使用空间,项目实施过程中就会有很多细节站不住脚。

乔全生指出,不能将设计方案作为评判标书的唯一侧重点,更要重点考察团队是否具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项目不仅在图纸上炫目,更在建成后成为经得住推敲的经典。”

有业内人士评论,乔全生经手过的最好项目大多集中在海外,在国内的好作品相对较少。

对于这个略显犀利的问题,乔全生坦言,从项目执行层面看,发达国家项目执行流程或许更为严谨,而中国项目执行周期要求普遍较短,并非所有细节都能精雕细琢。

“但这也不代表项目最终结果,会与海外项目存在明显差距。比如我们承接的山东微山湖国家湿地公园项目,刚获得美国景观建筑师协会专业大奖,这个作品不仅可以代表中国和亚洲,在世界上也是绝对一流的。”乔全生说。

针对国内城市设计大量采取“西化风格”,甚至成为西方前卫设计“试验田”的现象,乔全生一方面表示理解,一方面也表达了期待。

他说,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已超越东西界限,如公园是西方元素,但不能说在中国建公园就是践行西方价值观。而且,由于当代教育都以西方价值观为主流,因此,城市设计中有意无意采用西方元素也是自然现象。

“但必须承认,如何在中国城市设计中找到自己的文化脉络,我们还做得不够。要将中国文化传统与国内面临的老龄化、城市交通和环境污染等挑战相结合,城市设计才可以产出更多适合国情的作品。”乔全生说。

 

城市设计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

 

乔全生出生在中国台湾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小时候他在文学、视觉方面有较强的感受,但当时社会大环境总觉得男孩子学理工科比较妥当。

于是,他就在理工科里面找来找去,找到了建筑学。“我觉得建筑应该也算理工科,而且具备一些人文和艺术的气质。”

大学建筑学第一节课,老师安排大家去校园附近的小区体验,并要求做出建筑方案,可以是餐厅、也可以是住宅。

回来后,全班同学都忙着按老师要求“盖房子”,唯有乔全生对小区中间的三角形空地产生了很大兴趣,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个公共空间。

“吸引我的是,公园在这里可以形成一个精彩的开放空间,让小区的人们在这个公共空间里发生很多故事。”

而这一举动,也为乔全生后来从事城市设计工作埋下伏笔——他对设计的激情不仅体现在单体建筑设计之中,更在公共环境之中。

为什么不同街道两边商店会有不同风格?谁创造这些空间?谁使用这些空间?它们如何使城市富有生命力?带着这些疑惑,乔全生在1985年只身来到美国西岸,开始了自己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环境设计学院建筑系的学习生活。

拿到伯克利建筑学硕士学位后,乔全生又继续在哈佛大学城市设计专业深造。“伯克利和哈佛,一个理性,一个感性,是它们造就了我后来的做事风格。”乔全生说,这种理性与感性的结合,同样也应是城市设计的魅力所在。

“以商业区为例,空间内有多少商铺、多少顾客、顾客停留多少时间、怎样搜集垃圾、怎样上下车、多少停车位等问题都要设计好,才能激发人们的购买欲。这是理性的。但是,如果在城市设计中,只有理性的科学体系而没有感性氛围,也会使城市空间的运作变得非常棘手。”

乔全生举例说,所有人都会关注道路是否宽阔,但较窄的街道也可以成就很好的品牌。“像纽约第五街云集了诸多顶尖名牌,如Chanel、Dior、Gucci等,每天都吸引名牌爱好者前来‘朝圣’。”

“城市设计要从多学科角度,从建筑、环境、交通、基础及环保等层面去设计,才能具有良好品质。”乔全生说。

  

城市景观不是供少数人享用的

 

1988年,乔全生完成学业,在美国工作、定居。尽管美国生活十分稳定,但乔全生骨子里一直都埋藏着深深的故乡情结。

1995年2月,乔全生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香港,凭着对中国文化、对中国人的了解,开始陆续接触一些国内项目。

两年后,他亲眼目睹了香港回归,“当时我住的公寓正好在港督府旁边,站在阳台就能看到当时发生的一切。那种自豪感是我的,也是所有炎黄子孙的。”

正是这一年,创办于1939年、曾主持设计亚特兰大奥林匹克广场、英国曼彻斯特城市中心改建等项目的易道,决定拓展亚太区业务。

因缘际会之下,乔全生担负起易道在亚太地区开拓业务的重任。不管易道曾经在美国设计界取得过多么出色的成绩,但其在中国市场的业务拓展才刚刚开始。

“1997年底,住宅小区景观,是境外设计公司比较容易切入中国市场的门径。所以,易道初期参与过不少住宅小区的景观设计。但我们的目标并不是纯粹做景观,更不是只做住宅小区的景观。”乔全生说。

1998年,苏州工业园区提出,希望将金鸡湖环湖近六公里水面、沿湖宽100米的陆地加以绿化。乔全生看了规划后,大胆提出建设包括城市广场、湖滨大道、文化水廊、玲珑湾、人工岛屿等多个功能区的“城市景观公园”。

在苏州这个中国园林文化代表的地方,建造这样一种“西化场景”,在一些人看来,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我们从未想在金鸡湖边上做个古典园林,这里应该是代表中国城市发展的一个新里程碑,它是社会大众参与的开放式场景,而不是围在围墙里面、供少数人享用的小景观。”乔全生说。

项目落地后,不但带动了周边区域地产升值,更成为苏州文化的一个新载体。如今,金鸡湖景区已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

金鸡湖一炮而红,易道真正地打开了中国市场。此后几年,乔全生的事业也变得顺风顺水,承接了包括天津海河两岸复兴规划在内的一系列项目。

随着公司发展壮大,乔全生敏锐地发现,易道发展已面临瓶颈,“易道的强项是城市和景观设计,但当今都市面临交通、基建、生态、老龄化等诸多挑战。要综合解决这些问题,仅靠当时的易道团队是无法做到的。”

2005年12月,AECOM并购易道。

此时,乔全生也迎来了新的挑战。“加入AECOM,易道走出了以前景观与城市设计的小团体,进入了涵盖建筑、工程、生态等多领域的大团体,能够去更好地解决城市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乔全生说,之前作为一名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专业更为聚焦,但作为一个综合性建筑工程设计咨询集团的亚太区负责人,就必须对工程、桥梁、道路、公交、生态等多个领域进行全面了解,面临的挑战也更大。(支点杂志2016年4月刊)